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出使-大章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2章 出使-大章

ps:求月票!求推荐!3万存稿丢失,吐血连夜补,今天终于憋出爆发一万更新,兄弟们多多支持。 说到最后,凯撒自嘲地一笑。 他徐徐道:“庞培的这一招非常狠毒,一旦得手,常年征战在外、思乡情切的13军团肯定会军心浮动,掩盖在胜利之下的很多矛盾会集中爆发。庞培可以顺理成章,以元老院的名义,关心一下高卢战局,派人接替我回去,顺便自己捡落地桃子。如果要是军旗找不回来,士气持续低落,出现军队哗变、叛逃。那就不只是要我回去,干脆就要上法庭审判了。” 安东尼恶声恶气道:“这个只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死胖子、政治动物,早就对你心怀不轨,又岂是今天这一出?他早就背叛了早年的政治承诺,投入贵族派的怀抱,专门颁布法令,反对平民暴力反抗贵族,维护贵族利益。他利用职权,把锋芒指向你,提出执政官和行政长官在罗马任职和任满后出任行省总督之间,应有五年间歇期的法律。随后又利用自己在元老院的权威,阻止你延长高卢总督的任期。我早就说过了,你和他之间,迟早会有一战!” 他慷慨道:“庞培那个家伙,要不是自己见风使舵,搭上独裁者苏拉这条顺风船,怎么会有今天的风头?他为了巴结苏拉,甚至觍颜抛弃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去迎娶苏拉之女!当年苏克罗镇大战中。庞培军一败涂地,本人身负重伤,险些被俘,接着在塞恭提亚之战中,庞培军又接连失利。从希腊到北非,从西班牙到叙利亚,再到地中海剿匪,哪次胜仗不是庞培用十倍以上的兵力堆出来的?这个家伙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说自己会用兵?” 安东尼说得滔滔不绝,将庞培从人品到能力,损了个透心凉。但凯撒看了看下面的将领。那些将领的脸上,多多少少带有不以为然的神色。是啊,凯撒与庞培的矛盾是凯撒自己的事情。庞培代表的是元老院,代表罗马的意志。如果他宣布凯撒为“祖国之敌”。这些将领和军团。还有多少人愿意为凯撒出生入死? 前面已经说过了。经过8年的肆意掠夺和屠杀,现在的凯撒军团,早就不是刚刚进入高卢时的穷光蛋、叫花子了。即使一个个普通战士。人人都腰缠万贯、私藏甚丰、奴隶美女、战利品大车都装不下,更不要说这些代表打仗的丘八将军,更是赚得盆满钵满,急切等着结束高卢战事,凯旋回到罗马,携带富可敌国的财富,鲜衣怒马,享受人生。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这些只忠于国家、不忠于个人的罗马军团将领,哪管谁来做高卢总督?要是跟凯撒一起造庞培的反,不就等于反对罗马?起兵叛国?不但要冒兵败身死的奇大风险,凯撒更是拿不出与风险相应的赏赐。这种放着富家翁不过,却要造反杀头的事情,哪个蠢货肯干? 更不要说,这些罗马将军各个系出名门,什么西匹阿家族啊,什么茱莉亚家族啊,各个都是根基在罗马,这一造反,家里不是都要跟着遭殃?反正庞培就算灭了凯撒,也需要熟悉高卢的将领坐镇高卢军团,罪过是上不了这些具体办事的名门之后的身的。实话说,即使庞培权势熏天,也要看这些罗马建成时代就是功勋贵旧的脸面,他们怕什么?更不要说庞培代表贵族派利益,这些名门将军本身就是贵族派,要他们革自己派系的命,只怕难于登天。 看着下面诸位罗马将领或者皮笑肉不笑,或者表情愤怒、内心平静,或者干脆摆出一张公事脸的人间诸态,即使是凯撒和安东尼,也只能暗中摇头。这些实权将军不肯造反,他们还能杀人立威不成? 柯克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异状,心中偷笑,看起来虽然后世传说中,绝世名将战功彪炳,谈笑间屠城灭国,但每一个具体问题,都需要细细推敲,顺势解决。现在高卢军团人心思定,不愿造反,即使军神凯撒,也是一筹莫展。 终于,凯撒制止了安东尼的慷慨陈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微微冷笑,既然你们这些油盐不进的老兵油子都不愿打仗,那我就做做姿态,让你们对庞培死心! 他用手指敲着桌子:“庞培此人我还是了解的,虽然他屡次三番派人陷害我,但我身为高卢总督和军团统帅,一切都要从整体利益和大家利益出发。大家跟我征战了这么多年,事到如今,因为庞培对我个人的看法,让大家冒着被元老院宣布为叛国罪的风险,实在不值得。