第37章 冥界-求推荐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37章 冥界-求推荐

ps:还有推荐票没?统统拿来吧 “喂!别忙着跪拜”柯克没好气道:“你说有彩虹桥,在哪里?” 雷格那定睛一看,顿时有些呆了:“这不可能,我从小就来这里朝拜,每一次彩虹桥都会准确地出现在那座神山的周围,虽然我们始终上不去,但那真实无比的彩虹桥,似乎触手可及” 索尔阴郁道:“看起来,洛基真的想到我们前面去了,他棋高一着,命令守卫彩虹桥的巨狼芬里尔,将彩虹桥转向了另一侧,那里是霜巨人的领地!将霜巨人与天国阿斯加特链接起来,这洛基的狼子野心,不问可知。” “你们还是感受不到阿斯加特的气息?”柯克问道:“这里应该是人间中庭世界距离阿斯加特最近的地点。” 索尔凝神静气,开启神识扫描,布伦瓦尔德等女武神也骑上天马,飞驰到空中,极目远望,搜索云端,但在云于山的彼端,都见不到彩虹桥和阿斯加特的影子。 “看起来洛基做得还真绝”柯克不得不放弃这速成的办法:“他居然有办法将阿斯加特隐藏起来,连你们这些诸神都无法找到阿斯加特的路。” 布伦瓦尔德道:“洛基在阿斯加特,素来以幻术、逃脱、谎言著称,如果天地之间,有一人能将阿斯加特隐藏起来,非他莫属。” “既然此路不通,就只能硬着头皮。取道冥界,再经过霜巨人领地,前往阿斯加特了。”柯克冷静道:“好在我们有三头巨龙,可以快速赶路,不然三个月时间,肯定不够。” “此去冥界之路很长”雷格纳道:“即使神王奥丁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也花了9天9夜才能走到。我们也要做好打算。” 柯克目视前方,脸色露出坚毅神色:“布伦瓦尔德是我们的朋友,不管这一路上有多艰难,我们都必须赶去救出她来!” 王晗变成的银龙长吟一声。率先飞跃圣山乌普萨拉。飞向遥远不可知的极地北方 小绿和雷哥也紧随其后 索尔和布伦瓦尔德带领女武神们,凌空飞驰而过。 这支队伍,踏上了漫漫的阿斯加特之路。 又是没日没夜的漫长飞行。 虽然团队是乘坐飞行的巨龙,来完成旅行的。速度比徒步或骑马不知快了多少倍。但这奢侈的土豪级别待遇。也有很大限制。 王晗变成的银龙,有变形时间的约束。虽然处于非战斗状态,可以大幅提升变形的持续时间。但终归是有限制的。而且,变形的费用也是价格不菲。但为了赶时间,团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小绿也有召唤时间的限制。雷哥也有。但丹尼莉丝为了保持团队的飞行速度,令她的三头巨龙轮番上阵,搭载柯克团队。 于是,经常是柯克团队时而挤到丹尼莉丝的某一条巨龙上,任由王晗和小绿休息。当然这样巨龙搭载人员多,飞行速度变慢。有时候,索尔和布伦瓦尔德等9位天马女武神,也会用绳索拉着巨龙,帮助它更加省力的飞行。 但无论如何,柯克团队一直在飞。速度一直快得惊人。 飞着飞着,原本处于极昼的北极,就走近了极夜。 清洌的夜空中,漫天的繁星如同神话一般,大熊座,小熊座,仙后座,北极星漫天点缀着漆黑的夜空,一轮清濛的月亮低低挂在天边。众人都深深吸一口气。 “从未感到自己离星空这么近”变成银龙飞行的王晗陶醉了,俏皮地震颤一下龙翼,在空中化出了一道舒缓的弧线。 “大姐,别陶醉”小胖胆战心惊:“我们还飞在几千米的高空上,你这个机长一陶醉,我们这些乘客就危险了。” 