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调查-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45章 调查-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月末快到了,求大家把手中的月票都投给野猪!每天一万野猪坚持地很辛苦,求大家鼓励一下,拜谢! 狙魔人们懊恼不已,本来如果有机会使用侦测邪恶罗盘,便可确定究竟是哪个拍卖品出现问题,现在自然一切泡汤。 山姆说:“我们现在应该调查死者夫妇一切物品的来历,以了解是否出现过什么怪事。” 迪安说:“既然我们无法潜入拍卖会,就只能从拍卖会的卖品清单上打主意,通过检查那份清单,可以在短时间内知道,每一件卖品的来龙去脉。“ “事到如今,只有使用美男计。”迪恩义正词严地宣布。 随后,这个无良老哥给出了具体作战计划,要弟弟山姆前去勾引莎拉,用美男计尝试得到物品资料。山姆不情愿地照办了。 在几人偷偷尾随下,山姆和莎拉共进了一次晚餐。 虽然晚餐的气氛不是很融洽,但莎拉依然找出了拍卖会上的物品资料交给山姆。不过,令周围一圈等着看好戏的八卦人们无比失望的是,她没有因此要求和山姆发展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有了这份物品清单,一切工作变得容易许多,经过一一核实和柯克的有意引导,大家将怀疑目光聚焦在那副看起来很怪异的画像上。 狙魔人们调查发现,曾经拥有过这幅画的人最后无一例外地惨死,喉咙被切开。前后一共四任主人遭到毒手。 夜晚到来。月亮悄悄爬上树梢。 在一处仓库外面,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树丛中前进。 小心地贴住了监控探头,剪短了报警器的电源后,身手敏捷的小胖引导着大家,打开了储藏仓库的大门,这里面是所有被害者收藏品的仓库,等待着拍卖。 在夜色下,几人潜入后,迅速开始翻箱倒柜,寻找那副画作。 “在这里。”王晗使用了【侦测邪恶】。很快在墙角找到了这幅诡异的画作。 在月光下。这幅诡异的图画更加显得邪异莫测,那位男主人的脸色铁青,一脸愤怒的看着众人。他的眼神中,仿佛透露出无限的怒火与阴郁。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不管你走到什么角度观看这幅作品。都能感到男主人的眼睛是在看自己。 “一不做二不休。为了防止这幅诡异的画作作祟。我们干脆烧掉它!”迪恩提议。 柯克知道,在原剧情中,这幅画具有无限的自我修复能力。普通的火焰焚烧。只会暂时让它消失。但怨气和灵异,会让这幅画作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但他没有阻止,经过在《邪恶力量》中一系列事件,他已经明白,越是试图改变剧情,就会遭受剧情的越大难度反弹,甚至会引发一系列不可预知的后果。既然如此,不如老老实实地走正常剧情,还可以获得很多剧情帮助。 几人将窗户堵住,以免火光外泄,迪恩和山姆随即把画烧掉了。 柯克冷眼看着地上一滩灰烬,不发一言。 一等他们离开,在月光的照拂下,那堆画布烧成的灰烬中,一股邪恶力量氤氲其上,一点点将灰烬和碎片重新组合 那幅诡异的画自己修复了。 上面,一脸愤懑的莫晨特先生更加阴沉,目光炯炯地看着深沉的夜色 走出没有多远,迪安惊慌地发现他把钱包落在了仓库里,他和山姆赶紧回去寻找,钱包里面有无数个人信息,如果被人家发现自己在仓库中纵火,又没有证据证明不是自己干的,迪恩就只能光荣坐牢去了。 但其实这只是迪安的一个小小花招,想为莎拉和山姆创造再次相处的机会而已。在弟弟女朋友死后,他对一直闷骚的弟弟始终找不到新欢十分担心,一门心思要给他找个妞散散心。 结果,重新潜入仓库的兄弟俩很快发现,那副诡异的画邪门无比地自我修复了,恢复如新,山姆顿时十分不安。 