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血宴-爆发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96章 血宴-爆发求票

ps:第三更献上!第四更正在蓄势待发!野猪恳求月票!推荐! 波顿急忙转移话题:“史塔克大人,这次恰好佛雷侯爵到恐怖堡来访,我们两个家族一起给您略备薄酒。庆祝大人以自己的武勇和机智,在泰温.兰尼斯特设下的重重恶毒陷阱中,成功杀出君临的龙潭虎穴,还擒拿了双重弑君逆贼詹姆.兰尼斯特和小杂种乔佛里!您的事迹,已经被整个大陆传颂。” 佛雷还抻长了脖子:“不知道您擒拿的詹姆和乔佛里何在?” 史塔克哈哈大笑:“詹姆.兰尼斯特那个狗贼,已经被我在路上活活送上火堆,送到地狱中向先王劳勃一世忏悔去了!他临死的时候,吓得连一句遗言都说不出来了!至于那个恶毒的孽种乔佛里,倒是跟我们在一起,你们可以见一见。” 他一挥手,罗柏冷笑着将手中的绳索一拉。 本来听说詹姆被杀,波顿和佛雷的眼睛已经黯淡了一些。泰温首相在密信中提到,如果能够救出自己这个最钟爱的儿子,可以将北境和徒利家族两个王国分别分封给两人。结果这史塔克残暴无比,居然违反大陆贵族的规矩,私自处死了詹姆.兰尼斯特。不过乔佛里也算是王国名义上的合法继承人,能够救回他,将来也是大功一件,没准泰温的奖励比詹姆还好。 可是,两个残暴阴狠的家伙看到随着绳索拉动,居然从船尾徐徐拉回一个木桶! 一个木桶?这是乔佛里?艾德.史塔克一贯待人宽厚。这是在搞什么? 当罗德里克爵士狞笑着将一个人形生物从木桶中拉起来的时候,卢斯.波顿和瓦德.佛雷都忍不住吐了。 他们杀人无数,可是从未见过如此残酷的刑罚! 乔佛里已经被砍断了四肢,只剩下一颗苍白浮肿的人头,无力地耷拉着。波顿和佛雷最吃惊的是,一个人伤势这么重,怎么能活着回到白港? 残酷的事实是,柯克对这个恶毒的王八羔子狠不得生吃其肉,他让小胖每过一段时间,便给拴在船后木桶漂浮的乔佛里用药剂甚至卷轴续命! 用钱卖他的命。不让他死得如此痛快! 原剧中。这位谋杀布兰、谋杀艾德、玩弄珊莎、诬陷艾丽娅的恶毒王子,一手制造了主角史塔克家族的悲惨命运。最令人发指的是,他一边利用珊莎对他的迷恋杀死史塔克,一边强迫珊莎观看其父史塔克被砍头的过程。将艾德人头插上城墙后。更是强令珊莎每天观看!每天命令人殴打名义上的未婚妻珊莎!其下场仅仅是在自己的婚礼上被毒死!这实在太便宜他了! 伴随罗德里克爵士一桶冰冷海水的当头灌下。这个恶贯满盈的年轻废王才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艾德和柯克,这位原本凶焰滔天的废王居然哭泣了起来,再也没有桀纣之君的残暴戾气。 柯克看到这里。心中那股无法发泄的戾气也去了很多。这小子一路受苦,已经赎罪,可以杀死他了。 波顿和佛雷看得面面相觑,这艾德.史塔克虽然战场无敌,杀人无数,但从不虐待俘虏。这次如此残酷处置詹姆和乔佛里这两个兰尼斯特,实在让他们震撼不已。 一想到如果待会行动失败,史塔克会用什么残酷手段对待自己,两个人就不寒而栗。 不过,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人咬咬牙,坚决恭请史塔克公爵入席。 艾德.史塔克冷眼看着两人的执迷不悟,摇摇头长叹一声。这两个家族都是北境和河间历史悠久的家族,也跟随他立下过一些功劳。如果这两个家伙肯悬崖勒马,他未尝不能放他们一马。 现在一切都晚了。 波顿和佛雷看到乔佛里的惨状,顿时知道用他换泰温的重赏是不用期待了。这家伙已经是废人一个了。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王不值得泰温支付封地和金币。不过史塔克公爵的人头依然可以换取巨大利益。他们铁了心准备大干一场,两人分别使了几个眼色。他们的儿子们顿时纷纷下去做细致准备。 别看你现在如此风光,待会上了这白色宴席,就用你和妻儿部下的鲜血将宴席染成红色,所谓“红色宴席”会成为后世传说的一段佳话! 至于对史塔克家族的效忠誓言,早就被波顿家族抛之脑后。