这样,我决定放弃自己一切的利益和功劳,派出以安东尼为首的谈判团队,前往罗马,找庞培去谈谈,究竟如何能够放过我们高卢军团?我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重要的是,他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我们的将士。你们应该作为罗马的功臣,靖边的英雄,被元老院举行凯旋仪式,风风光光回到罗马。至于我,我已经老了,只要能活着,无论是流放也好,罢官也好,都由庞培决定!” 听到这话,人人心中一动。这些罗马将军虽然不愿跟罗马作对,但毕竟是凯撒一手调教提拔起来的亲信,要说凯撒没了着落,这种反差让他们也心酸不已。当时就有愣头青跳出来大叫,要跟着凯撒一起杀回罗马,造庞培的反。 凯撒淡然一笑,那种功成身退、去留无意的淡泊名利,真有诸葛武侯之遗风,只不过柯克早就看穿了这个老狐狸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的策略,自然不为所动。 凯撒低声对安东尼交代:“把庞培的副官脑袋割下来,腌制好。用快马送到庞培府上,就说是老朋友凯撒的一点礼物。” 安东尼立即明白过来,凯撒根本毫无和谈诚意,这一招就是要把引发内战的脏水,统统泼到庞培的身上! 庞培的副官被杀,人头寄来,他又占有元老院的大义和兵力优势,如果他能够忍下来,同意议和,那才是见鬼的事情! 安东尼要去罗马议和。自然要带扈从。他对沃伦诺斯十分赏识。这次军旗任务沃伦诺斯也算完成得不错,便要他跟随。沃伦诺斯也是思家情切,想回罗马看看自己老婆尼娥波和几个儿女,便一口答应下来。 普洛也颇受安东尼赏识。也在随性扈从行列之中。 柯克本来不必前往。但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宜嗔宜喜的娇颜。罗马,那是伊利西亚的老家啊。 这一想便一发不可收拾,那个伊人的身影始终萦绕心头。从空间赏金任务上,也需要多多走动。到处观察。罗马作为这个剧情世界的中心,自然是需要重点勘察的对象。再说,柯克堪称逆天的【维罗尼西亚的幸运手链】自从使用过后,再也无法使用那保命技能【罗马诸神的眷顾】,一直只能以+7运气使用。空间也无法修理好这件得自罗马世界的物品,提示柯克需再次诸神殿的幸运女神马尔福那加持祝福,才能继续使用。 加上柯克的那身【罗马主神之恩赐】,也需要多多打探,才能尽快得到其他部件的消息。 屋大维本来也要一同前往,但凯撒考虑到他刚刚千里迢迢从罗马赶来,奔波辛苦,便不许他此行。 在凯撒的目送下,安东尼带着谈判团立即动身,前往永恒之城——罗马。 由于此行都是精壮战士,一路上放马奔驰,速度极快。只用了几天时间,就穿过了北高卢的丘陵和南高卢的原野,翻越了阿尔卑斯山,进入亚平宁。 现在正是秋收季节,一路上,麦浪起伏的小麦田地阡陌成片,大麦、葡萄、橄榄等作物节次成行,大批奴隶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挥汗如雨,显示罗马共和国蒸蒸日上的国势。 让柯克叹为观止的是,此时的罗马风气实在开放无比。普洛这个家伙最喜欢一路疾驰,跑到前方,然后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许久不见踪影。小胖这个有心人倒是几次眼尖发现,用手一指,柯克顿时无语。 原来,这家伙居然跑到周围山丘上,按住牧羊女,居然在树林中做那见不得人的事情。 且不说王晗看得羞红脸愤愤啐上一口,其他罗马军人显然见怪不怪,安东尼看到了,还哈哈大笑,笑骂几句,显然对普洛的行为只有赞赏毫无责备之意。 只是那牧羊女却毫无被胁迫之羞愤,一边看着疾驰而过的众人,一边叫得无比冶艳放荡,让这些几年来在军营中只能看母马的大头兵心中突突乱跳。 更可气的是,普洛这个家伙一边系着裤袋追上来,一边得意洋洋地向众人夸耀自己的辉煌战绩,认真辨析着外高卢牧羊女、高卢女人、罗马妓女、西班牙蛮女之间的区别和联系,从外貌到身材,从媚态到姿势,信手拈来,挥洒自如,其经验之丰富,论据之详实,描述之yd,举例之繁多,让一众军官大兵瞠目结舌。 这些年普洛真是左右三条腿、上下两条枪征战四方,走遍了地中海各族美女的山山水水。如果不是王晗的凤眼狠瞪,小胖几乎要立刻顶礼膜拜,跪地呼神。 柯克认定,如果有这样一门专门的科学,普洛这个叫兽一定可以写出洋洋洒洒百万字的《论地中海世界各地女人sex之比较研究》之类的传世名作。 不过在罗马军团,士兵们甚至军官们之间能够胡吹乱夸的除了武勇杀人之外,也只能是这点风流韵事。饶是如此,便连安东尼也忍不住了,他的身份又不能去找牧羊女,便命令沃伦诺斯: “要是这头野驴再管不住自己的第三条腿,就把他骟了。” 