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煽动-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5章 煽动-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一万献上,日夜兼程终于把丢失的存稿码回一部分来,还在一天一万爆发。请大家多多支持野猪,求订阅。 再说他身为罗马领袖,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截杀对方来使的事情太过掉价,也不能做的如此明目张胆。 安东尼等人回程极其迅速,只用了四天就回到了高卢的驻地。 虽然沃伦诺斯已经恢复了大半,但安东尼坚决阻止他起身,而是抬着他回到了营地。 13军团再次轰动了。 这次不是什么小偷,也不是什么莫须有的陷害,13军团去往罗马元老院演讲的安东尼被当场袭击,沃伦诺斯这个勇将为了护主被打成重伤! 庞培对13军团的敌意之深,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军营大帐中,气氛沉闷。 凯撒盯着安东尼的伤口,安东尼与他是一对好基友,眼神对视之后自然明白,瞥了一眼罗马众将,讥讽地冷笑起来:“这次回到罗马,终于大开眼界。” 众将的眼光都对准了安东尼,听他的高见。 安东尼喘息了一会,闭目却说出一番众将意想不到的话:“亚姆留斯,你是家中的第二子吧?你的大哥继承了你老爹的元老之职?” 将军中一个虎背熊腰的罗马人点点头,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但安东尼说这个有什么用?他父亲已经用信鸽传信。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跟凯撒造反。 安东尼睁开一只眼睛,似笑非笑:”听说你老爹当初有意让你去你同父异母的大哥手下,做他的书记官?你为何不去?” 亚姆留斯也是一员骁将,声如洪钟道:“我不愿意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要用自己的一身武艺,打出一片天地来!” 安东尼大笑:“你也确实不错,虽是名门之后,却从一个百夫长做起,一点点积功做到副军团长!高卢王庭一战,你率兵击破高卢的右翼。亲手斩杀高卢王布伦努斯。勇冠三军!这都是你自己的能力和功劳!” 众将面面相觑,他们以为安东尼一定会大肆鼓吹庞培对凯撒和军团的敌意,陈述凯撒对他们的栽培之恩,进而号召他们造反。如果那样。早就接到家族命令的他们。一定不会服从。毕竟他们已经今非昔比。人都是现实的。 谁知安东尼竟然告诉他们自己的一切都是双手挣出来的,这样跟凯撒有啥关系? 凯撒微微颌首,闭目不语。似乎完全同意安东尼的说法。 安东尼微笑道:“可是你到了13军团后,跟着凯撒也是没有少捞。你攻进高卢北部数十个城寨,都是先屠城后掠财,却连一个奥雷都没上缴!我去13军团看过,那军团装载辎重的大车,有多达300辆都是你亚姆留斯的私人财物!上面装满了从高卢王庭掠夺来的金银财宝,足足价值数百万奥雷!我记得你来报到的时候,那对你看不上眼的老爹只给了一头驴!你差点是光着屁股来高卢的!” 亚姆留斯的脸憋红了,眼看就要发作,安东尼大笑道:“别生气,我不是有意揭你老底,也不是要跟你清算屠城掠财的旧账。我说过了,这些都是你应得的,我代表凯撒宣布,你亚姆留斯的财物,谁也不许动一个子!” 凯撒睁开眼睛,赞许地微笑着:“我以天上主神的名义,宣布你的财富绝对合法。” 亚姆留斯心中狂喜,这富可敌国的财富,正是他心中最惴惴不安的一件事,得到凯撒的亲口许可后,就算是洗白了。 安东尼随后指向另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西匹阿副军团长,你是西匹阿家中的第5子!罗马最尊贵的建城三家族之一。” 西匹阿傲然点头。西匹阿家族在罗马军方乃至政界的地位极其超然,出现了老西匹阿和小西匹阿两位军神,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力挽狂澜,打败了汉尼拔,拯救了罗马。 安东尼大笑:“可虽然你西匹阿家族是罗马的名门望族,但家族人口众多,你在家中并不受用,原本老西匹阿是想让你成为一名书记官的!” 西匹阿的脸色涨红了,他现在身居高位,自然听不得这刺耳的“书记官”职位。 安东尼笑得更加愉快:“但你小子行啊!现在高卢马赛城北那数万杆(罗马计量土地单位)的良田,你俘虏的数万名奴隶,还有抢走的一千多高卢娇娃,看得我都眼红了!你如果回去,只怕整个西匹阿家族的财富加在一起,再加上被你大哥拿走的军团长之位,都不放在你眼中了!” 