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奥丁-求月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27章 奥丁-求月票

ps:求月票! 在多达11位罗马神祗的簇拥下,美丽的曙光女神,睁开眼看到奥丁,面色一冷。 不同神系的神祗之间,充满了竞争关系。这就是所谓同行是冤家。信仰之力对于神祗来说,正如金钱财富之于人类,永远没有嫌多的。 她嫌恶地举起了宝瓶! 要给奥丁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 但奥丁相当于罗马主神朱庇特的存在,又岂是好惹的? 他手中的冈格尼尔一次高举,便从曙光女神的曙光攻击中消失。 冈格尼尔,拥有在不同位面间传送的能力,自然可以成为奥丁的传送符。 曙光女神的攻击,之所以拥有如此高的优先级,在于她的攻击本质是神力。神力是一种本源攻击力,可以无视任何防御和减伤。 但这次要攻击的目标,是主神奥丁! 说到神力的本质,没有人比宙斯、朱庇特、奥丁这些主神更加洞悉其精髓! 否则,他们就不配做各自神界的老大。 因此,曙光女神带着遗憾,消失在柯克的面前! 柯克随即被奥丁一矛刺入腹部! 生命值见底! 上千生命值,瞬间被打入了濒死! 这北欧的主神,奥丁,加上他趁手的兵器冈格尼尔,威力绝对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柯克手中的金刚狼之爪,直接发动了【疾风】。试图以十倍速度,拉上布伦瓦尔德,从奥丁身边逃开! 他的速度,也确实是风驰电掣,即使对面是敏捷破百的轮回者,也可以从容逃掉。 【疾风】+【传送】,是柯克的保命大发之一。 但这次,不管柯克将速度提升到多快,都难以逃离奥丁的如影随形。 柯克狂奔了足足数千米,依旧可以看到猫戏老鼠般近身跟随的那个五十多岁头顶微凸的老头身影! 柯克一咬牙。将布伦瓦尔德远远扔出去。自己召唤出丹妮立丝、凯瑟琳 他正要与奥丁拼死一战。 今日之事,只怕难以善了。 没想到奥丁居然不受任何约束地肆意攻击自己这个凡人。这样一来,可以说是必死之局。 就在柯克自咐必死时,奥丁突然脸色一变! 他抬头仰望北方的雪域神山。喃喃道:“居然在这个时候?真是一群饭桶!” 他拉起不能动弹的布伦瓦尔德。对柯克微微一笑:“这次便算了。饶过你一命。我说过了,我会让布伦瓦尔德永远沉睡于神山山顶的一块巨石上,并被火神用烈火包围。一直到有一个盖世英雄跨过烈火来唤醒她。如果你真的这么爱她。你就来救她好了。我倒要看看命运的安排,是不是这么巧?” 奥丁留下了这样的话就离开了。 柯克眼睁睁看着布伦瓦尔德再次被奥丁带走。 所谓再次,就是第一次布伦瓦尔德也是为了救这道貌岸然的父神,才离开柯克,结果最终落得被囚禁的后果。 望着布伦瓦尔德看着奥丁那哀伤的眼神,柯克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怒吼道:“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敢伤害她,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的!你听到了吗?“ 奥丁最后轻蔑一笑,拉着布伦瓦尔德消失了。 布伦瓦尔德冰蓝色的美眸盯在柯克身上。 他到底是谁? 他为何对我这么好? 为何要为了我,与强大的父神奥丁硬拼? 