但王晗已经被这美丽的景色迷住了,进入抒情模式:“这里的场景,想不想梦工厂的开头,那个坐在弯弯月亮上垂钓的小男孩似乎一伸手就能捞到星星月亮呢。” “极光!”王晗又有了惊喜的发现:“美丽的极光!” 一道道流光溢彩的极光,泛出红,绿,蓝,黄,橙等迷幻的颜色,犹如天地之间的大幕,光华一闪,瞬息而逝 “低垂的月亮,灿烂的星空,迷幻的极光,白雪的大地,凛冽的空气,这里简直就是神话的世界”银龙王晗陶醉了。 柯克等人急忙将小绿释放出来,跳到小绿背上,省得这位已经进入幻想模式的大小姐,将自己等人带到月亮上去。 只有雷格纳这种维京武士,最擅长煮鹤焚琴,大煞风景,他粗声粗气吼道:“注意!我们维京人的传说中,这极光的出现,应该并非季节变化的缘故,而是飞入了冥界的范围!极光并非是什么美景,而是冥界在大量收集灵魂。因此我们将极光称为灵魂之光。人的灵魂,在经过漫长的旅途后,才能走到这里,被“赫尔之门”吸引,燃烧自己,形成极光“ 众人一阵无语。 诗情画意的王晗,正在变成银龙,快速穿越北极光上下飞舞。顿时被雷格纳恶心的不得了。自己观赏极光,他说这是死人灵魂燃烧的光芒,顿时被雷的外焦里嫩,落到小绿背上。 到了第9天,柯克团队的视野范围内,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赫尔之门! 前方,再也不是清洌的白色大地,而是一片雾蒙蒙的不毛之地! 地面的颜色,逐渐由纯白色,变成了惨白色,类似死人尸骨的颜色,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漫无边际。 由于冥界之雾的英雄。众人的视线则受到极大影响。 “在这里,连我们神祗的神识扫描,都收到了极大限制。之前我可以看到上百公里的范围,但现在,我只能感知到2000米的气息。”索尔不满道:“我讨厌来到这里。” 布伦瓦尔德道:“我只能感知到1500米范围。在冥界,飞行也会受到极大限制。未经赫尔授权,飞行者不仅要对抗地心引力,还要对抗冥界之力。” “确切的说”雷格纳一本正经:“我们很快就必须下去步行了,因为只要穿过了“赫尔之门”,就要走入地下世界。那里才是死人的归宿。我们最终穿过了冥界女王赫尔的宫殿埃琉德尼尔(以后简称悲惨宫)。才能重新走出地面。继续踏上路途。“ 柯克对雷格纳佩服得五体投地:“你怎么对冥界研究得这么深,别说你从小就爱听冥界的故事?” 雷格纳搔搔头:“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跟这些好兄弟们,一同扛着斧头。从乌普萨拉一路向北。闯过冥界。穿过霜巨人之国,踏出彩虹桥,走到阿斯加特去朝圣。那样即使死在半路上。我也能晋入英灵殿。因此搞得这么清楚。” 柯克一阵感慨,这次先去做主线任务,结交雷格纳绝对是正确决策,要不是有这么个宗教狂人,还真不好找阿斯加特之路。 别看索尔和布伦瓦尔德都是阿斯加特的神,但他们整天习惯坐电梯了,走楼梯步行回家的路径,他们还真不熟悉。 “看那里!”眼尖的小胖惊呼道。 众人开始从天空俯瞰大地,果然,一道灰色的人流,正在缓缓亦步亦趋的走在地面上。 “那是什么?”柯克问雷格纳。 雷格纳面色苍白:“那是亡灵们,病死、老死的亡灵们,不能被女武神挑选上的战死者。因此我们维京战士不怕战死,怕的是病死在床上,那样就只能投身冥界,而无法上阿斯加特英灵殿了。” 他用手一指对面的一条无比宽阔的河流:“那条暗河,就是传说中人界与冥界的分界线——吉欧尔(gjoll)河!