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公主-大章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52章 公主-大章求票

ps:5000字率先送上,晚6点,另外5000字奉上,求大家继续支持。虽然月票前十希望破灭,但野猪依旧会努力更新,一天一万不敢偷懒。大家看得爽了,也别忘了投点月票和推荐,打赏也要... 人手一多,女人带的努米底亚骑兵就纷纷就歼,他们擅长隐藏和突袭,一旦被柯克团队拉开阵势,真刀真枪干起来,还是见识过罗马军团大风大浪的柯克团队占据优势。 女人再次挥出两把回旋镖,再次伤了王晗之后,恨恨地一跺脚,选择了逃走。 但在无限接近a级实力的珍珠面前,她的速度完全不够看。等到珍珠拦住她厮杀起来,梅格带着夜刃、梦寐和魅娃四女齐上。这女人虽然抽出一把锋利长刀奋力发抗,但最终还是难逃被擒的命运。 此时天色渐晚,很有野外生存经验的舍普琴科升起了一团篝火,火光熊熊中,将一只铁锅放上去,河边捞起两尾鲜鱼,洗净的马肉、随身带的奶酪一起扔进去煮,食物鲜美的味道飘散在寂静的城市废墟。远处的地中海海风吹来,天空澄清万里,星空灿烂,颇有一种梦幻感觉。 柯克看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她的面巾已经被摘掉,露出一张美丽的花容月貌。此时的北非,尚未被阿拉伯人征服(大约公元七世纪,阿拉伯人才征服北非),女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封闭。努米底亚部落,很多女人都是家里的主心骨。掌家执政。 更值得称道的是,这个女人十分年轻,只有20岁不到,身材倒是好的令人垂涎,高耸胸部在紧身皮衣的包裹下,显得果实饱满,豹猫一般的细腰,爆发力惊人,修长的美腿丝毫没有游牧民族的罗圈断腿缺点,而是笔直修长。 她的脸蛋具有明显的北非女儿的优点。皮肤紧致。下巴尖尖,眼睛水汪汪的,皮肤不像是努米底亚女人的黑,而更像是罗马女人般白皙。 “说!你的三围!不对。是你的来历!”小胖色厉内荏。一双色眼总是在瞄着女人直欲裂衣而出的胸部。 “好了!”小胖被普洛的大手抓住衣领子拎到一旁。普洛那种色迷迷的大脸贴到女人的近处:“我知道你的名字就尼西亚对吗?我玩过不对,是邂逅过你们部落很多姑娘,你们努米底亚女人都是胸部” 一头黑线的柯克和沃伦诺斯一人一脚。将小胖和普洛这两条大色狼从美女俘虏身边赶开。 女人恨恨道:“要杀就杀,不必多言!” 柯克眉头一挑:“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身份!” 这一句话实在石破天惊,众人都把眼光对准柯克。 年轻女人气哼哼道:“罗马人,我是谁你们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吗?” 她肤白胜雪,容貌极美,轻嗔薄怒间,两道秀眉,一泓秋水极富风情,小胖都看得有点猪哥像。 柯克微笑道:“我知道你是谁!你也不必以雇佣的努米迪亚骑兵打掩护,祸水东引。首先,从肤色看,你并非努米迪亚人!” 沃伦诺斯点头:“确实,努米迪亚人是黑人,你是白人。” 柯克继续道:“我们来到阿非利加,只有短短半天,并未跟任何人结怨结仇,谈不上仇杀。海难之后,我们一身褴褛,衣不遮体来到这个城市,又没有露富,谈不上劫杀。当然,我们其中又没有帅哥,更不认识你,跟情杀也扯不上关系。” 他微笑着蹲下来,轻轻捻起美女的尖尖下巴:“那么,美女,你为何要纠集这些努米迪亚雇佣兵杀我们?” 青年女人尖叫道:“我恨你们!” 柯克慨然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的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从你叫我们罗马人就可以知道,你是因为我们身上的罗马军服,对我们产生了杀意!因此,你要杀的全体罗马人,而不论他是谁。” 小胖不解道:“那跟她的身世有啥关系?” 王晗恨铁不成钢:“你还不明白啊。在这片土地上,如此仇视罗马人的只有两个族群,一是努米迪亚人,二是被夷为平地的迦太基遗民!” 小胖恍然大悟:“她是” 女人的美眸中突然透出一丝决绝:“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我要求立即死亡,如果你们卖我为奴隶,我向狄多女王发誓一定会向你们复仇!罗马人!” 柯克耸耸肩:“你还没有说实话,你不仅仅是迦太基的遗民,你是迦太基残留的王族血脉!换句话说,你至少是个公主!” 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小胖和普洛这两个精虫上脑的家伙,在公主的身份揭开后,再次忍不住凑了过来,被沃伦诺斯和王晗赶开。 