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鹰犬-求月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25章 鹰犬-求月票

ps:求月票!求全订 “布伦瓦尔德姐姐?”撞到树上的小绿徐徐滑落,看到布伦瓦尔德,眼睛一亮,一个飞扑,它最喜欢跟没心没肺的布伦瓦尔德玩这种把戏。 柯克没好气地将它抓住,扔回到狼狗群中:“这两头狼狗要吃我,还有两只乌鸦要啄我,你到底管不管?要是不管,我立马找其他宠物。” 小绿看着两头狼狗,微微一笑:“放心!区区飞鹰走狗,还不放在我小绿的眼中!” 被柯克和小绿一唱一和,狼狗来,飞鹰去,叫得格利、弗利基、胡基和穆宁一头黑线。它们都是奥丁的神宠,走到哪里,无论是神祗还是凡人,都将它们当做奥丁的化身,恭恭敬敬,哪里敢这么叫? 于是,小绿顿时遭到了围攻! 布伦瓦尔德还有些担心,但柯克趁机拉住她的小手:“放心,如果这四头奥丁的鹰犬它都打发不了,就根本没资格做我的宠物。” 布伦瓦尔德的海蓝色美眸这才放在柯克身上。 这个凡人清楚地知道,这是与主神奥丁作对,还敢放出这种胡话,必有所依仗。 他的实力不错。 但布伦瓦尔德身为十三位瓦尔基里女武神之首,素来在战场上奔波,挑选最强悍的勇士灵魂,接引到英灵殿去。可谓见惯了勇士。 柯克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毕竟是在凡人的境界中。 但布伦瓦尔德却感到灵魂深处的一丝共鸣。 似乎跟这个刚刚认识的男子,很久之前就认识。一直都在一起。 这就是夙缘吗? 布伦瓦尔德摇摇头。 小绿已经恢复了冰与火之歌巨龙的身躯,狞笑着冲向四头奥丁的鹰犬! 柯克微微一笑:“若说跟奥丁之间的差距,也许我本人很大,但要是比宠物,我可是不会输的。” 即使自傲如格利、弗利基、胡基和穆宁,也深有同感,胡基和穆宁本来有奥丁赐予它们的撕裂空气的能力,格利、弗利基则拥有吞噬一切的魔力,但在一头精力旺盛、钢筋铁爪的巨龙面前,这些所谓的能力与魔力。都不值得一提。 战斗开始没多久。小绿一个漫天喷吐。将快如闪电的胡基和穆宁,变成了两只圣诞节烤鸡,哀鸣着冒着黑烟,徐徐掉落下来。 至于两头狼狗。虽然在狼狗中它们的个头称得上是巨型。但跟巨龙小绿一比。又不算什么了。 小绿一脚一个,踩得格利、弗利基骨断筋折! 它们的吞噬能力,用在小绿的身上。根本毫无用处。 所谓的吞噬一切,也不过是在特定范围和对手身上有效,巨龙显然不在其列。 柯克冷眼看着巨龙小绿痛扁奥丁的鹰犬,手还死死拉着布伦瓦尔德的小手,心中别提多美了。 就在小绿要撕碎两头狼犬时,布伦瓦尔德急忙阻止:“不行!父神奥丁最爱这几头宠物,不能杀死它们,不然仇节的太深。” 柯克示意小绿停手,问布伦瓦尔德:“现在既然你已经得罪了你父神奥丁,不如跟我一起冒险如何?” 布伦瓦尔德摇摇头,抽出被柯克死死攥住的小手,笑道:“不管奥丁如何对我,他都是我的父神,我不会离他而去的。” 柯克正要继续撬动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布伦瓦尔德跟自己走,却感到空中的闪电更加激烈! 一道接一道的闪电,重重劈砍在柯克周围,巨龙小绿都感到了不对劲。 布伦瓦尔德脸色变得惨白:“糟了!没想到父神居然如此兴师动众,亲自前来!” 奥丁! 听得柯克菊门一紧。 一位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元气充溢,灰色的大胡子而头顶微秃的男人徐徐从积雪覆盖的森林中走出。