小胖吓得魂不附体:“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刚才明明烧掉了啊。” 王晗咬咬牙,走上前去:“既然恢复了,那就再烧一次好了.” 柯克阻止了她:“既然可以无限修复,不管烧多少次都一样。我们还是按照剧情模式走下去,静观其变。” 当天晚上,柯克回到住处,召唤出来梦寐与夜刃。 自从签下梦寐,柯克还没有机会召唤出来,令她侍寝。 这侍寝的仪式,既是提升美女奴隶实力的机会,更是提升她们忠诚度的良机,还是为了激活技能,第二天爆发的需求,嘿嘿。 三更半夜,梦寐被主人召唤出来,看着临出来前凯瑟琳等女吸血鬼们暧昧的眼神,恨得她牙根痒痒。 这个色棍!难道他想? 梦寐越想越有可能,休想让自己轻易屈服! 自己可是贵为地狱君王座下三魔女之一,岂可委身于一介凡人之下? 但,梦寐很快就被搞糊涂了。 因为夜刃这个贱人很兴高采烈地冲了出去,生怕自己抢占有利位置似得。 夜刃作为比梦寐早来的魔女,由于身材火辣,容貌迤逦,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加上爆乳g奶,自然被主人柯克倍加宠爱,堪称三千宠爱在一身。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只有一有机会,就会被召唤出来,阴阳回血+激活技能+精华滋润。夜刃食髓知味之后,才对女吸血鬼们争先恐后争夺主人的宠爱恍然大悟,那种感觉实在让魔女欲罢不能。特别是被主人宠爱后,那种精华注入。再结合【招魂石】的滋润修炼,魔女的实力更是一日千里。 夜刃抢占了有利位置后,便兴高采烈地一口吞入小嘴中,如同婴儿找到母亲的奶头,甜蜜地吮吸起来。 梦寐一阵无语,冷笑道:“夜刃你这个贱人,我知道你很不要脸,但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如果你有一天能够回到地狱,怎么面对黄眼恶魔陛下?要知道,我们三魔女都被作为地狱君主的侍妾培养。一旦修炼突破a级实力的瓶颈。便要自动被他纳为侍妾的!” 夜刃依恋地用丁香小舌卷起主人分身,红唇烈焰般的感觉、唇齿留香般的暧昧、贝齿银牙的无意轻刮,滑腻小舌的痴缠,忽轻忽重的强烈吸吮。都让主人柯克难以抵挡。 夜刃享受了很久。才恋恋不舍地吐出。却依旧改用两团坚挺胸器包裹住主人的分身,跪在地上捧着波涛汹涌的两团致命胸器挤来挤去,还不时低头舔舔。 梦寐看得面红耳赤。她跟夜刃的情况差不多,虽然身为魔女,却注定成为地狱君王的侍妾。虽然艳冠地狱,在没有绝对实力挑战黄眼恶魔前,根本无人敢于觊觎三魔女的美色。说到底,这梦寐虽然千娇百媚,但这方面经验少得可怜。仅存的一点魅惑手法,还是照猫画虎跟地狱的那些放荡魔女手下学来的。 她把脸向旁边一撇,气哼哼道:“你这个混蛋,把本魔女叫出来干什么?看你和那个贱人卿卿我我吗?恶心!” 柯克笑道:“只是请你出来进行一下培训,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你不要,我的预约很紧,后面还有不少人排队。召唤时间一到,你就可以回去了。” 梦寐知道自己在外界最长待一个小时,既然召唤自己出勤,又没有具体工作可做,倒是一个不错的休息。她索性歪躺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夜刃尽情痴缠主人。 一会,梦寐的小脸就更红了。 因为场面越来越火辣,夜刃已经如同霸道小野猫一般,逆袭主人,反推汉子,跳到主人身上,开始了从凯瑟琳姐姐那里学来的骑大马。 这美丽妖娆的魔女骑在柯克身上,胸前一对g奶跳动得波涛汹涌,美丽的紫色妖瞳散发出无尽的魅惑快乐,雌豹般有力的腰肢快速掀动,一头美丽柔滑的秀发迎风飘散,健美的快乐地筛糠着,沉浸在与主人的甘甜畅美合体中不能自拔。 梦寐嗤之以鼻,但心中却暗自念想:“难道这种事情真的那么舒服?这个贱人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一会,夜刃被主人搂着腰肢,一口气冲刺带入极美酣畅的云端。