这次,连王晗都有些怀疑:“你如何断定她是迦太基的王族?” 柯克笑着拿出一对久违的武器——【迦太基刽子手长刀】! 那白肤美女看到这副武器,美眸难以置信地张大,胸脯急剧起伏,心情激荡之下脱口而出:“汉尼拔你你怎么会有这件武器” 看到她如此表现,柯克心中更加笃定,对王晗笑道:“当年我被葛雷博陷害,在马赛大斗兽场中,跟几个行省的战神交手。斩杀了阿非利加行省的战神【双面小丑】,才拿到这件武器和【狄多女王的爱情】这副黄金双面头盔。你们还记得吧?” 小胖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这个女人的回旋镖跟双面小丑的【迦太基刽子手长刀】回旋技能特别神似。” 柯克笑了笑:“我在查询【狄多女王的爱情】故事时,无意了解道。迦太基王族特别擅长远程回旋类武器。双面小丑其实就是迦太基王族残留的血脉,这在【狄多女王的爱情】说明上已经写清楚了。” 王晗继续道:“但擅长使用回旋武器的也不见得是迦太基公主啊。” 柯克摘下了【狄多女王之爱情】,递到女孩的面前。女孩定睛一看,娇颜大变,咬牙切齿道:“原来是你!你杀死了汉尼拔!我温丽塔向女王起誓,也不会放过你!” 柯克向众人耸耸肩:“这下证据就很明白了。她认识一直以来为了实现复国大业,在故国阿非利加隐姓埋名、甚至自甘为奴的【双面小丑】。这位真名叫做汉尼拔的王子,为了募集军姿、扩大影响力,主动做了角斗士,并称霸阿非利加。暗中则在联络迦太基遗民和努米迪亚人。试图在罗马人统治虚弱时揭竿而起。不过他很不幸。在角斗场上遇到了我。而且难度只有c+,被我九死一生宰了。” 众人信服地点头,这位女孩认识一直隐姓埋名的汉尼拔王子,要说她跟王族没有血缘等亲密关系。谁都无法相信。毕竟。如果不是特别信重之人。汉尼拔王子不可能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一旦被罗马密探查知,转瞬便是泼天大祸。 女孩见到了他们识破自己身份。贝齿紧咬含恨道:“我是迦太基王族的温丽塔公主!故国被西匹阿罗马大军攻破时,父王命令奶母将哥哥汉尼拔与我一起抱走,放到遥远的埃及,隐姓埋名,养活张大。人面兽心的西匹阿为了彻底铲除罗马的后患,居然将我们迦太基连根拔起,彻底夷平。全部的居民都被卖为奴隶或者屠杀!我跟哥哥没有依靠,只好一边学习迦太基王族武艺,一边四处联络各个部落、打探消息,徐图复国。但那些反复无常的努米迪亚部落,已经完全倒向了征服者罗马。没有足够的利益,根本指望不上他们。无奈之下,为了养活我,也为了筹集军资,收集部下,汉尼拔做了奴隶,成为了角斗士之王。很多迦太基遗民看到他在阿非利加的表演,都暗中投效了我们。但就在此时,他参加了一场在马赛的角斗士表演,就在也没有回来。我听说是一个卡普斯的角斗士杀死了他!原来是你!罗马人!” 这位美女咬牙切齿、长腿乱蹬,仿佛一头愤怒的雌豹,就要扑上来将柯克撕碎。 王晗将柯克拉到一旁:“你把她俘虏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看她美貌,想要收她进入招魂石吧?” 柯克干笑道:“我是那样饥不择食的人吗?” 王晗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柯克陪笑道:“你想,我们是来这里解锁【狄多女王的爱情】这件头盔的,但现在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这个女人又恰好是迦太基王族,换句话说是狄多女王的血亲后裔,你说她对我们又没有用?” 王晗怀疑地看了柯克一眼,点头道:“但是她现在一副恨你入骨的模样,你要如何让她帮你?” 柯克对王晗说:“这件事关键还要落在你的身上,你去劝服她帮助我们” 王晗半信半疑:“这样行吗?我只能姑且一试。” 温丽塔还在对柯克怒目而视。王晗走过去道:“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温丽塔大叫:“杀光罗马人!” 王晗冷笑:“你觉得就凭自己一个人,办得到吗?” 温丽塔咬住下唇,坚毅道:“我一人当然不行,但在王兄汉尼拔和我的不断努力下,我们已经聚集一只迦太基遗民和努米迪亚雇佣部落的大军,随时可以调动反攻回来!这次时间仓促,我怕你们这些贪婪的罗马人到迦太基城废墟中掠夺宝物,才直接调动一个小部落围攻你们,谁想到” 王晗笑嘻嘻道:“没有这么顺利吧?你的王兄汉尼拔当年活着的时候,为了凑集军资,都要自降身份,甘心为奴,为了挣钱成为角斗士。西匹阿将迦太基居民屠杀殆尽,你的迦太基遗民能有多少人?能指望的上的唯有努米迪亚人!但这些贪婪的部落只认金币,不认朋友。