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决战-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44章 决战-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本月最后一天了,求大家本月月票,但最重要的是,明天,野猪将开始爆发!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让我们冲上去。一天一万,至少坚持一月,到前十加更!每过5天再加更! 庞培军团士气旺盛,军队人数众多,是凯撒军团的整整5倍!加上有海军的支援,从陆路和海路封锁了凯撒军团逃跑的所有线路。 凯撒军团则连吃败仗,后援覆灭,海路被断,粮食用尽,成为了一支九死一生的哀兵部队。 柯克带安东尼和屋大维一路狂飙,在瓢泼大雨中,一夜前进了数百里,终于看到了远处希腊丘陵平原上,两支旗号喧天的罗马军团,已经准备厮杀的壮观场面! 好一副沙场秋点兵的肃杀场面! 双方都是打老了仗的罗马军团。30多个军团,足足二十几万人,当面锣对面鼓,一队队阵列,一排排士兵,组成了一个又一个整整齐齐的军团方阵。由军团组成一个宏大无比的大三才阵,大三才阵套千人队小三才阵,小三才阵套百人队三才阵,绿油油的庞培一方军团和红彤彤的凯撒军团,在希腊巴尔干半岛的丘陵平原间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战线的横长足有上万米,纵深也有几千米。 双方都是军事名家主持,凯撒是征服了高卢,扫荡了西班牙的举世名将。庞培则是在西班牙、希腊、地中海、努米底亚和叙利亚都建立不世功勋的名将。布阵严谨得如同教科书一般,军团之间遥相呼应。方阵之间进退有据,战线之上首尾兼顾,骑兵成群往来联络,远处还隐约可见预备队,好一派夺天地为棋盘,役军团如落子,争天下似对弈的大气磅礴! 柯克、安东尼、屋大维都看得热血沸腾!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名传千古,青史留名,留下传唱百世之功勋! 争夺寰宇。开天辟地。建立万世不拔之基业! 谈笑之间,断人生死,手握无上至高之权柄! 醇酒妇人,荣华富贵。享受醉卧美人之快乐! 只要是个男人。就无法拒绝这诱惑! 伴随着激昂的罗马军号。两支罗马军团缓缓而动。一时间,盾墙如城,短剑如齿。长矛如林,投石如陨,投枪如雨,弓箭如麻,罗马战士们在成批成片倒下,后面的战士则在冲锋补上。血肉如泥,鲜血如雨,生命如草,尸骨成墙。 战神在阵间咆哮! 母神在悲泣嚎哭! 死神在飞舞狂笑! 柯克转向安东尼:“现在凯撒军团战况不利,要怎么样才能最短时间扭转战局?” 虽然柯克知道剧情和历史,都是凯撒以哀兵之势,面对五倍于己的强敌,抓住庞培一个微小的失误,以3000步兵伏击庞培的骑兵突击主力,打得庞培骑兵掉头而逃,然后顺势击溃敌人的左翼防线,最终大败庞培,一战逆转乾坤,将庞培和罗马共和国的国运气数一举清零,成为了大权独揽的独裁者。 但历史归历史,现在可是庞培在压着凯撒军团打,由于有空间病毒的存在,柯克可不敢实实在在地指着剧情自动发展,必须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帮助凯撒。 安东尼苦笑一声:“要是你能给我变出一个13军团,我可以有所作为,给庞培一个惊喜,但13军团已经没有了。我们7个还能干什么?” 柯克微笑道:“原来说过,如果一只军团的主战旗动摇或者被夺,将是最打击军团士气的事件。如果我们可以冲进庞培的阵容中,斩将夺旗,是否可以帮助凯撒?” 无敌勇将安东尼的嘴巴长得足以容纳一只苹果,虽然听说过柯克在台伯河边的传奇故事,但现在这家伙要冲进庞培十几个军团的阵容中? 这家伙脑袋不是进水了吧? 柯克微笑:“现在并没有那么难。战场上有十几万人参战,混乱不堪,我们浑水摸鱼的可能性很大。即使不成功,我也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斩将夺旗! 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 沃伦诺斯警告说:“我目睹过你在第一军团面前所做的神奇事迹,但我相信你的大部分技能都不能常规使用,否则你已经代替凯撒统治全罗马了。庞培这次拥有20多个正规军团,任一个军团都不会比第一军团差太多,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柯克笑笑:“我知道,但现在凯撒军团处于危机关头,如果此时不能给与他帮助。我们就注定要输掉这场战争。