梦寐面红耳赤地看着主人抱着软若无骨、妖娆美艳的夜刃肆意宠爱、尽情挞伐,夜刃这魔女媚眼如丝,不堪至极,乳波臀浪,不堪入目,低吟浅哦,不堪入耳,快乐地一塌糊涂。 “这个贱人”梦寐索性站起来,想要出去,结果却发现痉挛中的夜刃,除了那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还有一层似有似无的光彩氤氲其上,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与自己实力相若的夜刃实力貌似也进步了一点点。 夜刃仿佛一条被剥皮脱骨的美女蛇,一对丰满坚挺的胸器贴着主人,虽然已经娇弱无力,但依旧痴缠柯克。 柯克并不理会梦寐,只是一味宠爱夜刃。这个魔女看似风流妖娆,但被自己宠爱时候,却可爱地如同萌妹纸,根本不耐久战。 在梦寐坐卧不安之下,一个小时漫长地如同一个世纪。 时钟终于停留到12点,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她恨恨地看着柯克,一溜烟消失在【招魂石】中。 那种身体深处的麻酥酥感觉,让这位魔女感到极度难堪。作为地狱三魔女,她当然知道男女之事,自己居然被夜刃和主人的欢好,激发了潜藏的,让她又羞又气。 回到招魂石空间后,凯瑟琳迎上来,笑着问她与主人的事情。她没好气地说自己看了一晚上,结果迎面而来的都是女吸血鬼们惋惜的目光,那目光中蕴含的不是替他高兴,而是一种同情惋惜。直白点说,就是看白痴的表情。 夜刃随后返回,看她娇体无力、面若桃花的表情,嫣然一朵被彻底浇灌的鲜花,不由自主由内而外,散发出女性满足幸福、容光焕发的光彩。女吸血鬼们一拥而上,将夜刃围拢在一起。 “夜刃,有没有给我带外卖?” “就是就是,你修炼用不了那么多,分润一点,我就快要突破b级瓶颈了。” “废话少说,快点交保护费,不然我们姐妹就一起上喽。” 夜刃羞得无地自容,虽然姐妹们经常分润,还经常打包外带,但她还不习惯这样亲密的同性接触,但这事由不得她,很快被四位同样美艳绝伦的姐妹扑倒在床上,开始分润起来。 梦寐孤零零地站在一旁,心中对这种狂热更加不解。 但,她对主人坚定的鄙视已经开始动摇。 也许下次,自己应该主动尝试一下? 这些家伙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尤其是那个美丽得自己都动心的东方贵妇,妩媚中带着理智,实力也是超一流,快要突破b级瓶颈,另一个更强的女吸血鬼凯瑟琳,已经突破了b级瓶颈,但还没有得到主人的投资,升级为a级生物。 不说【招魂石】中女吸血鬼和魔女们的旖旎风光,第二天一早,狙魔人们继续抓鬼行动。山姆由于前一晚被那副诡异的画像弄得魂不附体,和莎拉说话的时候也有点语无伦次。莎拉觉得他不太正常,告诉他因为刚刚发生了一起谋杀事件,这幅画不会立刻就卖掉。 但柯克立即打断了她,要她跟老爸打电话确认这一点。 莎拉熬不过他,只好拿出电话给老爸确认,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原来,就在她和山姆约会的时候,有人为这幅画出了个大价钱,莎拉的父亲立即决定把它卖掉。 莎拉觉得面子上很过不去,立即开车回去阻止父亲卖掉画。而迪恩和山姆兄弟则赶到警察局,调查肖像画的是默辰特一家的背景资料。 经过调查发现,这后面还隐藏着一个悲惨的故事。默辰特一家发生了一起巨大的屠杀案。父亲用一把锋利的剃刀割开了妻子、两个儿子和自己一位养女的喉咙,然后自杀了。他们的尸体后来火化了。 随后,兄弟俩又发现了肖像的一幅仿制品,但细节地方略有不同。在原来那幅里,父亲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在今天看到的这幅里,父亲的目光则垂了下来。

上一篇   第44章 怪画-求票

下一篇   第46章 眼神-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