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朝圣-求推荐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36章 朝圣-求推荐

ps:求推荐和月票 “没时间了”索尔道:“我们必须尽快赶回阿斯加特,晚了只怕连一块金宫的砖都见不到了。” 柯克点点头:“时间有限我们马上启程。” 他掂量掂量这些原始的防毒面具,上面浮现出一行说明。 【防毒面具】 【品级】a级一次性道具 【说明】它们也许不是世界上最好的防毒面具,但绝对可靠地抵御任何毒气的攻击。使用为一次性。 “这东西看起来不显眼,但关键时刻可以救命啊”王晗插嘴道:“别忘了,雷神索尔在黄昏中,可是与耶梦加得大战,最终杀死了巨蛇,却被毒龙喷吐的毒雾毒死的。” 柯克点头:“这些侏儒也很聪明,他们制造大量的机甲机器人,开赴战场,既不怕火巨人的火焰,又不怕耶梦加得的洪水,还能抵御毒龙的毒雾,确实考虑得很周全。” “但这些机器我们带不走。“索尔道:“太沉重了。我们需要速度赶路。” 柯克点点头,转向米梅:“给我发誓,如果未来我们需要打造装备,可以找到你免费打造一件。不准耍花样。” 米梅重重点头,此刻,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他作为惜命的侏儒,更是一切好商量。得到空间的提示后,柯克终于点头示意放人。 “这些该死的侏儒,我们不杀啦?”小胖问道。 柯克点头:“我们还要忙着赶路。这些侏儒,就放过他们吧。” 米梅带着贡特等侏儒,手忙脚乱地抬着被王晗冻结的阿尔贝里希,千恩万谢地逃回地底世界。 王晗清点了米梅等侏儒留下的财宝箱后,走来报告:“财宝其实少得可怜,我们发现很多暗金装备,也是假的。最终的价值不过只有区区几百万生存点,还有两件金色剧情装备。” 柯克瞥了一眼,微微一笑:“至少他们提供了洛基的确切消息,让我们知道了敌人的战争计划。还有这些防毒面具。我们马上开始赶路。雷格纳。朝圣还有几天?” 雷格纳算算日子:“朝圣,是明天一早出发,我们如何能赶回数千里之外的部落?” “用飞的”柯克嘻嘻笑道。 王晗变成银龙,柯克召唤来小绿和雷哥。索尔飞到空中。女武神们跨上天马。众人乘坐着巨龙,飞行赶往维京部落。 这只有朝圣才走的路,居然成为这些试图拯救阿斯加特的神祗和英雄们。所能选择的唯一路途,真是讽刺意味十足,但柯克他们也别无选择。 巨龙们在云端穿梭,柯克骑在王晗的龙首,极目仰望。 周围云山雾罩,雪山皑皑 他看了看紧紧跟随在身旁的布伦瓦尔德,那张俊美的脸蛋上,一双含情脉脉的水蓝美眸始终没有离开自己。 柯克微微一笑。 在自己独身闯入火海,用一吻救醒她之后,这位女武神之首,已经对自己产生了莫名的情愫。这也不奇怪,神话中,这位布伦瓦尔德曾经在昏睡前发下誓言,会爱上救她出火海的男人。 他又想起了身陷囹圄的瓦尔基里。 不知道她还好吗? 我救了布伦瓦尔德,马上来救你。 你们两个合二为一,就可以让你复活,重新成为神话时代的主神瓦尔基里.布伦瓦尔德! 巨龙们有力的翅膀,掀起巨大的气流,推动着龙群们飞速前进。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盾女掷地有声,在部落会议上怒斥哈拉德森伯爵:“我的丈夫雷格纳,正带领着雷神索尔,前去拯救女武神之首布伦瓦尔德,他们一定能赶在明天一早,赶回部落。” 哈拉德森伯爵仰天长笑:“雷神索尔?布伦瓦尔德?拉格莎你是给儿女读童话传说读多了吧?这些神话人物,能出现在你丈夫雷格纳的队伍中?别逗人发笑了。“ 他脸色一沉:“雷格纳未经部落大会同意,私自带领维京的武士们,前往什么莱茵河!这是违抗命令!虽然大部分武士在今日下午已经返回,并带回了一些黄金,但我已经请求维京之王,剥夺他作为联合舰队首领的权限!不管他能否在明天一早回来,我都要砍下他的人头,作为献给奥丁大神的祭品!“ 这位曾经与雷格纳和平相处的部落首领,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咆哮着:“来人啊,将拉格莎,还有雷格纳的一对儿女,都给我下狱!我要等到明天出发前,杀死他们。雷格纳逐出部落!任何人见到他,杀掉他,都重重有赏!” “我倒要听听,是谁想要我雷格纳妻儿的性命啊?”一个壮汉掀起帘子,大踏步走入议事堂。 众位部落首领都惊呆了。 因为这位粗壮的硬汉,正是拉格莎口中所说目前还在莱茵河的雷格纳! 