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宴会-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26章 宴会-求票

ps:求订阅、月票和推荐 金屋藏娇,藏得还是仇人的身份贵重、上帝恩物美人妻,还有比这个更high的吗? 上午战葛雷博,杀得他丢盔卸甲,屁滚尿流,晚上战葛雷博的娇妻伊利西亚,继续杀得她爱潮涌动,情思不堪。 罗马的夜空,再次响起了情人的辛勤耕耘声 第二天清晨,一身神清气爽的柯克陪伴着屋大维,走在通向内屋大厅的走廊上。这里是屋大维的家,典型的罗马贵族府邸。到处喷泉汩汩,雕塑处处,花园遍布。 一位妖娆的罗马美妇迎接出来,正是屋大维的老妈阿蒂亚。柯克四人定睛一看,小胖顿时口水直流。 原来,此时的罗马,已经颇具后世时尚之都的风范,罗马贵妇的打扮非常清凉火辣。阿蒂亚一身火红色的礼服长裙,大大方方地将两团堪比苏维尔火山的露出大半,而且这个时代又没有bra之类,贵妇长裙款款摆动间,波涛汹涌,弹耸跳动,甚至能看到一点殷红。 看着小胖一副猪哥相,柯克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这是屋大维的娘!你也有兴趣?” 小胖这才悻悻道:“能不能别用娘这个扫兴的字眼?真看不出,这婆娘居然是11岁男孩的母亲。” 阿蒂亚的身后,再次闪出一位打扮靓丽的少女,跟阿蒂亚宛如姐妹花一般。 柯克冷笑:“她不仅是11岁男孩的娘,还是这位15岁美少女的娘。” 小胖终于被打败了。再也不看阿蒂亚一眼,原来这是一个大婶级别的美女啊。 今天,屋大维家中,举办了迎接恺撒归来的盛大宴会。整个罗马都被惊动了,凯撒作为高卢征服者,最重要的,他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罗马的征服者。罗马的达官显贵,谁不要跟凯撒拉上关系? 屋大维家的门口,迅速被南来北往的豪华马车团团包围。全体罗马的贵族携带着贵妇和儿女。来到阿蒂亚家中。来拜访凯撒。 阿蒂亚非常热情的挽住柯克的手,两团饱满有意无意地蹭来蹭去,弄得柯克在屋大维面前罕见地红了脸。有心让这个大婶级别的美女停手,但又不好发作。 屋大维倒是有些尴尬。劝着阿蒂亚放手。阿蒂亚恋恋不舍地放开柯克。笑颜如花道:“看看。真是英雄出少年,你有没有20?居然能把那个中看不中用的葛雷博打得逃跑!我第一次看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就感觉他是个银样镴枪头!” 这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一番话说出来。连屋大维都无语了,满脸通红地推着老妈让她赶紧去招呼别的客人。 阿蒂亚却返身握住柯克的手:“听说你们推辞掉了凯撒要你们进入军队的提议,单单作为我们屋大维的私人保镖兼师傅?我实在太感谢你们了!” 这事情倒是确有其事。凯撒得到柯克这个万人敌,哪里能够轻轻放过,第一时间热情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军团,并保证四个人最少都是百夫长,柯克更是开出千夫长职位。 但可惜这次主线任务是保护屋大维,促使他崛起,而不是跟随征服者凯撒,因此柯克很遗憾地告诉凯撒,他们更加喜欢为屋大维服务。凯撒虽然有些不高兴,但屋大维是他心中暗自钦点的接班人,这些人才能够为屋大维所用,也是美事一件。他也就很干脆的赏赐了重金,算是替屋大维支付了保镖费。 阿蒂亚听说名震罗马的热门大红人柯克,居然甘心带人保护自己儿子,顿时觉得极有面子,在无数贵妇姐妹中间大吹特吹。这次见到了年轻的柯克,更是觉得怎么看都顺眼,大有从儿子手中抢走这保镖,拉做自己面首的意思。 屋大维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将试图跟自己抢男人,不,是抢保镖的老妈赶走。 凯撒中午前到来,他的身边是妻子凯尔弗妮娅。凯撒作为征服者,为了尽快安抚罗马人心,现在满脸礼贤下士,满是谦虚谨慎,毫无征服者的架子。 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政客么,都是第一流的演员。别看凯撒一脸公平正义,春风和炯,跟谁都要握手亲热,聊天喝酒,显得和蔼亲切。但一旦他脚跟站稳,谁知道他会对哪个大开杀戒,对哪个过河拆桥? 但,他老婆凯尔弗妮娅显得十分冷淡矜持,显然凯撒夫妻貌合神离,并不和谐。 