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坚城-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62章 坚城-求票

ps:求月票!求订阅和打赏! 柯克微微一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即使克里奥佩特拉有心为了国家献身,怎么也要献给自己啊。这块又香又甜的美肉,无论如何不能落入凯撒和安东尼这些老色狼手中! 因为,哥已经看上了! 不过,想起正在沙漠中孤军奋战的斯巴达克斯,柯克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斯巴达克斯言明现在需要大量的军资。自己虽然满口答应下来,但从哪里弄到这些财富呢?且不说克里奥佩特拉这里精穷,就是她有,也要优先供应解放埃及的战斗。 克里奥佩特拉看到柯克面有忧色,宽慰道:“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柯克简略说了一下自己在阿非利加行省的朋友,在反抗罗马的统治中,需要大量的军资。克里奥佩特拉早就知道斯巴达克斯是柯克的部下,那股越来越强大的势力是属于眼前这个男人的,微微一笑:“为何不早说?要说金钱,我们埃及就是黄金遍地的国度。” 柯克大喜过望,但看着克里奥佩特拉自己都穷,怎么不拿出来自己用? 克里奥佩特拉微微一笑:“你知道埃及的历史悠久,可以上溯到3000年前,光是尼罗河西岸的法老金字塔,就有上百座之多!” 柯克嘴巴长得大大的:“你作为埃及王后,居然怂恿我们去盗墓!历代法老不是你的祖先吗?” 克里奥佩特拉微笑道:“埃及传国到今天,已经有20多个王朝统治过这片土地。我是托勒密家族的子孙。你只要不去挖掘托勒密家族的金字塔就好。其他的王朝法老,跟我有何关系?” 柯克恍然大悟,但有愁眉苦脸道:“金字塔不是有诅咒吗?我们又不是摸金校尉,去了会不会被咒死啊?” 克里奥佩特拉虽然不明白什么叫摸金校尉,但诅咒她是明白的,沉吟了一会,从怀里摸出了一块法老的金色面具,递给柯克:“这是托勒密王朝数百年来的传国宝物,是法老的真身面具。你戴着这面具进入金字塔,就可以得到法老的力量。不会受到法老的诅咒。记住。法老的财富主要存放在它墓室旁的金库中。不要惊动那些虽然死去却并不躺下的人。” 柯克兴奋十分,恶狠狠在克里奥佩特拉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克里奥佩特拉惊叫一声,狠狠白了柯克一眼:“这是在透明的马车里,挡不住光的。” 柯克嘿嘿直笑。法老的金字塔。这里面蕴含着古埃及数代积累的财富。能够盗取出来,斯巴达克斯在北非的战争就会更加顺利。打仗打得就是钱财,就是后勤。 克里奥佩特拉道:“那块托勒密黄金面具是我托勒密家族独一无二的宝物。是我父王上一代法老临死前秘密交给我保管的。我那个弟弟托勒密法老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只有这东西进入金字塔,能够不被法老的诅咒所影响。你要妥善保管。” 两人又亲亲热热说了一会话。听到前方传令官疯狂打马而回,报告凯撒,说庞培军团再次在前方的山谷中列阵。凯撒请克里奥佩特拉和柯克一同赴大帐议事。 在大帐中,柯克见到了久违的屋大维。年轻人久不相见,见面自然是亲热的。许久不见,屋大维已经长高了不少,初步看得出一个罗马男子汉的模样。 凯撒听安东尼汇报这次战斗的准备情况。连续吃了两次庞培的大亏,凯撒对这个敌人高度重视起来,派出很多侦察兵。特别留意侦查托勒密军团的位置。庞培狡诈如狐,虽然说托勒密军团派往南方的底比斯镇压忠于克里奥佩特拉的军队,但谁知道庞培会不会声东击西,悄悄调动到凯撒的后方,发动袭击? 几个人正在愁眉不展。倒是克里奥佩特拉微笑着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底比斯的尼罗河畔,忠于她的军团在摩梭的带领下,偷袭了正在行进中的托勒密军团,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惨重,目前托勒密军队正在向亚历山大里亚的溃退过程中。克里奥佩特拉的军队正在沿尼罗河顺流而下,已经攻占了另一个历史名城、埃及旧都孟菲斯,距离亚历山大里亚已经不远了。 这个消息真是给信心不足的凯撒打了一针强心剂。这样一来,再也不用担心托勒密的援军,而且庞培反过来要担心克里奥佩特拉的军队切断他回到亚历山大里亚的退路。