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伏兵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6章 伏兵

ps:求订阅。野猪拜谢。 在一个黎明时分,这支部队终于听到了万丈朝阳下美丽的台伯河。这是一条并不很宽的河流,但却是养育了罗马这座永恒之城的母亲河。在罗马传说中,正是在这座母亲河畔,一头通人性的母狼发现了顺水而下的双胞胎,舔干婴儿身体后,用狼奶养育双胞胎长大,双胞胎杀死了篡位的仇敌,建立了罗马。随后在兄弟相争中弟弟杀死了哥哥,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城市。 沃伦诺斯驻足台伯河畔,看着远处冉冉升起的朝阳,感慨道:“这场战争打完以后,我就尽了自己对13军团和凯撒的一切义务,我要退役。” 普洛好奇道:“我听说安东尼对你十分赏识,还有意提拔你做副军团长” 沃伦诺斯无所谓地笑笑:“罗马的精神已经彻底堕落,无论是贵族派,还是凯撒所谓的民主派,都把口号挂在嘴边,把荣耀、传统和民主踩在脚下。我已经厌倦了这样无意义的战争。” 普洛问道:“你不作战士,你想去干嘛?” 沃伦诺斯两眼放光:“我想做一个酒商,从希腊和西班牙进口酒,卖给罗马当地人。我已经征战了20年,一直想回到尼娥柏身边,履行一个丈夫的义务。现在我已经有40名奴隶,回去可以卖一大笔钱,足以支持我开始这项生意了。” 普洛放声大笑:“你连自己的奴隶数量都数不对,明明是43个!你会连裤子都赔地底掉的!” 沃伦诺斯被气笑了。他确实不善经营和计算。普洛自顾自道:“我倒是对谁上位不感兴趣,反正只要有妞干,有奥雷拿,有人杀,别的我统统不在乎。” 他一声大吼,战马在他的驱策下,发出了厉声嘶鸣,“突突突”涉水而过,跨过了台伯河,出现在对岸。 普洛兴奋地大吼:“罗马。我来了!” 看着普洛如此兴奋。其他罗马骑兵和蛮族士兵也两眼放过,原来是抢蛮族,现在进攻罗马。里面可是花花世界,什么金银财宝、绝色美女一应俱全。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抢他娘的! 于是,几百人“突突突”全部过了河。 沃伦诺斯摇摇头,他一边走一边对屋大维说:“我总觉得有些蹊跷。虽然我们的行动确实迅速,打了庞培一个猝不及防,但罗马号称不落之城,作为首都,象征意义巨大。庞培深知兵法,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拱手相让?我一直觉得进展过于顺利” 他的话音未落,随着前方的一声巨响,台伯河对岸的森林中,突然响起了蝗虫过境一般的“蹦蹦蹦”声音! “床弩!”沃伦诺斯脸色大变,狂吼道:“分散!隐蔽!举盾!” 这三道口令喊出后,原本慌乱不堪的13军团骑兵开始迅速行动起来。 13军团骑兵们很快向四面八方散开,弃马下马,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罗马塔盾高高举起,尽可能地遮蔽住自身。而相当于罗马战士的训练有素,乌比安族的骑兵则有些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准备。 柯克听到床弩声响的第一时间,就裹挟着屋大维,使用了【魔戒】(复刻版)上的集体传送,直接传送到河滩一处隐蔽所在,举起【日神之火焰】挡住! 本来是朝阳万丈的河边,突然被一片乌云遮挡! 这片乌云,赫然是数千只长箭遮蔽阳光,组成的遮天蔽日的箭雨! 与此同时,数十道闪电飞射而至! 只听得让人齿酸的“嘣蹦”声响,一名骑在马上的乌比安骑手惨叫着,被一支婴儿手臂粗细的床弩,连人带马,一起穿起,横飞起来,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被直直射落台伯河中! 河水顿时从清澈见底,升起了一团血腥的红晕! 另一边,一只长达3米的床弩,刺穿了站位密集的三位乌比安骑手,将他们穿成了一串糖葫芦,仍然意犹未尽,将乌比安族的首领挑起,射到一人粗的大叔上,才强弩之末地摇晃着! 四人都未气绝,哀嚎不已,惨绝人寰,直到被后面呼啸而至的万箭穿心,刺成了刺猬,才渐渐停止了哀叫。 一位举盾的罗马士兵,刚刚惊魂未定地躲在盾牌之下,就被呼啸而过的床弩一举刺穿了盾牌,穿膛破肚,被活生生带飞了几十米,才落在一颗大树下,喷血而死。 