不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 也许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也许 下次相见,一定好好问他。 柯克瘫倒在地上。 刚才跟奥丁的交手,尽管只有短短几秒钟,但柯克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连最强悍的技能【曙光女神之宽恕】都无法击败奥丁,只用冈格尼尔一矛,就将自己刺入濒死,若不是空间对契约者有濒死保护机制,只怕被秒杀还要倒欠不少伤害。 柯克颓然倒在雪地上,任由胸口的伤处不断向外涌出热血 这奥丁,到底怎么了? 为何如此暴虐乖戾? 两个瓦尔基里.布伦瓦尔德都被抓走了。 到底什么东西,彻底改变了他? 他口中的神山,到底是什么地方? 许久,柯克才勉强睁开了眼睛。 他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山的这一边。 那里,还有齐格蒙德与山贼之王洪丁的决斗。 但既然奥丁已经过来了,齐格蒙德多半已经陨落,诺顿剑已经被击断。 果然,柯克刚刚翻过山岗,就听到了齐格琳达的哭声。 山下,数百名山贼正在围攻柯克团队。 齐格蒙德倒在血泊中,被齐格琳达扶尸大哭。 他的身边,是那把断成两半的诺顿剑。 柯克捏紧拳头,这该死的奥丁,又制造了一场人间悲剧。 看着得意洋洋的洪丁,带着山贼围攻柯克团队。柯克就怒发冲冠。 尼玛! 奥丁老子惹不起,你们这些山贼还敢嚣张? 柯克一阵呼啸! 跟随自己这么久的瓦尔基里,被邪恶的奥丁抓住,困在阿斯加特神宫,他救不了! 刚刚遇到的布伦瓦尔德女武神,再次被奥丁抓住,扔到火焰包围的神山顶,他救不了! 这齐格蒙德,他救不了! 自己被奥丁一矛刺入濒死,他也无能为力! “啊啊啊!”柯克疯狂了! 他不明白,为何每次遇到的敌人,都是如此强大? 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个字! 杀! 三尺龙泉。斩尽天下不平事! 挥洒热血,以我热血荐轩辕! 洪丁的山贼,虽然人数众多,且拥有极多强悍的勇士,即使遇到雷格那统领的维京战士也有一拼之力,奈何遇到柯克团队这样难啃的硬骨头,血拼下来,居然被王晗统领的团队将齐格琳达死死包围在中央,狂攻的结果,居然是攻不进去! 苏雷西宛如一堵钢铁城墙。死死堵在正面。 王晗的大面积控场幻术。将山贼们不断掀起内讧厮杀。 lynn的闪电矩阵,编织起连锁的死亡之网! 小胖冲锋陷阵,血族的红色光芒,不断闪耀在前锋线上。 更有致命的子弹。不断穿过疯狂攻击的山贼脑袋。 柯克从后面突入山贼群中。疯狂斩杀山贼。终于让这群传奇级别的剪径毛贼崩溃了。 柯克一马当先,冲到披头散发的洪丁身边,不由分说。便是金刚狼一爪掏心! 洪丁跟传奇英雄齐格蒙德大战,本就心虚气短,已经濒临绝境,凭借着对方手中的神剑,莫名其妙地折断,被他抓住机会,一剑诛杀。奈何再次遇到柯克这个有气没处发的杀神! 第一抓,就被柯克掏入心脏! 随即是一场惨无人道的疯狂连击! 30连击过后,柯克的最终冲击,将可怜的洪丁打得四分五裂! 这击杀了齐格蒙德的凶手,还未高兴几分钟,就被另一个凶神恶煞诛杀。 洪丁一死,周围的山贼更是并无战心,向后逃窜。 但从森林中,跳出了无数维京武士,凶悍地冲向这些被打得支离破碎的山贼们。 原来,战斗一开始,雷格那就十分英明地选择了放出信号。在海盗这个行当中,不怕战斗力差,就怕消息不灵通,不知道风紧扯乎,维京海盗们早有一整套联络工具。 3000名海盗的大斧头和利剑,成为了这数百名山贼头颅的最终归宿。 