凯撒喝酒兴奋起来,突然感到一阵冲动,急忙冲到屋大维家的阁楼储物间躲藏起来。 屋大维十分担心,没有告诉别人,悄悄跟着凯撒走上去。 结果他看到了一副令他难以置信的场面。 很快,他被凯撒的一只大手拉进门去。 木门随即关闭。 门内迅速传来了凯撒粗重的喘息声和屋大维的尖叫声,还有床铺的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悄悄跟随儿子前来的阿蒂亚感到兴奋无比,又有一丝紧张,心中暗暗道:“屋大维加油!真看不出我这个哥哥,居然对英俊美貌的小男孩如此偏爱!屋大维也算有心了。不过舅舅跟外甥,这关系也够混乱的。” 她是这次宴会的主人,又是专门迎奉凯撒而举办的,自然对凯撒的一举一动倍加留意。看到凯撒离开宴会场,都顾不上跟罗马的贵妇们自吹自擂,急忙悄悄跟上,却无意中“撞破了”凯撒对屋大维做的好事。 前面提起过,罗马人对性-爱一事极其热衷,荤素不忌,好男风,喜后庭的也不在少数。阿蒂亚素来觉得儿子屋大维天真纯朴,不通世事,更不懂得罗马人心险恶,看到儿子居然比自己都豁得出去,肯舍命陪君子,不禁热泪盈眶。她如何不知凯撒无子,后继无人,儿子屋大维作为亲外甥,乃是最佳人选?凯撒现在是整个罗马最有权势的人,屋大维跟着他,还能差了? 她偷偷一笑,返身下楼,面无表情地命令家丁护院,好好看着楼梯,贵客在阁楼休息,谁都不准上阁楼。 屋大维在阁楼里,用毛巾死死捂着凯撒的嘴,依旧难挡凯撒嘴中的白沫喷吐,心中暗暗叫苦,谁能想到威震天下的征服者凯撒,居然有癫痫病?这种事情,传出去便是惊天丑闻,对凯撒的声望极其不利。哪个国家肯接受癫痫领袖的统治?更不要说本就政敌多多的凯撒了。 凯撒眼中透出感激之意,如果自己的丑态被宾客们看到,什么宏图大业那便万事休矣。好在这个亲外甥屋大维素来乖巧,这种事情也就是他能够让自己放心。 舅舅外甥在床上继续肉搏,在门外听得心惊肉跳的阿蒂亚心中自豪地大叫三声“儿子加油”,觉得自己的腰杆挺得更直,扭着屁股一步三摇下楼去,找平素眼高于顶的罗马贵妇们吹牛打屁去了。 柯克几人自然跟随屋大维上了阁楼,现在守在门外。听着里面地动山摇的声音和凯撒的虎吼呻吟,小胖堵着耳朵:“太乱了,太乱了。” 王晗一拳捶在他背上:“胡说什么呢你?” 小胖贼眼溜溜:“刚才屋大维他妈都看到了,是凯撒在那个屋大维啊。对亲外甥女下手我都可以理解,但对亲外甥下手的舅舅,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王晗笑骂道:“你是不是从来不研究剧情?这是屋大维在治凯撒的癫痫,如果不用毛巾捂住嘴,凯撒会在疯癫中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尽的。” 小胖“哦”了一声。 柯克突然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小胖一脸贱笑:“当然不对劲,这里面可是舅舅外甥” 舍瓦突然打断他道:“确实有点不对劲,外面似乎太安静了。本来有很多的马车和马夫聊天” 王晗脸色一变,实话说今晚全罗马没有跟庞培逃走的贵族,全部云集于此,多达上百人,她也放下心来,对安全没有多加戒备。听到感知极强的舍瓦这样说,她迅速施展了【高级侦测邪恶】,俏脸一寒,急忙道:“有刺客!” 王晗话音未落,就听到了细不可闻的“滋滋”几声。 一阵阵烟雾从一楼升起。 就听得一楼随后出现了“蓬蓬”的人体倒地声,盘子掉落的碎裂声,还有惊怒交加的怒喝声,最终只留下呻吟酣睡声。 “迷药!”几人的眼中同时闪过这样的词汇。 随即,二楼的窗户也被人扔进了几个药丸,一阵阵烟雾升起,尽管集中在二楼的凯撒护卫和阿蒂亚家奴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但依旧难以防御这迅速弥漫的迷药,很快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貌似是针对凯撒的阴谋刺杀!”柯克嘴唇中吐出几个低声细语。 “我们怎么办?”小胖问。 静观其变”柯克自信笑笑,全歼第一军团已经让他可以自信应付每一个挑战:“反正凯撒和屋大维这两个我们必须保护的人,都在阁楼上,我们只要护住他们,敌人就掀不起什么风浪。小胖,为了防止敌人从天窗攻进来,你和王晗进去护卫,我和舍瓦守卫楼梯。”

上一篇   第25章 爱浓-求票

下一篇   第27章 刺客-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