数十支床弩的一次齐射,居然在密集站位、立足未稳的乌比安骑手中间,制造了一幕幕人间惨剧! 用牛皮、兽皮混合搓成的床弩弓弦,力大无穷,可以在数百米内,射穿坚固的城墙,为军团登城,提供落脚点和掩护,区区一些牛皮盾牌、人体和战马,统统不在话下。 而这,仅仅是罗马13军团先锋部队噩梦的开始! 后面紧随而至的,是数千只长箭箭雨的倾盆而下! 刚刚躲过死神召唤的乌比安族骑手,这次终于遭到了灭顶之灾! 他们手中的圆盾,根本遮挡不住疯狂攒射的箭雨,很快就被连人带马,纷纷射倒! 对方根本不打算收手,另外一声信号巨响,第二波箭雨蜂拥而至! 然后是第三波,第四波 在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中,乌比安族骑手原来所在的位置上,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羽林世界,300条剽悍的生命,悄无声息地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唯有数匹运气奇好的战马,孤零零地拱着主人,试图唤醒生命已经离开的躯体,重新站起来。 就连举盾相迎的13军团骑士,也有不少人被刺穿军团盾的箭雨所伤,倒地哀嚎。 柯克死死按住屋大维的头,用身体遮挡他。 他心中那股强烈的不安,终于化成了噩梦一般的现实! 这次剧情再次被大幅改变了! 原本根本不设防状态下的罗马,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拥有了一只强劲的罗马主力军团防御! 他们悄无声息地潜伏埋伏在台伯河这个天险边,就是以逸待劳,等待着消灭凯撒的高卢军团前锋部队! 目前,讨论这到底是否为空间病毒所致已经毫无意义,柯克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带着沃伦诺斯、普洛,保护着屋大维,还有自己的团队,从这样坑爹的主力会战中,全身而退。 要是屋大维死了,那这场冒险就结束了。更要命的是,这次世界不允许使用返回空间的道具,自己团队,要面临一个主力罗马军团的围攻! 箭雨终于停息了下来。 战场上,高卢军团的先锋部队,已经死伤狼藉,乌比安300骑兵固然全军覆没,沃伦诺斯率领的100骑士也伤亡惨重。 一位罗马将军骑着战马率领众多军官,得意洋洋地排众而出。 柯克一眼就认了出来,真是冤家路窄! 竟然是葛雷博! 刚刚伏击凯撒军团的,正是他指挥的罗马第一军团! 葛雷博一脸志得意满,一身光耀金甲,一匹神驹骏马,一副绝世名将的范儿,款款走到中央,轻轻挥了挥手。 “哗哗哗”,6000名重装步兵从台伯河边四面八方的森林中,缓缓走出。 罗马第一军团! 他们身着最优质的牛皮战甲,加装铁片的护甲在朝阳下熠熠生辉。在鸡冠装头盔的掩护下,是一双冰冷毫无感情的眼睛。一双双眼睛投射过来,给人的感觉,是一群绿油油的野狼,对鲜血和鲜肉的饥渴难耐! 他们手持罗马短剑,这种剑是按照西班牙雇佣军的剑设计的,它的长度约为两英尺,剑宽约两英寸,很重,剑头十分尖利。剑柄可用木、骨、象牙或金属制成。另一手则手持罗马军团盾,这是一个结实长圆形凸面体,高约四英尺,宽两英尺,可以将身体的大部分遮盖住。其形状有些象琵琶桶的平面。它用木头制成,上面蒙有兽皮,并用窄条金属加固。 他们的背后,则背着两支重标枪,这种标枪容易投掷,穿透力大。它一半是金属杆,一半是木头制成,总长度约为七英尺。标枪在穿透盾或人体后枪身便随之弯曲而不会断裂,要重新拔出则比较困难,60英尺外就能穿透胸铠和头盔。 在一排排重装步兵百人队阵列的后面,则是成排的弓箭手和投矛兵,最后则是30多架沉重的野战床弩,最后则是约800名全副武装的罗马骑兵。 葛雷博就在这些骑兵和众多军官的簇拥下,缓缓穿过军团,向前方走来。在他看来,在伏击、投矛和箭雨下,死伤狼藉的凯撒前锋侦查部队,已经失去了翻盘的任何可能,这显然是自己作为共和国之盾,出来发表一番获胜感言,扩大自己在罗马影响力的时候了。 看到这支疾如风,徐如林,动如火,不动如山的军团,沃伦诺斯心中一个劲地沉了下去。如果是别的军团,都不会让这个在战场上心高气傲的老鸟口服心服,眼前这支部队,那可是罗马地区唯一的一只被元老院许可驻扎的部队! 罗马第一军团!

上一篇   第15章 煽动-求票

下一篇   第17章 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