柯克走向齐格琳达。 王晗急忙上来扶着他,并告诉他走后的决斗经过。 原来,正如奥丁所言,洪丁追上齐格蒙德后与齐格蒙德撕杀,但尽落下风,眼看性命不保,但就在关键时刻,奥丁的神矛破空而来,击碎了齐格蒙德的圣剑。洪丁借此机会一剑刺死了齐格蒙德。 就在此时,伏尸痛哭的齐格琳达悲痛欲绝,拿起断成两截的诺顿剑,准备一死殉夫! 按照剧情,本来应该是瓦尔基里.布伦瓦尔德制止她。但不知为何,在此处剧情出现大幅偏移,布伦瓦尔德还未来及做出后世著名的预言,就被奥丁抓走了。 柯克只好自己出面,制止了齐格琳达,还告诉她,他们将来出生的儿子将是一个盖世英雄,还叮嘱齐格琳达收拾起被奥丁击碎的圣剑,以便将来这个盖世英雄可以再铸圣剑。同时,他告诉齐格琳达,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名字可以叫做希格弗利德。“ 柯克同时将洪丁的人头拿给齐格琳达。 看到夫君的大仇得报,齐格琳达终于抑制住哀伤,点点头,将齐格蒙德埋葬后,跟随柯克团队前往未知的远方。 将齐格琳达送到一处安全所在,安顿好后,柯克召集团队开会。 雷格那首先沉不住气了,跳出来:“东方来的兄弟,并非是我雷格那沉不住气,实在是近日祭神的日子已经临近,若我们不能很快返回,就赶不上这朝拜节日了。对于一位维京战士来说,没有什么比参加朝拜圣山的仪式更加神圣的了。至于黄金和指环,我们可以祭神之后再来夺取。” 小胖一阵迷惑:“你们崇拜的奥丁大神,都卑劣成这个模样,你们还信奉他作甚” 他话音未落,维京战士们已经纷纷拔出武器,大声叫嚣着要跟他拼命。 柯克制止两边冲突:“各位稍安勿躁。雷格那等维京兄弟,并未见到奥丁现身,对他们而言,这种天界纷争也是神话时代就有的小事。并不影响他们对神祗的崇拜。“ “至于说到返程”柯克正色道:“我倒是劝雷格那兄弟,不妨再等等。很快就会有结果。” “什么结果?”王晗在团队频道中奇怪道:“十天之后。便要开始圣地祭祀了。齐格琳达虽然已经确认有身孕,但毕竟是刚刚受孕,难道你有办法,能让一个受精卵在不足十天内,从齐格琳达的肚子里蹦出来,再瞬间长大到18岁?” 柯克摇摇头:“这家伙又不是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啊?让他留在娘肚子里十个月好了。” 王晗更加奇怪:“这希格弗利德人都没出来,我们如何取得尼伯龙根的指环?” 柯克脸色露出一丝傲然:“难道我们就不能改动剧情,自己前往巨人法佛纳处,夺取尼伯龙根的指环的吗?” 王晗一阵呆滞。 在她的想象中。从未想到过【龙王】团队会替代希格弗利德前往山中洞穴。去屠龙,并夺取尼伯龙根的指环。 “这这怎么行?”王晗呆了呆,惊讶道:“我们要面对巨龙和巨人?团队” 柯克冷静道:“不知你留意没有,在布伦瓦尔德被奥丁提前抓走后。剧情已经发生了实质上的巨大改变!本来应该由布伦瓦尔德履行的保卫齐格琳达的职责。还有给希格弗利德起名的任务。都交给了契约者!这就说明,剧情已经将契约者从旁观者的位置,推到了推动者的位置上。此时我们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可以等待二十年,当然在剧情中,这个进度时间流逝会很快,但肯定赶不上这次朝圣。二是甩干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主角希格弗利德,自己单干!” “至于风险”柯克微笑一声:“在跟奥丁的短暂交手中,我固然被打得很惨,差点连命都没了。