我有一个办法,能够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接近庞培。” 庞培正在众位元老和罗马将军的簇拥下,志得意满得看着5倍优势兵力的军团正在一步步将凯撒的军团逼退,锁紧,像围拢一群土狗一样,将凯撒军团逼上绝路。 罗马元老们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对凯撒的战术布置大加嘲讽,对庞培的排兵布阵则马匹连天。这些贵族出身的家伙,对在平民和骑士阶层中间,享有崇高地位,并且一力主张维护平民权益的凯撒,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如果凯撒取得了这场内战的胜利,登上了独裁者的位置,他们的利益便要受到极大的冲击。 这事情说起来十分讽刺,拥护共和的元老们,实际上拥护的罗马的贵族集体统治秩序,想要独裁的凯撒,却被广大平民和骑士寄予厚望。不过,罗马元老和贵族们占有罗马最大程度的军力、财力和人才资源,他们联合起来,势力大大超过凯撒。这就是为何现在凯撒军团处境艰难的原因。 庞培笑着对一旁观战的布鲁图斯说:“虽然战前元老们推翻了我的静待凯撒崩溃的提议,让我感到一丝不悦,但我必须承认,看到闻名天下的凯撒军团在我军团的挤压下,一步步走向崩溃,实在是一件让我无比兴奋的事情。而你在战前的担心,事实证明根本是无稽之谈。你的像父亲一样的尤里乌斯.凯撒,已经在苟延残喘了。” 布鲁图斯脸色阴沉,并不说话,许久他才长叹一声:“此战如果凯撒战死,我愿意收他的尸骨,好生安葬。谁要阻挠我,毁坏侮辱凯撒尸体,那便是我布鲁图斯永远的敌人!” 庞培听到眉头大皱,不过不管他如何仇视凯撒,凯撒作为对罗马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人物,给予合适荣誉的安葬,本来就是庞培准备要做到事前。对已经死掉的敌人,庞培一向十分仁慈。没想到被这个愣头青一般的布鲁图斯打断。 他舔舔嘴,如果凯撒覆灭,自己的威望将一时无二,下一步能对自己的独裁形成威胁的只有布鲁图斯领导的共和派。他正要对布鲁图斯施压,一个传令兵飞奔过来:“庞培大人,有人在阵后求见。负责守卫后阵的老西匹阿大人命我速来报告。” “什么?”庞培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正在大战,你说有人要见我?还是老西匹阿让你来的?” 传令兵听出了庞培的满心不悦,紧张地搓搓手:“大人,我当然知道现在正在交战,但这个人” 他附耳到庞培耳边,吐出一个名字,庞培皱起眉头,随即舒展开来:“好吧,让他等着,我擒杀了凯撒之后,便会去见他。” 传令兵苦笑:“那个人交给老西匹阿大人一张地图,说凯撒目前的形势只是在战略佯动,诱敌深入,他还有大人没有发现的后手,正在准备随时翻盘。说军情紧急,一定要马上面见大人,告知凯撒的阴谋,刻不容缓。” 庞培终于被彻底打动了。虽然他对这个人的来历还是有所怀疑,但老西匹阿与此人相交莫逆,能够派人来通知自己,显然是认为此人身份无疑点,可以信任。这时,庞培看到凯撒左翼的第5军团突然崩塌,被自己迎面的第11军团长驱直入,眼看凯撒的左翼就要彻底糜烂不可收拾。 看着一脸阴沉的布鲁图斯,一贯自信的庞培也不禁开始嘀咕起来,凯撒虽然强势霸道,但在军事指挥上的造诣,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8年血战,征服高卢,击败了几十倍于己的强敌,那是实打实的硬功夫,容不得一点沙子。这么强悍的高卢征服者,居然被自己的军团只用了2个小时,就打得溃不成军,怎么想里面都有猫腻。 这个要见自己的人,自己也一贯器重,要说他能看出什么来,庞培也毫不怀疑。 “马上带他们来见我!”庞培命令。 一行人马在后备军团军团长老西匹阿的带领下,缓缓迤逦而来。 庞培站在山丘上远远望去,当头的那个人风采依旧,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家伙果然如自己想象一般命大。 他大笑起来:“久违了!葛雷博军团长!” 随着他信任的老西匹阿将军骑马奔驰而来的,正是在撤离罗马前夕,主动请缨,在台伯河边设伏,牵制凯撒军团的前第一军团军团长兼后备军团军团长葛雷博! 传说中,他在台伯河一战之后,从战场逃离了,随后便再也不知所踪。有人说他隐居起来了。有人说他投降了凯撒。但庞培知道他绝对不会! 因为他在葛雷博的眼中,时常能够看到熊熊燃烧的和野心!

上一篇   第43章 海难-求票

下一篇   第45章 匕现-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