他们眼中,只有北境之地和河间王国的封地和泰温的丰厚赏赐! 利令智昏! “怎么不见少狼主罗柏?”卢斯.波顿转头看不到罗柏。 史塔克公爵漫不经心地坐在坐位上:“他只是一个孩子,我让他暂代军队统帅的位置是为了锻炼他的见识,从不指望他有什么功绩?可能是找大小佛雷玩去了吧?我们不管他。” 大家入席后,波顿便举起一杯酒:“我提议,为了北境守护、临冬城公爵史塔克公爵的安全返回北境,干杯!”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佛雷侯爵和几个入席的两家族成员轰然应和,纷纷酒到杯干! 但史塔克公爵一方却依旧纹丝不动,微笑看着这边。 艾德.史塔克笑道:“波顿你跟过去一样,还是好饮酒!既然这样,我这壶美酒就赠予你了,给我好好喝下去!我把白港及白刃河以东这一大片土地全部都封你!如何?” 如果是日常饮宴,史塔克公爵这样说,卢斯.波顿几乎要马上跪下来谢恩了。因为谁不知道?白刃河流域以东是一大片广袤的富饶土地,恐怖堡正在这一片区域上。如果封给他,自然是家族万世不拔之基业。更何况,还有天下前五大港口的白港?如果这样一封,北地的半数精华,几乎都落在波顿家族了! 可是,现在波顿不敢喝啊! 因为,里面有泰温.兰尼斯特送来的好东西! 那是从亚夏流传来的一种称为【扼死者】的结晶! 卢斯.波顿曾经轻触其中一颗结晶。如此微小的东西,却有掌控生死的能力。结晶由某种植物制成,该植物只生长于半个世界外的玉海诸岛。叶片需经长期放置,随后浸泡于石灰水、糖汁以及某些产自盛夏群岛的珍贵香料中,之后丢弃叶片,在药水中加入灰烬,使其浓稠,然后静置结晶。其过程缓慢而艰难,所需配料价格昂贵,极难寻求。将它放进酒里溶化后,会使饮者喉部肌肉剧烈缩紧,使其气管阻塞,据说受害者面部往往呈现出与结晶相同的紫色,与噎死的症状如出一辙。 这些蓝色结晶,就是他准备给领主艾德.史塔克的礼物,送他下地狱的【扼死者】毒酒! 但史塔克现在说要以一半北地分封给他为代价,让他喝下这壶毒酒? 卢斯.波顿的神色数变:“史塔克公爵,你是否在作弄波顿?” 史塔克公爵微笑道:“何出此言?” 波顿霍然站起来:“我等好心好意设宴招待你,你却不喝酒,难道是怀疑我等用毒酒鸩杀你?你如此不信任臣下,实在让我寒心!” 佛雷也趁势高呼:“既然史塔克公爵看不起我们两家,我们何必替他卖命效忠?他竟然如此残忍对待国王乔佛里一世,你们都看到了,我们要响应泰温首相的命令,将这个弑君谋逆的反贼抓回君临接收审批!” 佛雷这家伙足足前后有8任夫人,有二十九个子女!其中成人的儿子有史提夫伦?佛雷、艾蒙?佛雷、伊尼斯?佛雷、杰瑞?佛雷、霍斯丁?佛雷、赛蒙?佛雷等人,纷纷拿起武器,带着侍从和孙子,全副武装出现在一侧! 波顿的儿子就要少很多,多米利克.波顿和拉姆斯?波顿站起来,带着波顿家族的近侍,出现在另一侧!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战马嘶鸣和装甲碰撞声,波顿和佛雷家族足足出动了5000名装甲骑兵埋伏在白港附近,听到号令后全部杀出!从这婚宴的高处看去,5000名高速突击而来的骑兵,仿佛远处一片黑色的潮汐,漫过一道道谷壑山丘,卷起无数风雪,黑水恶浪一般向饮宴的小丘扑过来! 史塔克公爵哈哈大笑:“卢斯.波顿,我记得当年在狼林战斗中,我还救过你一命,想不到你为了区区100万金龙币就选择了背叛!” 卢斯.波顿咬牙切齿:“你我都是公爵,凭什么你世代统治北境,而我没次见到你就要下跪?从今天起,北境只有恐怖堡的波顿,再无临冬城的史塔克!” 艾德冷冷瞥了他一眼,凌厉的眼神看得波顿心中一沉,后面的狂悖之言竟然说不下去了。 柯克长身而起:“波顿,你不是一直问谁整治乔佛里那个坏蛋如此之惨吗?正是我,荣誉卫副统领!你今日敢在北境之地造反,想必已经想好了失败的下场!我就让你开开眼,看看你依仗的这5000铁骑兵的下场!动手!” 王晗排众而出,北境刺骨的寒风裹挟着冰雪打入饮宴专设的营帐中,她衣裙飘飘,竟有凌波仙子飘飘欲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