拉格莎她们带着3000维京战士,用了将近10天的时间,才返回维京部落,而雷格纳居然一夜之间,就赶到了! 雷格纳的身后,罗洛、辫子哥、独眼龙系数在列。 “你”哈拉德森伯爵脸上露出一丝惊慌,但很快镇定下来:“你居然还敢回来?在神圣的朝圣之前,居然带着无畏舰队,远赴莱茵河,还折损了人手?谁给你这个权力你要被吊死在村寨” “哐当”雷格纳不耐烦地将自己的武器扔到地面上。 哈拉德森伯爵震惊了:“你要和我决斗?” 雷格纳毫不在乎:“是的!决斗!” 哈拉德森伯爵疯狂咆哮道:“我为何要与你决斗?” 雷格纳的眼眸中满是火焰:“因为根据神圣的维京传统,但凡部落首长做出的决定。涉及到部落成员生死的,该成员有权向部落首领挑战,生死决斗!一旦我赢了,我就是新一任的部落首领。你刚才下令处死我的妻儿,我当然有权要求和你决斗!” 哈拉德森伯爵面色阴沉:“我不承认有这个传统!卫士们,将这个男人拿下,马上处死。” 忠于他的卫队齐声应和,准备一拥而上。 雷格纳和忠于他的武士拿起了武器,准备反抗。 “我看谁敢在身上的朝圣之前进行火拼?”一个高大的身影堂堂走上议事堂:“我作为见证人,要见识这场角斗!” “谁敢这么对伟大的哈拉德森伯爵说话?”伯爵站起身来。要看清楚眼前的人。 但等他看清楚后。立即瘫倒在座椅上! 因为那明明是雷神索尔! 传说中的神! 索尔傲然道:“勇敢的维京子民,在奥丁的神谕下,从不怯懦,更不会利用权势压人。伟大的传统必须被遵守。你们两个将在天明出发之际。进行生死决斗!” 周围的维京人。全部恭恭敬敬拜服在地:“谨遵索尔大神的神谕,我们马上去安排” 人如风,马如龙。数千匹铮铮铁骑,奔驰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冰原上。 这些马匹,都是矮小的北地马,但依旧在风雪中,英姿飒爽。 整个维京部落,已经动员起来,朝圣的队伍聚集起来,迤逦出发。 在空中,三头巨龙飞翔起来,索尔飞翔在前面开路,布伦瓦尔德等9位女武神骑着天马,护卫在周围。 在云雾中,雷格纳俯瞰了一眼下面的情况,果断道:“我们开始赶路吧,不用等他们了。时间要紧。” 他的身后,跟着罗洛、辫子哥、独眼龙、盾女等维京英雄,一同坐在巨龙的背上。 “既然如此,大家坐好了。”王晗变成的银龙低吟道,发出风系魔法,给周围的巨龙和天马附加了增益状态,有力的银色龙翼掀动,风驰电掣地翱翔在天际! 柔和的阳光,金色的雪山,皑皑的大地,茂密的森林,蔚蓝的海岸,刚烈的寒风,都在周围飞快倒退。巨龙们飞速掠过一座座山峦,时而高飞,时而俯冲,利用雁形阵和山峦间的气流,彼此给力,不断加速。此去阿斯加特之路,路途漫漫,需要有效保持体力。 “刚才出发前,你干掉哈拉德森伯爵的那一下,可真够爽的”柯克拍着雷格纳的肩膀:“斧头从他的脖子砍进去,人头旋转着飞起来,确实威猛无比啊。” 雷格纳余怒未消:“这个卑鄙的老头子,居然拿我的妻儿开刀,不然我念在他为部落的贡献上,也不会跟他生死决斗。” 柯克哈哈大笑:“但我们甩开部落大队人马,独自赶路,走向朝圣之地,这样好吗?” 雷格纳激动地看了一眼飞在天空的索尔:“这种跟随战神,进入阿斯加特,保卫阿斯加特的机会,即使纵观维京历史,也是绝无仅有,我可能会错过这种机会吗?” 柯克看着他身后的罗洛、辫子哥、独眼龙,还有其他部落中精选出的几十个最强悍维京战士:“你们这些家伙去,只能给巨人们塞牙缝,他们知道此行九死一生吗?” 雷格纳一乐:“对维京战士来说,为奥丁和阿斯加特而战死,不是去死,而是去享受死亡啊!” 辫子哥吼道:“为了阿斯加特,我们愿意去死!” 这些维京大汉,开始在寒风中狂笑,仿佛马上开始的,不是一场必死的远征,而是一次愉快的旅游而已。 柯克只好耸耸肩,这些维京武士,确实视死如归。北欧神话最害人的一个传说,就是有英灵殿的设定。死了也是上阿斯加特,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整天打来打去,对维京战士的诱惑力无比巨大。 等到雷格纳狂笑完了,柯克才继续问道:“我们前往圣地乌普萨拉,能找到前往阿斯加特的道路吗?” 雷格纳笑道:“我们之所以每年前往乌普萨拉,进行朝圣。就是因为在那里。你可以用肉眼看到彩虹桥。但凡人没有神性,只能看到却无法直接飞升。你需要从乌普萨拉继续向北,穿越亡者国度和巨人领地,才能攀登上彩虹桥,进入阿斯加特。” 柯克点点头,对索尔说:“是否你们看到彩虹桥,就可以进入阿斯加特?” 