一旦过河,就算是冥界的范围。生人也是无法进入冥界的,除非主动放弃生命。” 索尔冷笑:“我雷神索尔倒要看看,这冥神赫尔,到底有多大的威风?”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正在飞行的小绿惊呼一声:“我的身体变得好沉重不行了,要降落了!” 小绿尽管拼劲全力,也只能做到平稳地降落在冰雪地面上。 “这是冥界之力的牵引作用,任何人都无法飞跃冥界,连主神奥丁也不能,只能步行前往。”布伦瓦尔德无奈道:“这并非是赫尔女神有多大的神力,在她来到这片土地之前,这里就是诸神的禁区,奥丁在未成为众神之王前,曾以一人之力冒险闯入冥界,为人类取得古文字,从而拥有大量知识,因此而失去一只眼睛。” 小绿终于力竭,众人走下龙背。 看着面前不远处,蜿蜒曲折,迤逦缓行的亡灵队伍。他们的脸上无喜无悲,行尸走肉般慢慢走动着。他们的面色呈现死灰色,身体被凛冽的寒风冻得瑟瑟发抖,很多人的鞋都被遥远的路途和艰苦的跋涉磨破,露出血淋淋的脚掌。 面前的吉欧尔,古井无波地静静流淌,连水声都听不到一声。无论是对岸,还是来去,都一望无边。 河中央,不时露出一丝丝漩涡,很多狰狞的河中怪兽,从河水中偶尔露出峥嵘,便让人不寒而栗。 河边,寸草不生,只有光秃秃、奇形怪状的岩石,在冰冷的寒风中,发出鬼哭狼嚎的风声。 “要怎么过河?”lynn问道:“既然不能飞,就只能走桥或者渡河过去。” 雷格纳指着远处的一座晶莹剔透的水晶桥:“那就是镀金的水晶桥!” 众人透过浓浓的雾霾看去,在远处,果然有一座横跨两岸的水晶桥。 在柯克带领下,众人走到水晶桥边。 这座水晶桥果然邪门。 它的材质,是美丽的水晶。水晶的棱角上,镶嵌着金子包边。镀着金饰。在冷风和呼啸声中,在北极光的映射下,这座水晶制成的桥,不断变幻着流光溢彩,但不管是什么色泽,在灰白色的河流基调下,都显得无比惨淡,透出死亡的冰冷。 “这座水晶桥,没有桥墩,也看不到桥吊。到底是怎么悬空建立在这浩瀚无边的吉欧尔河上的?”王晗好奇道。 雷格纳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座水晶桥,根本没有桥墩桥吊之类的支撑物,它是用一根死人的头发吊住的。如果走到桥中央,你们就能看到这东西。” 众人战战兢兢地踏上了水晶桥。一开始小胖还担心周围过桥的亡灵。会攻击他们。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些亡灵,很有秩序地冷冷避开他们的身体,继续低着头。缓缓挪动着自己的步伐,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无边的亡灵大队,向死亡国度进发。 柯克团队战战兢兢踩上水晶桥,好在这桥看起来摇摇晃晃,河面上的罡风一吹,似乎就要倒坍,但实际还是很坚固的,团队一路前行,走上去,都丝毫没有问题。 “这就好比我们阎罗地狱的奈何桥吧?”小胖吐槽道:“还水晶桥,看起来就是北极的冰。” 柯克团队走了足足10分钟,还未走到河中央—前面遇到了交通拥堵。 水晶桥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转盘,形成了类似环岛的交通路况。亡灵们很自觉地从一侧转过去,再向另一侧行进。 在这环岛的中央,是一座巨大无比、狰狞可怕的枯骨! 