一来一去,攻守之势逆转。 克里奥佩特拉向柯克投去感激的目光。在底比斯的关键一战中,柯克派小胖、王晗和舍瓦跟随摩梭一同参战。王晗的战场预警机功能发挥地淋漓尽致,提前侦查到托勒密军队的动向,才让摩梭抓住了伏击的机会,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自从这个贵人到了自己身边,自己和埃及的命运就开始缓缓逆转,从一路凄惨迎来了熹微曙光,这怎么让克里奥佩特拉不欣喜若狂? 柯克淡然一笑,深藏功与名。 凯撒马上开始部署,命令安东尼率领重步兵军团,雷必达率领骑兵军团,屋大维负责后阵防御,自己坐镇中军指挥,务必要一举击溃庞培的大军! 结果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由于后方不稳,庞培军团显得兵无战心,草草应付几下之后,就纷纷开始后撤。负责打酱油的柯克都没出手,庞培大军就已经烟尘滚滚地消失在沙漠中。 凯撒军团继续推进,直到见到了亚历山大里亚的雄伟城墙和宏伟大灯塔。 “这里就是庞培的绝命之地!”凯撒信心满满地宣布,冬天马上就要到了,罗马的饥荒已经十分严重,就连一些贵族家庭都开始节衣缩食。每天都有冻饿而死的饿殍被拉出城去焚烧,以防出现瘟疫。 柯克也十分满意,最近虽然不能给斯巴达克斯提供很多军资,但这场内战和罗马严重的饥荒使斯巴达克斯在整个冬天都可以自由行动,不用担心罗马大军的征讨。这里战事越激烈,罗马内耗越严重,饥荒情况越糟糕,罗马出兵镇压迦太基叛乱的时间就越拖后,对斯巴达克斯站稳脚跟极有好处。 不过,虽然战争总体形势对凯撒有利,但防守的天时地利人和却都在庞培一方。 由于庞培的末日临近,这家伙集中自己和托勒密法老所有的军事力量,龟缩在亚历山大里亚坚城内,坚守不出。两人狼狈为奸,合起来足足有十几万人,兵力充足。 在后勤上,埃及本就粮食富足,亚历山大里亚是南北通衢的交通要道,所有的粮草都储藏在这里,再一船船运往罗马,据说这些储藏的粮食守军几十年都吃不完。 在城墙上,亚历山大里亚是亚历山大大帝定鼎欧亚非三洲,建立了世界大帝国之后的首都所在地,加上托勒密家族数百年经营,埃及人能把金字塔修得数千年屹立不倒,这里的城墙到底有多强悍? 从凯撒所在的山顶望去,数千公里的尼罗河横亘于天地之间,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在入海口处分成了两条数十公里的分叉,形成一片肥沃的入海口三角洲。在三角洲上,一座雄伟的城市拔地而起。城墙高达三十几米、宽达五米,长达数几十公里,称得上是史诗级别巨城,在出海口一万米岛屿处,矗立着120米高的雄伟世界奇迹大灯塔。 也就是说,凯撒即将围攻的亚历山大里亚,是一座东西南三面被尼罗河包围,北面临海的巨城,以世界第一长河为池,以地中海为盆,以史诗巨墙为御,以大灯塔为灯,以庞培和托勒密的数十万军队为守,称得上是金城汤池,坚不可摧! 更可怕的,是海路交通被庞培和托勒密的联合舰队牢牢控制。从叙利亚、帕提亚、塞琉古、黑海沿岸等罗马控制不了的地区往来的船队,即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依旧可以自由地在亚历山大里亚川流不息,带来充足的给养军需。罗马军团通常采取的围攻困死敌人的办法丝毫行不通。这种无法断绝敌人补给的攻城战,完全要依靠攻城方的人命来堆! 凯撒的脸色阴沉地像暴雨前的云层。城墙上面庞培的兵士来往密密麻麻,托勒密的奴隶蚂蚁般将巨石搬运上来,投石机、床弩、箭塔、弓箭手,防守的器具之全、守卫力量之足,凯撒打了这么多年战,从未见到过。 “庞培真是打算决一死战了。” 克里奥佩特拉充满哀伤地说:“我的埃及人民又要在战火中呻吟了。亚历山大里亚这座数百年历史的古城,一旦受到这两雄的战争之灾,只怕会化成一座废墟,再也不复现在的繁荣。” 柯克脸色平静,沉吟了一会:“如果我们此时刺杀庞培成功,是不是埃及人民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克里奥佩特拉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美眸,突然冲上来抱住了柯克:“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庞培的身边,防卫极其森严,你如何能刺杀得了他?”

上一篇   第61章 曙光-求票

下一篇   第65章 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