西匹阿也不禁露出自傲的微笑,这个在家中不受待见的儿子,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大大的家产和副军团长的地位,回去也是风光无限。他等着看父亲和大哥的精彩表情。 但西匹阿终于忍不住了:“军团长阁下,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实话说我的家族已经下令不许我参加对庞培的战事了。我只怕很难违背命令。” 安东尼的笑容渐敛道:“各位,你们现在身家暴富,捞得盆满钵满,甚至各个都堪称富可敌国!当然,我跟凯撒则捞得最多!咱们无论谁,只要回到罗马,就是最有财富、最有权势的人!” 他森然道:“但,罗马元老院那群家伙,根本不想让我们把这些巨额财富带回去!” 众将一阵大乱,现在他们只关心自己拼命掠夺的巨额财富能否享用。安东尼这一下命中了他们的名门。 西匹阿不服气道:“罗马元老院的矛头对准的是凯撒,跟我们这些将军有啥关系?再说。他敢将咱们都逼反了?” 安东尼霍得一声站起来,大吼道:“你个不长脑子的中二!如果凯撒被庞培弄回罗马流放外地!如果军团被庞培派来的后继者控制!你们这群傻猫他妈的没有了凯撒,没有了军团,只剩下富可敌国的财富!如同十岁孩子抱着金砖招摇过市!你猜庞培和罗马那些贪婪的老家伙,会不会让你们安心做这个富家翁!” 罗马众将面色铁青,听着安东尼的狂吼:“如果你们还是那个不名一文的狗屁愣头青,当然不会有人搭理你们,但这数百车的黄金、数万亩良田,你们能搬得走?别做春秋大梦了!” 亚姆留斯犹自不甘心:“我们的家族会反对” 安东尼仰天大笑:“你们的家族?你们会把这些财富拱手让给大哥、老爹和家族吗?” 亚姆留斯坚决摇头,开玩笑。当初自己不受待见。这都是用拼命换来的。罗马人崇尚个人奋斗,个人财物也无需上缴家族。 安东尼点头:“他们也知道这一点,那这些钱既然跟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干嘛要维护你们?只要你们不做罗马的敌人。牵累家族就好。谁会管你们这些家族旁支的死活?” 罗马众将的脸色。各个都变成了猪肝颜色,失去一切的恐惧,已经转化成了无边的怒气。8年来掠夺的富可敌国的财富。转眼成空,怎能不让他们暴怒? 安东尼抛出了一张加盖庞培印玺的公开信:“也许你们还心存侥幸,看看这张讨伐凯撒的大字报吧!” 众将围观,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要清算凯撒指挥13军团等部队在高卢屠城杀戮、纵军抢掠、私分土地等罪行,相关的财富必须回归罗马国库。” 这一下众将再无任何怀疑,庞培确实有将高卢财富据为己有的心思! 所有人的眼神都绿了! 那是一种狼群饥渴难捱的绿油油眼神! 那是自己拼命的庞大财富要被人夺走的怨恨与不甘! 安东尼慨然道:“当初凯撒征兵进军高卢时,兵力不足,风险极大,是元老院向各家摊派,必须派出直系子弟参战。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都是罗马各大家族派来送死的炮灰,但凡重视的子弟,是不会派到这里来的。这些年来,也有不少人惨死在高卢人的利斧之下!可是现在,” 他自嘲一笑:“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落地桃子” “不过”安东尼长舒一口气:“你们还有救。要上军事法庭,上断头台,是凯撒的事情,我都没资格。只要你们肯放弃到手的一切,包括地位、金币、土地、奴隶和美女,光着屁股,举起双手,就可以安全的返回罗马了,好好地去做你们那份有前途的副官、书记官职位,一定可以清贫但安全地老死在温暖床上!” 所有将军都怒吼起来:“我们拼死拼活打下了高卢,凭什么要交出一切!凯撒,带着我们跟庞培这群腐朽老饕干吧!” “杀回罗马!宰了庞培!” 凯撒长叹一声,终于睁开眼睛,疲态尽显:“各位!庞培已经宣布我为罗马的祖国之敌,你们何苦为了这一时之气,站在罗马和家族的对立面?罢了,罢了,我已经修书一封,准备接受庞培的议和条件,我回到罗马去,放弃高卢的一切所得和荣耀,作为罪人回去接受审判。我想,以我20多年来为罗马的戎马倥偬,南征北战,以我毕竟曾经是庞培的亲密战友,看在我那苦命的尤利娅面子上,庞培,无论如何是不会拒绝一个没有威胁的老人保住性命和最后颜面的请求的。这些” 他挥挥手,自有一众大汉抬着箱子走进来:“里面有我这些年掠夺获取的巨额财富,大约有数千万奥雷之巨。各位跟我奋战8年,没有什么能留给你们的,这些就作为我们同袍一场,留给大家的一点遗产吧。” 众位将官面面相觑,终于有人热泪盈眶,单膝跪地:“凯撒陛下!13军团没有孬种!我们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普罗旺斯军团愿意追随战无不胜的凯撒陛下,一直到地狱!” “我们都是平民骑士出身。