普洛正在眉飞色舞胡吹什么树边搞高卢女人的动作要领,听到沃伦诺斯传达将军军令,不甘心地嘟囔两句“羡慕妒忌恨”啥的,却再也不敢大放厥词。 不多时。罗马城那巍峨的城墙已经历历在目。几人进入了罗马城。 虽然柯克对伊利西亚的爱慕之心熊熊燃烧,但正事要紧,便跟随着安东尼一行一路前往庞培的豪宅别墅拜访。 话说庞培确实很会享受,这所位于台伯河畔的豪华宅邸,占地达数百英亩,一水采自东部山脉的雪白大理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白银铸成一般。喷泉汩汩,花园处处,奇花异草。星罗棋布。哲人、英雄、美妇、战马雕像点缀其中,好一处人间胜景,美不胜收之所在。 走近房间内部,安东尼带着一众大兵更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空气中弥漫着从安息来的麝香怡人气息。脚下是波斯地毯柔软如云朵的触感。身畔是最美貌温柔衣着火辣的高卢美女,墙上是北非名贵的象牙和西班牙骨雕,金顶之上。则是描绘这豪宅主人讨伐马略、反对苏拉、平定海寇、绥靖西班牙、威震中亚的各种事迹的大型绘图,画面栩栩如生,人物呼之欲出。年轻时庞培的英姿勃发、战功赫赫顿时跃然顶上,令人印象深刻。 安东尼从鼻孔中喷出一个“哼”字,他自己就是军事大行家,自然明白庞培这个自吹自擂,虽然战功确实不少,但多半是利用了罗马共和国庞大的军事机器,以十倍的兵力才取得的。跟凯撒与自己在高卢屡屡以少胜多,以弱征强的大功劳一比,犹如萤火虫之于皓月,如何让他信服? 庞培的接待官只是冷冷地将这一众大兵引进来,到了前庭,便命令跟随安东尼的士兵禁足,只带着安东尼一人进入内庭。 柯克这些人只好在外厅等待。谁知这一等,居然就是一天。 看着日头从东方,升到中午,再日落西沉,始终不见安东尼出来,要不是安东尼手中遇刺的口哨未响,周围也未见异常,沃伦诺斯险些要带人冲进去救主。 直到华灯初上,庞培府邸四处灯火点点,安东尼才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他恨恨大骂:“庞培这个狗贼!根本毫无诚意!” 众人跟随他出府。一番狂奔之后,进入凯撒在罗马的府邸,正厅落座之后,安东尼才气愤难平咆哮起来:“这个贪婪的老鬼!他见到了我们前日送回来的副官人头,居然还敢一见面就责问我是怎么回事?为何杀死他派去西班牙公干的差使?” 沃伦诺斯沉声道:“看起来他想将偷盗军旗的罪责一股脑推倒,装作不知情。即使我们要指证他,也没有证人和证物。” 安东尼咬牙切齿道:“我问他,和平的底线是什么?他居然说,现在只对审判和流放凯撒感兴趣!看来凯撒只有两条路走,要么被流放,要么就干脆!” 他伸出右手,恶狠狠地在脖子上一抹! 柯克饶有兴趣地看着安东尼。这个野心勃勃的好战分子,根本不满足从高卢得到的那点财富,他要跟随凯撒一起博取更大的政治权力和财富! 安东尼想了想,冷笑起来:“虽然庞培在元老院一手遮天,但也别想蒙蔽罗马公民们的雪亮眼睛。普洛!我交给你一封凯撒致罗马公民的亲笔信,你今天晚上就带着人,给我复制抄写很多份,我要在明天罗马元老院,代替凯撒演讲之前,看到罗马满城都是这份大字报!” 他挥挥手:“今晚我要去拜访一些政界和军界的老朋友,你们不用跟着我。沃伦诺斯,回到家去看看老婆孩子。还有你们几个,都出去散散心吧。每人领一百奥雷,到罗马红灯区泻泻火。回来让普洛那个只求数量的发春种马知道一下,罗马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以前他干得都是母猪。” 王晗和小胖领完了奥雷,转身一看,柯克已经不见踪影。 小胖问道:“大哥难道在罗马还有熟人?这大晚上居然又跑掉了?” 王晗恶狠狠道:“但愿他被病毒抓走才好。” 柯克一路哼着“夏夜多美好”,一边轻车熟路地在罗马的大街小巷穿梭。他在《血与沙》世界中进入过罗马,对这里的大致方位十分熟悉。 虽然他不知道伊利西亚现在身在何处,但打听大名鼎鼎的第一军团兼后备军团长葛雷博的住所并不难。半个小时后,柯克已经出现在葛雷博的住所外面。 要说这个阴险毒辣的葛雷博也真是倒霉,老婆被柯克偷了不说,柯克一进入空间又来了。 在空间中,他已经查询过,只要是自己团队为主的空间进度,人物关系还是按照团长的进度为主,其他人为辅。既然这样,伊利西亚依旧是自己那个爱慕的贵妇伊人。 他一个鹞子翻身,轻盈如猫儿一般翻上了3米高的外墙,再一跃而下,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窃玉偷香这种事情的快感,简直是男人最大的乐事。饭是隔壁的香,老婆是别人家的好。

上一篇   第11章 黑手-求票

下一篇   第13章 抢妻-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