索尔点头:“没问题,但我怀疑既然洛基用神力隐藏了阿斯加特的气息,并将彩虹桥调转桥头。我们在中庭世界很可能看不到这桥了,只能辗转前往巨人领地。” “说说我们第一站的目的地吧”柯克转向雷格那。 雷格那道:“我们一路前行。就能到达朝圣的乌普萨拉神山。在神山的山顶处。就可以看到彩虹桥。过了乌普萨拉,再向前走九天九夜,就能到达赫尔的国度。北欧神话里,死神赫尔(hel)的国度是一个冰冷多雾的地方。在地下。也是个永夜的场所。只有亡者才能到达。冥国的大门离人间极远,须在极北的寒冷黑暗之地走上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根据传说,有名的速行之神赫尔莫德骑了奥丁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尚且跑了九个日夜才到达吉欧尔(gjoll)河。死后的鬼魂大多是骑马或坐车通过,这些马和车是火葬时随同一起烧了的。北欧人通常在死者脚上穿一双特别坚固的靴子,因为到冥国的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须得有一双好靴子才能对付。这靴子特名为“赫尔靴” 。 柯克和小胖都大开眼界:“原来还有这个传说。” 雷格那来了精神:“我们还得继续前行,穿过吉欧尔(gjoll)河。这条河是尼弗尔海姆的边界,河上有镀金的水晶桥,用一根头发吊住。守桥的是狰狞的枯骨莫德古德(modgud,战狂),凡要过桥者,须先让他吸血,作为通行税。” 小胖无语:“我们吸血鬼,做一单生意要辛辛苦苦,这莫德古德呆着不动,就可以美美地雁过拔毛,人过流血,实在是高!” 索尔点点头:“我也听说过,在冥界国度,拥有不少可怕的怪物。” 雷格那继续介绍:“经过吉欧尔河,有一片铁树之林,林中只有钢铁的树叶,地上不毛。铁树之林中,有守卫的死神铁狼,这些狼的职责,是监督死者,吞噬活人!过了铁树之林,则至“赫尔之门”,有可怕的血斑巨犬加尔姆(garm)守着,它蜷卧在名为格尼帕(gnipa)的洞窟之中。传说中,加尔姆是与赫尔女神一起,被奥丁扔进死亡国度的。也是赫尔女神下第一恐怖存在!这可怕的妖魔只有用叫做“赫尔饼”的食物才能买通它。“ 布伦瓦尔德道:“我听奥丁父神谈起过,这恶兽之威力,丝毫不逊于一位主神!在冥界中,它的能力应该还能获得一部分加成。对我们是严峻考验。“ 雷格那继续:“在“赫尔之门”里,是刺骨的寒冷与深远的黑暗;其中有如嘶嘶沸腾的大锅的声音,那是赫瓦格密尔泉奔涌之声。除此之外,又有冥间九河,其中名叫斯利德(slid)的一条,河水中流淌着锋利的尖刀。河边都有大量的冥界守卫,防止敌人突袭,我们需要一道道防线突破,才能达到最后赫尔女王的宫殿。“ “在冥界的中心,就是赫尔的宫殿埃琉德尼尔(eliudnir,悲惨)。赫尔爱吃的东西是“饿”,她的餐刀是“饕餮”。她的男仆名为“迟缓”(ganglati),女仆名为“怠惰”(ganglot)。他们走动得极其缓慢,以至于没人能看出他们在朝哪个方向移动,卧室名为“毁灭”,床名为“忧愁”,窗帘名为“火灾”。赫尔有许多房间收容每天从阳间来的客人;她不但接收一切杀人犯和冤死鬼,也收容那些不幸没有流血就死去的鬼魂。凡是老死和病死的鬼魂也都到赫尔那里;此所谓“病死”又名“草柴死”,特指那些平凡地死在床上的人而言,区别于英勇战死沙场的勇士们。” “因此,”王晗总结说:“这赫尔冥界,真是步步陷阱,困难重重,需要我们一一突破才行。” 柯克大手一挥:“我们这里实力也不弱!有雷神索尔,有布伦瓦尔德,还有8位女武神” 布伦瓦尔德微笑:“要说实力么,我们自然不会输给洛基的女儿——冥界女神赫尔,但她也不容小觑。因为那里是冥界!连神祗都轻易不会涉足的禁区。奥丁之所以要把赫尔流放到那里,就是希望她被冥界的怪兽消灭。但赫尔带着巨犬加尔姆,非但没有死在冥界,反而击败了这片不毛之地的原有领主,成为了新一届冥神!不能掉以轻心。” 众人一边谈论着,巨龙们一边迎着风快速翱翔。 经过数天的飞行,王晗的声音突然响起,充满了激动:“我们到了!” 面前,一轮红日在山峦上冉冉升起,将稀薄的阳光照向这永久被冰雪和寒冷统治的皑皑大地。远处的山峰,在阳光照耀下,迅速变成金黄颜色,犹如阿斯加特神山莅临人间一般。 雷格那激动的不能自已,跪倒在地:“哦!每次我到圣地来,都情难自禁,这里真是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