即使当年全盛时期的迦太基与罗马争霸时,努米迪亚人在支持谁上面也分裂成两个部落,首鼠两端,朝秦暮楚,意见不一。你要想打动他们跟着你造反,唯有金币,大量的金币,才能募集到亡命之徒!” 温丽塔含泪大叫:“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我们迦太基最后一丝王族血脉也死在了那个仇人手中,复国大业已经破灭了!” 王晗递过温丽塔【狄多女王的爱情】:“谁说迦太基的复国大业已经破灭?这是属于谁的?” 温丽塔不屑道:“这是我们迦太基的国宝!迦太基的建立者狄多女王难道你是说” 柯克徐徐微笑着,一字一句点头道:“是的。你的先祖狄多女王能够在荆棘野草中。建立起一个横跨两片大陆,纵横半个地中海的庞大强国,你温丽塔公主为何不能在迦太基的残垣断壁上,重新建立起一个可以对抗罗马的庞大帝国?” 所有人都被柯克这句话震惊了。 温丽塔难以置信地将美眸盯在柯克身上。吃惊道:“可是。你是罗马人!你根本不可能帮助我复国!休要骗我!” 沃伦诺斯也站出来。正气凛然道:“柯克千夫长,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样做是严重损害罗马的利益的叛国行为!” 柯克将沃伦诺斯拉到一旁。悄声道:“你觉得迦太基还有希望与罗马的大军对抗吗?” 沃伦诺斯傲然道:“他们拥有汉尼拔和几十万大军的全盛时期,都被我罗马大军夷为平地,今天搓饵跳梁、遗老遗少,还想在罗马的眼皮下复国?只会灭亡得更快!” 柯克眨眨眼:“那你还怀疑什么?忠于罗马的我会干这么没有意义的叛国事情吗?我们这样做,是为了” 沃伦诺斯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无奈地笑着,拍拍柯克肩膀:“原来如此。看在你历次战斗的忠诚和聪明上,我不再过问,你小子真是愿冥神保佑你的灵魂。” 他带着好奇的普洛一起走开。留下柯克单独面对温丽塔公主。 温丽塔公主紧咬贝齿,断喝道:“鬼鬼祟祟的罗马人!休想骗我!我是不会相信杀死王兄汉尼拔的凶手的!” 柯克只问了她一句:“你若死了,谁还能复兴迦太基?” 温丽塔公主摇摇头,凄然道:“我是最后一个王族血裔了,我若死了你休想借此占有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柯克脸上,上面写满了各种不言而喻的信息。柯克老脸一红,喝道:“谁要威胁占有你?你若死了,迦太基复国大业再也难以兴起。我只不过想跟你做笔交易!” 温丽塔冷笑:“罗马人是出名的轻诺毁约之族,让我听听你那充满臭气的口中能说出什么样的谎言?” 柯克摸摸鼻子道:“其实,你也看得出来,我们并非罗马人。” 温丽塔脸色稍霁,这并不难看出来,柯克团队三人是黑发黑眼的东方人,舍瓦是金发,但跟罗马人存在血统上的明显差别。她冷眼道:“那你们为何跟两个罗马军官在一起,还穿着罗马军服?” 柯克笑道:“我们本来是居住在黑海沿岸的居民,被罗马军团掠夺到马赛,又被凯撒军团强征。我和这个胖子还被迫成为了角斗士,否则也不会与汉尼拔在角斗场上生死相搏。至于你的王兄,我们是为了满足罗马人的血腥娱乐,才被迫绞杀在一起的,无论谁胜谁负,谁生谁死,都是命运的作弄和罗马人的罪孽!” 温丽塔脸色缓和下来,柯克说的没错。地中海世界的人们,并不仇视在公平角斗中杀死亲人的人,何况是被罗马人投入斗兽场的角斗士。要说仇恨,只能跟罗马人去算。 她冷哼一声:“你曾经是奴隶角斗士这事情我相信,不然也不会与我王兄在角斗场战斗。但你既然已经投身罗马军团助纣为虐,又何必于我啰啰嗦嗦,将我一刀杀了不就好了?” 柯克眼睛直视温丽塔:“我可以帮你复国!” 温丽塔仿佛听到天大笑话:“就凭你和这三个人?” 柯克笑着将庞培的【胜利女神的眷顾】战旗拿出:“认识这是什么吗?” 如果问一个寻常北非女子,她一定不认识,但对于雄心勃勃、矢志复国的温丽塔公主来说,这些罗马军政之事,她必须烂熟于心。 “这是!庞培军团的战旗!”温丽塔公主惊呼一声,玉手捂住小嘴。 “是的”柯克森然道:“这是大约三天前,在决定罗马共和国归属的希腊之战中,庞培军团的中军战旗。在失去了这面战旗之后,拥有五倍优势兵力的庞培军团,土崩瓦解,庞培孤身逃回埃及!” 温丽塔公主的美眸盯着柯克脸上,虽然这个消息是短短三天前发生,但她的情报网已经将第一手情报传送到她面前。对于矢志复国的温丽塔来说,罗马内战是绝好的复国机会。凯撒和庞培两强并立,征战不休,才是迦太基重新建国的唯一良机。 温丽塔悄声道:“原来你就是在台伯河畔,率领13军团500骑兵,冲破第一军团伏击,杀死军团长葛雷博、第一个征服罗马的勇士。三天前,伪装成庞培的亲信葛雷博,以区区数人,径入中军,刺杀庞培未成,顺势斩落胜利女神战旗的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