说这枯骨可怕,是因为它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骨骸,有三颗骷髅头,一副巨大的骨架,还有类似龙翼或者吸血鬼翅膀的翅骨,两条粗大的腿骨。它的三颗头颅眼珠都是赤红色的,充满了血腥意味,它拥有三双骨手,则同样是手持三件不同的武器,分别是斧头、双手大剑和盾。三件武器似乎都生锈了,在河面阴冷空气中,发出鬼哭狼嚎般呜咽声。 “这是什么东西?”王晗声音发颤。 别说她这个女孩,就是柯克,初次见到这恐怖的存在,也是腿肚子发颤。 “这是枯骨莫德古德(modgud,战狂)!它负责守卫这尼弗尔海姆的边界—吉欧尔河。”雷格纳道。 “他在干啥?”小胖惊呆地看着这三头六臂的恐怖骸骨怪物。 这三头六臂的恐怖骸骨怪物,正端坐在环岛中央的中心台子上,毫不客气地从周围缓缓绕行的亡灵们身上,嘎嘎笑着,张开恐怖的骷髅利齿,一口口重重咬在过桥的亡灵身上,将一团团血肉撕下,带着血的人肉,被他一口口吞下。 说来也奇怪,这骸骨怪物莫德古德明明只有一副骷髅骨架,但血肉一旦通过它的大嘴,流入骨架上,鲜血滴落下去,便被骨头吸收了,丝毫不会浪费。 它固然吃得轻松加愉快,饶是这些亡灵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变得浑浑噩噩,也在这令人疯狂的撕咬吸血下,痛苦哀嚎起来。 王晗看到一个骨瘦嶙峋瘦弱的小女孩,畏畏缩缩地躲在母亲身后。这一对母女,赫然是同时死亡,应该是在北极漫长的寒冬中,冻饿而死。 但那骷髅大嘴,仍旧不肯放过小女孩,一口重重咬在她的胳膊上。 小女孩的亡灵,终于忍受不了这粉碎骨折的痛楚,尖声叫起来。 就连麻木不仁的亡灵妈妈,也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用力拉着小女孩的胳膊,试图拉开她。 但莫德古德似乎很享受这母女的恐怖痛苦神情,哈哈大笑着,其他两头也转过来,一通撕咬这母女亡灵。 “岂有此理!”王晗勃然大怒:“这是什么狗屁东西” 她开始吟唱魔法,超强力火球术几乎一瞬间就在手心成形。 雷格纳连忙阻止道:“别动手。任何试图攻击莫德古德的存在,都会被冥界视为挑衅,从而让我们的通过变得困难无比。凡要过桥者,须先让他吸血,作为通行税。亡灵既然已经死亡,即使被莫德古德吞噬,也是很常见的。桥下那些传说中的恶兽,正是莫德古德的分身幻化。它撕咬剩下的残渣,还有承受不了莫德古德撕咬的灵魂,就会坠入吉欧尔河中,成为恶兽的食物。” 王晗眼中看着小女孩绝望的眼神,终于冷光一闪,锋芒毕露! “如果让我像亡灵一样,浑浑噩噩地任由这些魑魅魍魉撕咬,还不如痛痛快快打杀起来,扫荡地狱的恶灵!”王晗娇斥道。 柯克点点头,与索尔交换了一下眼神。 索尔冷笑着抽出了暗金巨斧:“我早就看这里不顺眼了,这个充满了痛苦与死亡的地方,真是让我作呕!还是用斧头和闪电过去,比较符合我的性格。” 布伦瓦尔德9位女武神,也毫不客气地抽出武器,多半是女武神长矛:“吾等以收集灵魂为己任的女武神,也看不过这些虐杀灵魂的丑陋邪物,今日就大开杀戒!” 柯克苦笑:“你们这些好战分子,那好,我也看不惯这些混账,而且估计女冥王赫拉已经知道了我们来访,就是我们想偷偷摸摸溜过去,也多半会被识破。就开始大干一场吧!” 他的话音刚落,王晗手中的魔法火球,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