绝不能向庞培这些代表贵族利益的国贼屈服!” 此时,不管哪个派系,也不管哪个家族的子孙,他们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 富可敌国的财富,岂可转眼成空? 征服高卢的荣光,岂可拱手让人? 位高权重的军权,岂可受制于人? 骁勇善战的军团,岂可垂首受缚? 一句话,谁要抢老子,干他娘! 看着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凯撒微微颌首,军心可用,这一趟安东尼的出使差事,办的好! 这些将军们纷纷暴怒出去。一会。就听到了军营炸锅了。 外面山呼海啸一般:“凯撒!”“凯撒!”“凯撒!” 凯撒傲然带着安东尼拉开帐篷。推开护卫,看到整个军团已经齐装满员、全副武装、盾甲如阵、长矛如林、弓箭上弦、利刃出鞘,13军团、普罗旺斯军团等数个军团。数万罗马军队,已经齐刷刷地跪在凯撒面前! “愿意追随战无不胜的高卢征服者凯撒,打回罗马,铲除国贼,平波靖难,维护民主!” 此时,阳光照射在凯撒的铠甲上,这位腰宽体胖的征服者沐浴在万仗荣光中,接受这数万虎贲勇士的怒吼效忠,威风凛凛,犹如天神下凡! 屋大维看着凯撒的无限荣耀,眼中异彩连连,幼小心灵中,那澎湃燃烧的野心已经悄悄萌芽。 他的虎目一睁,双手一挥:“士兵们!你们都是具有奉献精神的罗马公民,为了国家,为了家庭,为了荣耀,为了承诺,来到这个不毛之地,对付那些嗜血蛮族,很多同袍血洒疆场,陨落沙场,他们的名字,甚至不为罗马城所知!现在,贵族派控制了元老院,庞培已经恢复了贵族在元老院的绝对多数位置!他已经驱逐了保护平民的保民官!他还要解散我们的军团,拿走我们的战利品!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 凯撒大手一挥:“兵发罗马!” 随着凯撒的一声令下,数个罗马军团点燃了高卢的城寨,拔寨而起,将一切重型辎重放在后部,轻兵简装,急速突进。由于凯撒用兵如神,军团又是久战精锐,突进神速,一路摧枯拉朽。 庞培猝不及防之下,居然根本来不及召集他的军团。要说这控制罗马共和国的巨头,虽然控制着数十个军团,但都分布在西班牙、希腊、叙利亚、北非等他实际控制的区域,一时间,远水不解近渴。只能放弃罗马,仓皇带着元老院和贵族,逃向希腊。 凯撒部队距离罗马只剩三十英里,安东尼派沃伦诺斯、普洛带领乌比安族勇士组成先遣部队,去评估庞培防御能力,但严禁们烧杀掳掠。并交给沃伦诺斯一份给罗马平民宣布令,以安抚不安的民众。 沃伦诺斯说:“自从神话时代以来,从未有罗马军团进入永恒之城罗马作战。根据罗马人的传统,没有任何全副武装的士兵,可以跨越台伯河,进入这座神话般的城市。您给我的任务悖理逆天行为,只怕战神玛尔斯不会护佑。” 安东尼无语地看着沃伦诺斯,这个罗马军官无论从个人武勇、奉献精神,还是从指挥作战上,都是无可挑剔的罗马人。但就这榆木疙瘩脑袋思古不化,这都什么时候了,敌我兵戎相见,还要顾忌这罗马的传统?安东尼大声道:“如果我们失败了,遗臭万年,这就是罪证,如果我们胜利了,成为罗马的主人,历史由我们书写,这自然什么都不算。” 凯撒许久不做声,最终才幽幽道:“我承认也许你是对的,但我的命运怎么能让一个罗马元老院的民贼决定?我只要求公正地追求我合法的权利。” 沃伦诺斯点点头,最终选择了服从命令。他挑选了普洛作为自己的副手,带着300名乌比安族勇士和100名罗马第13军团骑兵前往罗马,作为大军挺进罗马的急先锋,执行侦查任务。 但屋大维这个公子哥不甘寂寞,也要跟随沃伦诺斯前往罗马。凯撒一开始不同意,但屋大维举出例子,说凯撒在自己这个年龄已经开始独立上阵杀敌。凯撒十分欣慰,想想也不能让自己的继承人总是躲在安全的战阵后面,那样再锻炼一万年也是纨绔一枚,交代屋大维只许观察战事,不许亲自上阵,又命令护卫柯克四人跟随前往,保护少爷安全。 柯克等人倒也无所谓,按照剧情,这次侦查任务堪称摧枯拉朽,庞培一方现在已经惊慌失措。由于庞培抽调不出足够的人手,无法及时征调募集足够军团,已经带着贵族悄悄撤离了罗马城。罗马,实际上已经是不设防的一座城市。这样一来,如果屋大维能够跟随先头部队抢先进入罗马,对于他的声望和政治生涯,都有无限好处。 于是,在沃伦诺斯的率领下,这一支骑兵先锋队率先动身,挺进罗马。 经过数天的奔波穿插,果然,由于凯撒的军事行动非常迅速,加上承平日久,罗马共和国在亚平宁半岛几乎没有驻扎主力军团,这次反水攻击打了庞培一个措手不及,随处可见匆忙撤退的痕迹,就是没有部队阻击他们。

上一篇   第14章 相会-求票

下一篇   第16章 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