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偷香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9章 偷香

他打开了信纸,看了内容,顿时大吃一惊。 那赫然是巴蒂塔斯写给葛雷博的一封回信: “···那个违反您军令、私自逃回家的sè雷斯人已经被我买了下来。他有些天赋,我会按照您的意思看好他,并且让他有一天死在角斗场上,不过不是现在,也不是最近,我需要他为我赚钱··· ···我需要官职,我希望得到卡普斯这座城市执政官的荣耀。如果需要到罗马活动,我会提供给您一切必要费用和资助··· 最后一提,那个sè雷斯人的妻子,苏拉,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从叙利亚商人手中夺走了她的xing命,并骗他说妻子还活着,我会带回来给他。这有助于加强sè雷斯人的忠心和勇气。” 虽然柯克早就知道是巴蒂塔斯派人杀死了斯巴达克斯的爱人苏拉,他则许诺斯巴达克斯找回妻子,一直欺骗斯巴达克斯为他服务。其他契约者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如果他们直接告诉斯巴达克斯这一残酷的消息,得到的不是主角的友谊和信任,而是他愤怒的刀剑!因为没有证据,就凭你一张嘴空口白牙,只会把剧情人物惹恼了,小命都难保。 但是,如果手中这封信交到斯巴达克斯手中,在铁证如山面前,他就一定会相信。 那会产生什么结果呢? 毫无疑问,狂怒的斯巴达克斯会提前杀死巴蒂塔斯,提前掀起反抗罗马奴隶制的狂cháo。 柯克来不及多想,赶忙把这封信收入空间之中,然后继续到处搜刮,又从书架上拿到一本《罗马步兵cāo典》,似乎可以阅读,扔进空间。又想了想,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一把抓过葛雷博的私人印签、油墨和羊皮纸,统统扔进空间。这时奴隶们已经找了过来,他急忙跳下一楼游泳池,并大喊大叫,在那里被抓住,送回了伊利西亚面前。这是为了掩盖他搜刮过图书室的事实。 伊利西亚正要责骂他,却被前门告知男主人葛雷博已经回来了,正在往内宅走。伊利西亚吓得魂飞魄散,哪敢告诉老公自己正在家里准备观摩人与黑猩猩搏斗,只得赶快让柯克马上藏起来。 柯克如同偷人妻被老公堵住的宅男一样,四处乱跑。伊利西亚看着实在不像样,一狠心,索xing让他躲到了床底下。 其实,只要让柯克伪装成奴隶,就万事大吉。葛雷博好长时间不回来一次,难得回来一下,难道还要家丁点卯吗? 柯克躲在伊利西亚的床底下,心中也是紧张万分,军团长如果发现了自己躲在他美丽寂寞的老婆床下,会不会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 可是,葛雷博一回来,就是一场持续数小时的大吵大闹。伊利西亚也是被参议员老爸阿比努斯惯坏了的大小姐。葛雷博是个野心勃勃的罗马青年军官,心高气傲,一心往上爬,自然陪老婆时间很少很少。寂寞难耐的少妇才一场接一场地举办女yin观摩会。现在老公回来了,不知为了啥琐事,两个人又开始打起架来。 这年头自然没有什么《谁在说》啊《第三调解室》啊之类的狗血情感类节目。家庭矛盾升级的结果,往往就是男人一巴掌或者一鞭子,女人呜呜倒地。当时的名言:“去享受女人吧,记着带上鞭子。” 这罗马高官家庭也不例外。 葛雷博应该是回家拿个东西,又要返回罗马。那里女人有的是,他年轻英俊、前途无量,罗马城风气开放又各种乱,自然不愁找不到贵妇千金去睡,自然没有耐心跟这个虽然漂亮却傲娇的大小姐多废话。老婆主要是他的政治工具,贪图她老爸的权势,只要自己不出格,不离婚,她老爸也不能有啥意见。再说她老爸也需要自己在军方的势力,相互利用而已。 葛雷博怒气冲冲地走了。 柯克总算是逃过一劫,像一只老鼠一样,鬼鬼祟祟从罗马美人的床下钻了出来。伊利西亚嘤嘤哭着,梨花带雨,伤心yu绝,被丈夫在外人面前打耳光,让高傲的她极伤自尊,摆摆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柯克现在却不急走了。他笑的像一只偷蛋的老鼠一样,此时不趁虚而入,窃玉偷香,更待何时? 他一屁股坐在伊利西亚面前,在面露不悦贵妇的朱润小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掏出了一张羊皮纸,那是他在床下,一边听夫妻吵架,一边添油加醋勤奋码字几个小时的成果。上面皱巴巴地盖了葛雷博的私人印签,内容是听着夫妻吵架的八卦,模仿葛雷博口气给某位贵族夫人的求爱信。