但也看出了一个规则,那就是空间不会发布必死的任务。既然它给出了一个主线剧情,让我们可能与奥丁敌对,怎么可能坐视我们被奥丁像蚂蚁一般碾杀?这不符合促进契约者进化的基本规则。因此奥丁被天界变乱召回去。通过分析,我认为如果走第一条线路,也就是等希格弗利德长大,团队只需要亦步亦趋地跟着主角走下去就行了,好比跟着攻略打游戏,不会直接面对神明,难度大降,但收获也少。估计这是一般团队面对这主线任务的选择,因为他们的实力不够。如果此时自己单干,就会大幅改变剧情,但空间也会给出一些活路,让我们有可能对付奥丁和弗兰克、洛基、侏儒这些神界贱人,唯一的道具就是尼伯龙根的指环!” “着啊!”小胖一拍大腿,在团队频道中说:“尼伯龙根的指环,威力大的足以引发诸神的黄昏!它上面的诅咒,可以间接杀死诸神,听大哥转述瓦尔基里说,自从这东西落入巨人之手后,连奥丁都夜不能寐,怕人家打上门来。如果我们拿到这玩意,确实有可能与奥丁这伪君子对抗。不过后面的剧情是什么?” “你还是没看我给你的剧情介绍”王晗无语:“我来概述一下剧情:“为了尼伯龙根的指环,杀死自己巨人兄弟的法弗纳得到戒指后,生怕有人来抢夺,于是整天惶惶不安。因此他利用阿尔贝利希(从莱茵河底偷走黄金的那个神奇侏儒)的兄弟米梅铸成具有变形能力的魔力头盔变形为一条龙,整天潜伏在洞穴中守护戒指。这也是我们要下手的目标。” 王晗看了一眼齐格琳达,笑道:“瓦尔斯家族的未来英雄,齐格蒙德与齐格琳达的儿子顺利诞生了,按照布伦瓦尔德的预言,叫希格弗利德,但他出生后不久,母亲齐格琳达就去世了,临死前她把希格弗利德托付给了尼伯龙根家族的米梅,也就是阿尔贝利希的兄弟。” “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米梅也不是好鸟啊?”小胖摇头。 王晗道:“确实,米梅答应抚养希格弗利德的时候也没有安什么好心,他对养子毫无好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重新铸成圣剑的碎片,然后让希格弗利德持圣剑杀死变形为龙的巨人法弗纳,以夺回本属于尼伯龙根家族的戒指,可惜以他能铸成魔力头盔的巧手也无法重新铸成圣剑,而希格弗利德并不相信这一个残暴寡恩,相貌丑陋的家伙是自己父亲,于是他逼迫米梅说出了真相,而奥丁再一次出现,他私下告诉米梅,只有无所畏惧的盖世英雄才可以重新铸成圣剑,而这一个盖世英雄也将是米梅的终结者。” “米梅很恐惧,他很快意识到希格弗利德正是那一个盖世英雄,恐惧的他马上打算,只要得到戒指就马上杀死希格弗利德。希格弗利德果然天生就是一个盖世英雄,他重新铸成了圣剑,来到了龙盘踞的洞穴,他吹响角笛招来龙,一阵撕杀后杀死了龙,龙的鲜血染遍了他的全身,只有背部肩胛下的那一小块被落下的树叶所遮挡。希格弗利德这个时候拥有了至强的并精通鸟语,鸟告诉他戒指的秘密,还有那一顶可以变形的魔力头盔,希格弗利德得到宝物后离开了洞穴。” “洞口的阿尔贝利希正与米梅争论戒指的归属,看到希格弗利德出来,阿尔贝利希飞快的逃走了,留下的米梅阴谋献上毒酒,但被鸟看到,希格弗利德一剑杀死了米梅。” “这个时候枝头上的鸟告诉希格弗利德,在远方高山的绝顶上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烈火,而火中沉睡着一个永远沉睡的美女,她的脸蛋像玫瑰,她的头发像太阳,她的声音像夜莺,这一个美丽善良的女武神布伦瓦尔德正等着他去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