他穿着灰色的衣服,戴青色大风帽,外面又披以青底而有灰色斑纹的大氅;这是有着苍穹和灰云的北方天空之象征。 他的手里时常拿着他那无敌的长矛冈格尼尔(gungnir),(又名誓言之矛,这枪是神圣的,一旦对着此枪发誓,便不能再反悔)。他的手指或手臂上,又带着名为德罗普尼尔(draupnir,滴落者)的聚金指环,这是“富庶”的象征,是宝贵无比的。 柯克是个大外行,因此只能看看热闹,但布伦瓦尔德最熟悉奥丁不过,她的脸色越发苍白。 因为奥丁的头盔! 奥丁常到人世间来,如果是为了战争,他就戴上他的鹰盔,如果是和平地访察人间的事情,他就穿上人类的服装,戴一顶灰色阔边帽,为的是不使人看见他只有一只眼睛。奥丁是以牺牲左眼为代价穿过迷雾之森,见到了守护世界树的智者弥米尔,从而得到了智慧与记忆,北欧神话中的神是不完美的,其本身也要面临灭亡的命运,奥丁被吊在树上九夜、饱受创伤后才得到了象征其力量的长枪冈格尼尔。奥丁通常自称为甘格勒利(gangleri,流浪者)。 此时的奥丁,带的正是他的鹰盔! 这说明,他正为杀伐而来。 他的手中,那柄【奥丁之矛】冈格尼尔,还在发出一阵阵龙吟之声,这是刚刚使用过的迹象。 “难道?父神您已经击杀了齐格蒙德?”布伦瓦尔德失声道:“他可是您的亲儿子啊虽然他的母亲是凡人,但毕竟是我们的血亲啊。为何要杀死他?” 奥丁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了震人心魄的嗡嗡声,好似在对着回音壁说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即使是我,也不能违抗命运他选择了走上这条不归路。侵犯了自己的亲妹妹,我身为主神之王,必须主持正义。我没有杀他,只是收回了我赐给他的诺顿剑。能否活下来,就要看他的命运了” 奥丁走到被烧焦的两只巨鸦前,将两只被烧成烤鸡的鸟儿拎起来,对柯克说:“这是你干得?” 柯克被奥丁的神威压得喘不过气来,自从奥丁一出场,柯克就感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 那是蚂蚁看大象的压力。 仰视。 似乎这个人嘴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世界颠簸不破的真理。 似乎这个人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忍不住要去模仿和深究。 似乎这个人的每一个喜怒哀乐和想法。都必须立即得到贯彻执行。 这就是北欧的主神——奥丁! 不仅是柯克,就连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绿,也在奥丁的神威下,雌伏在地。瑟瑟发抖。 它是传说中的巨龙不假。但这奥丁。可是与冰与火之歌的七神,具有同等的神力!是一个位面的最高统治者。 “是是我做得又怎么样?”柯克试图将小绿收回空间。但奥丁只是瞥了一眼柯克,就将这种努力化为无形。 “如果是这头龙做得”奥丁随手一挥冈格尼尔:“那就让它承担应该承担的罪责!” 小绿惨叫着被奥丁的神矛挑飞出去! 鲜血喷洒而出! 半个山坡。都被小绿的鲜血染红! 柯克看得睚呲欲裂! 奥丁的鹰盔上,一道神光闪过,这位带领阿萨神族,成为地球统治者的主神,拥有天地之间最强悍的战力。一头未成年的巨龙,在他眼中,跟一头小狗没有什么区别。 “不!”布伦瓦尔德尖叫:“是我决定违抗你的命令,是我决定要帮助齐格蒙德和齐格琳达,你要惩罚就罚我吧。带我走吧。” “你当然要带走。”奥丁淡然瞥了一眼女儿:“作为众神之主,我必须惩罚任何违抗命令的行为,否则与巨人的战争,我们绝无可能获胜。