不仅写得无比肉麻,而且把伊利西亚贬低得无以复加。为了分散伊利西亚的注意力,还在伊利西亚的继续吐沫星子乱飞一番。 伊利西亚看了几眼,脸sè大变,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要车出去找葛雷博理论。其实,柯克伪造信件的技术极其拙劣,只要有心人细细去看,自然一拆就穿帮。不过,现在伊利西亚刚刚遭受家暴,平素又听闺蜜七嘴八舌、流言蜚语,她早对小三的存在坚信不疑,柯克只是送上一件伪证、顺水推舟而已。狂怒之下的美少妇深信不疑。 柯克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一把拉住起身要走的美少妇,发动突然袭击,用嘴堵住惊讶的伊利西亚小嘴红唇,然后大手就在少妇的胸前不老实起来,一通肆意妄为之后,再嘀咕几句,就把思绪混乱、娇体发热、魂飞魄散、浑身瘫软的金发波斯猫人妻半推半就推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下面省略3560字)(某人试图上传伊利西亚剧照,审核被和谐了,请大家自行搜索“斯巴达克斯血与沙”。美人灰常灰常的···你懂的) 2个小时后,柯克得意洋洋、大模大样地离开了葛雷博别墅,伊利西亚娇颜粉霞红绯,媚眼如丝地款款送出门来,银牙贝齿轻轻咬着烈焰红唇,那风情无限显示出这美丽的少妇已经被浇灌得酥麻滋润,一颗芳心完全系在这魅力值2点的奴隶角斗士身上。柯克实在忍不住了,看着旁边无人,一把将伊利西亚拉到马车上,让马车夫滚远点,然后又车震30分钟。在夕阳西下之前,柯克把这美丽金发尤物又开垦了几遍,才把香汗淋漓、恨不得融化在怀里的贵族美少妇送出车来。 坐在马车里的柯克如同得胜回朝的将军一样,笑得猥琐无比。斯巴达克斯兄,小弟不才,不能为你手刃仇獠,但是,我把他的老婆咔嚓了,正义公理一定要得到伸张!不过,这金发尤物真不是盖的,小弟的腰都快断了,差点jing尽人亡。 其实,柯克完全就是看准了伊利西亚的天真美少妇属xing。在剧情中,这个无聊寂寞的女人就是被露克蕾西娅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美丽木偶。柯克不过略施小计,用一张带着葛雷博私人记号的空白羊皮纸、稍有样子的模仿笔记和葛雷博的私人印签,就把这女人的身心彻底俘获了。不过想想也是,罗马女人贞节观念不强,伊利西亚本身就是一个傲娇千金,刚刚受到丈夫家庭暴力、长期不归的冷遇、又对丈夫眠花宿柳早有耳闻,选择红杏出墙是很正常的。 柯克在睡了这美丽尤物之后,细细想来,才意识到那邪教教主打的如意算盘。作为参议员的宝贝女儿、军团长的妻子,这美丽的少妇是卡普斯城乃至在罗马共和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在原剧情中,伊利西亚被人利用,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指示别人把斯巴达克斯与维罗分成了一组,进行生死决斗,直接导致万人敌维罗自愿死在兄弟斯巴达克斯之手。女人的枕边风威力之大,古语有云“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赞而免诸国”,厉不厉害? 这邪门教主在契约者抱团以后,难以下手,就开始打上层路线的主意。可惜却被魅力2点的柯克破坏了。反过来,在收复了伊利西亚之后,柯克可以利用贵少妇的影响力,去给敌人下各种yin招。 柯克回到训练营后,天sè已经接近黄昏。小胖率先迎上来低声问:“我观大哥器宇轩昂、神sè飞舞,一股浩然之气油然而生,我对大哥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把她睡了没有?”小胖开门见山,瞪着柯克的眼镜问。 柯克心中一惊:“谁啊?伊利西亚?” “大哥乃真幽默。不过我虽然相信大哥你的魅力,不过伊利西亚虽然整天跑来看角斗士,却守身如玉,从不下场,众人皆知。我说的是上次的那个小美人侍女?”小胖眉飞sè舞。 “当然,哈哈”柯克干笑两声,急忙别开话题:“我们明天要去马赛参加酒神节。不知现在准备得怎么样了?” “现在角斗士都已经准备好了,契约者有奥迪、你、mt、女魔法师、黑人独眼龙五个作为角斗士参赛,我们其他10个契约者作为奴隶参加角斗。”小胖说。

上一篇   第18章 诱惑

下一篇   第20章 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