为了惩戒你抗命不尊,你要永远沉睡于神山山顶的一块巨石上,并被火神用烈火包围。你将沉睡,一直到有一个盖世英雄跨过烈火来唤醒你。” “至于你”奥丁淡然道:“你跳出来帮助布伦瓦尔德,说明你们有所勾结,你自然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柯克突然冷笑起来。 在奥丁宣布要囚禁布伦瓦尔德的时候,柯克怒发冲冠,突然感到一阵轻松。 如果奥丁不受剧情束缚,可以在此时任意对契约者下手,那别说自己,就是多少个轮回者也被他灭了。自己何必要在意他的态度?如果他要受剧情约束,不能放手杀死自己,那自己就更不用在意他的态度了。 “你笑什么?”奥丁的表情依旧平静。 “我在笑你的一对儿女。他们真是傻瓜!”柯克嘴上毫不留情:“为了发泄你自己的兽欲,你制造了齐格蒙德和齐格琳达,但你从未管过这对兄妹的死活。齐格蒙德还好,被一个铁匠抚养长大,吃些苦头就算锻炼了。齐格琳达则被一个山贼掠为压寨夫人!这么多年,你不闻不问!实在是兽父!” 这个词从柯克嘴中吐出,不仅震惊了奥丁和布伦瓦尔德,连被打飞出去的小绿都开始高声吼叫,连连叫好。 奥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酱紫色,显示出他极度的愤怒! “现在”柯克冷笑着,丝毫不理会布伦瓦尔德的眼色:“他们两个因为幸福结合在一起,你居然又以父亲的身份跳出来,试图横加干涉,你有何资格说这些道貌岸然的话?就在刚才,你多半是暗中以冈格尼尔击断了齐格蒙德的诺顿剑吧?名为交给命运,实则将他害死!你这样的人渣!兽父!管生不管养,亲手扼杀自己的儿女,跟禽兽有何分别?须知虎毒不食子!你连飞禽走兽都不如!” “还有!”柯克索性骂个痛快:“你言之凿凿,信誓旦旦说什么因为齐格蒙德损害了你神族的尊严,你们神族那些肮脏下流的事情,难道少了?弗利卡每每勾引齐格蒙德。你会不知道?你敢说杀死齐格蒙德,没有泄愤的私念?齐格蒙德从未对你老婆,他的后母弗利卡假以辞色,你不但不知道感恩,也不好好管教你自己淫荡的老婆,还敢跑出来捍卫什么神族尊严,要不要我让几头巨龙飞到阿斯加特天空,给你大肆宣扬一番自己老婆和私生子的事迹啊?” 奥丁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柯克继续跳着脚大骂:“还有!你害死齐格蒙德,圈禁布伦瓦尔德。难道没有听从命运三女神的预言。要以齐格蒙德的后代,作为你杀死巨人、夺取尼伯龙根的指环的工具?你自己贪图享乐,盖起瓦尔哈拉神殿,又拿不出工钱。又不舍得送小姨子。就打起别人财宝的主意!你若是明火执仗明着来。我还说你一声好,你可倒好,身为众神之王。不仅不能公正出事,还要偷偷摸摸到处做鬼!你敢向自己那柄誓言之矛【冈格尼尔】发誓,没有在这一幕幕自导自演的阴谋中,扮演种种卑鄙下流肮脏的角色?” 布伦瓦尔德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柯克的一番言语,彻底踢爆了奥丁的伪善面目,让这位奉命到世界各地收集战死英魂的女武神,彻底明白了奥丁最近心情不佳、惶惶不可终日的真正原因:“父神,您总说尼伯龙根指环的诅咒早晚应验,戒指也会回到阿尔贝利希手中,那个时候尼伯龙根家族的人一定会率众大举进攻天界。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您就派了我们姐妹十三个,下界到战场上收集战死英雄的阴魂,把他们带回瓦尔哈拉复活,以准备最后的“众神的黄昏”,也是为了防备侏儒和巨人的进攻?” 奥丁缓缓转过身去,死死瞪着布伦瓦尔德,那熟悉慈祥的面容,竟然露出了种种的邪异和狰狞! 布伦瓦尔德倒退了一步,失声道:“都是真的!这些阴谋,真的是跟您有关系?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之前,我熟悉的父神,对待纷争如闪电般公正严明,对待子民如春雨般滋润万物,对待敌人如冰山般寒冷萧瑟,对待我们子女如太阳般温柔温暖。你为何变成今天的模样?” 奥丁沉默了。 他再次转向柯克时,已经露出了笑容。 “看来你真的知道不少事情”奥丁微笑道:“连我阿萨神族的一些私密事情,也被你知道了不少。前些日子,我的阿斯加特,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同样是知道的太多” 柯克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你你说的是布伦瓦尔德?” 布伦瓦尔德奇怪道:“我这几天” 奥丁冷笑:“是啊。反正你们都是必死之人,我也不瞒你们,是布伦瓦尔德,确切的说,是来自另一个空间、来自未来的布伦瓦尔德!她居然跑到阿斯加特,说什么感到了这里气息混乱,邪气缭绕,还说这样下去,会引发什么诸神的黄昏,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已经将她料理了,跟那个索尔关在一起!” “什么!”柯克跳了起来:“你居然对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索尔下手?还将赶去救援你的布伦瓦尔德囚禁起来?你还有么有人性?” 奥丁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够了!” 他的冈格尼尔一震地面,大地居然被这位威力无穷的主神震动地连续颤抖,地面开裂! 这主神之怒,威力竟至于此! 奥丁徐徐道:“索尔的罪过,在于他严酷虐待自己的弟弟洛基!我已经将洛基释放出来,还将索尔私自交给布伦瓦尔德的两柄武器收回。这冈格尼尔暂时由我掌控,而宇宙魔方权杖则交给洛基。同时,我已经任命洛基,为阿斯加特的总管,在我不在时,负责阿斯加特和彩虹桥的防御事务!” 布伦瓦尔德失声叫道:“洛基?您以前不是最讨厌他吗?怎么会让他成为防御总管?负责彩虹桥的海姆达尔(heimdallr)去哪里了?” 奥丁瞥了一眼布伦瓦尔德:“由于海姆达尔不服从洛基的管束,顶撞于我,我已经将他下狱了!跟索尔和那个冒牌的女武神关在一起!” 布伦瓦尔德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貌似阿斯加特的人事变动很大啊”柯克倒是满不在乎,他即使在意,也晚了,反正已经得罪了这个邪恶的奥丁,或者说性情大变的奥丁,索性往死里得罪:“你的忠臣,都被关起来了,看你跟洛基怎么玩?估计他已经把你洗脑了吧?” “现在”奥丁狞笑起来:“到底要怎么收拾你们这两个知情人呢?” 柯克和布伦瓦尔德对视一眼。 目前的情况,没有他路可走,必须联手对付奥丁。 虽然战力差距依旧巨大,但好歹有一丝希望。 奥丁则高高举起冈格尼尔,闪电一道道劈在冈格尼尔的矛尖上,一时间,这把神矛上闪电纵横,令人无法直视! 女武神布伦瓦尔德凌空冲过来,手中的女武神长矛直刺而出! 她的长矛,与奥丁的冈格尼尔碰撞在一起! 但结果早就注定了。 女武神怎么能与奥丁相比? 布伦瓦尔德毫无悬念地被击飞了。 柯克利用瓦尔基里制造出得杀机,闪动到奥丁身边,先是直接使用了【曙光女神的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