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杂种-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52章 杂种-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野猪五点多爬起来码字,求支持! 哪怕这个检验被否决,但臣民中的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了。一个伯爵的私生子都会在一天之内传遍七王国,何况他这个未来储君是个野种的爆炸性新闻? 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就是小胖当面抽他耳光,他都不敢骂小胖一个字。 这个傻逼狠毒的王子,终于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的道理了。 但是,重磅炸弹还没有结束。 又一位谁都没有想到的人选、御前会议的重臣——财政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伯爵单膝跪地:“陛下!史塔克公爵对王国继承人血统的指责是件非常严重的指责,如果这件事是假的,那么公爵亵渎王室、诋毁王后、侮辱王子公主的罪行非常严重,史塔克公爵就应处以极刑。但史塔克公爵身为首相,对王国的一切大小事务,均有权力进言劝谏。我相信公爵有足够的证据,才会在这个庆祝他上任的比武大赛上公然对王后进行指责!我请求您认真对待史塔克公爵的指责,召开一次专门的审判庭,对乔佛里、托曼王子的血统进行调查!” 众人一片哗然,这就相当于王国的重臣之一、财政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伯爵公然支持了史塔克公爵要求调查此事的提议。 柯克心中冷笑,真不愧是“小指头”。一番话说得滑不留手。既指出了如果是假的,那么控诉人史塔克公爵要承担一切责任,自然是人头落地来承担,又指出了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么不言而喻,王后和詹姆这对奸夫淫妇就会人头落地。此事一过,不管谁对谁错,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一定会势同水火。 柯克之所以敢于肯定小指头会跳出来支持自己彻查此事的提议,就在于他清楚地知道一切动乱的根源,一切阴谋与死亡的根源。就在这位长袖善舞、多财善贾的小指头伯爵身上! 谁能想到。一位出身卑微、人畜无害的财政大臣,居然将两位国王断送,将七王国带入腥风血雨和残酷内战之中? 小指头最大的愿望,就是对权势的渴望! 出身平凡小贵族的他。已经是御前会议的成员、财政大臣。要想再进一步。那是痴心妄想! 只有动乱,只有内战,而且是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的残酷内战。小指头伯爵才有一线希望,能够搞风搞雨,坐上铁王座,统治七王国! 为了这件事,他可以玩弄一切阴谋,做一切卑鄙之事! 前任首相艾林公爵的死,就是他一手策划,并利用迷恋自己的莱莎夫人,毒死了维系七王国稳定的德高望重的老首相!并把一切脏水,统统泼到了兰尼斯特家族身上! 然后,他一手促成了艾德.史塔克公爵进京,要将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在君临发生直接冲突,引爆全面战争的导火索! 只有王国全面内战,史塔克家族联合徒利家族对抗兰尼斯特家族,他才有机会浑水摸鱼,坐上更高的位置! 为了这一切,他会利用每一个机会! 上次,他得到莱莎夫人的白鸦送信,说史塔克家族已经怀疑到兰尼斯特家族,并按时将在国王前往临冬城期间,对兰尼斯特家族有所行动。随后就听到了国王遇刺的消息,狂喜之下,他为了防止乔佛里王子返回君临,就给莱莎夫人写信,封锁国王大道。意图给人造成史塔克家族早有预谋,刺杀国王,并与徒利家族、艾林家族结盟谋取天下的印象。可惜功败垂成,国王不仅没死,还与照样任命艾德.史塔克做了首相,第一次挑动大陆内战失败。 但他并不气馁,只要艾德进入君临城,那些头脑简单的北地人就一定会在他的勾引下,与兰尼斯特家族发生剧烈冲突,直到,这夺走凯瑟琳、令他痛恨的艾德公爵命丧黄泉,南北爆发战争为止。 令他狂喜的结果比预料之中来的更快! 艾德.史塔克比预料中的更蠢,也更沉不住气。刚刚上台,就给了国王和王后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王室彻底懵了。 这件事百分之百只有一种可能,要么艾德因为诬陷王后锒铛入狱、公审处死,北境反了,要么王后因为淫行被国王囚禁、公开处决,兰尼斯特反了。总而言之,一定会有豪门领袖人头落地,一定会爆发他梦寐以求的内战! 这种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反正他就是支持调查,并不支持任何一方。调查乔佛里是野种,王后和詹姆死,调查王子是国王亲生,史塔克公爵死,谁死都不错,最好一起死。就算事后,两边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他是御前会议大臣,有建议权的,首相提议我附和一下怎么啦? 艾德眉头紧皱,他素来缺乏急智,被柯克和小胖裹挟一下,就发现情况急转直下,居然有些失去控制。 看着劳勃喘着粗气、充满血丝的眼神,他对柯克极为愤怒,这家伙在干嘛?难道要劳勃砍掉所有人的脑袋不成? 柯克冷笑着看着小指头的卖力表演,挥泪痛陈公开调查的必要性,他咳嗽两声,对国王道:“既然贝利席伯爵已经表态,那么我请求您,让所有的御前大臣都表态一番吧,这个问题如此重大,储君关系国本,还望多听听臣下的意见。” 瑟曦出离愤怒,这样一个毫无证据(虽然是事实)的秘密,居然就被一个区区首相的侍卫公然提交到御前会议讨论,仿佛确有其事似的,她尖叫着向国王吼叫:“你就这样看着别人侮辱我!侮辱我对你的感情和清白。侮辱我们兰尼斯特家族!” 蓝礼公爵这时站了出来,他微笑道:“王后殿下稍安勿躁。史塔克公爵虽然提出了指控,但这个罪名并未成立,你只需要接受调查。一旦事情查询清白了,史塔克公爵,不,首相自然会负起相关责任。如果他敢于空口白牙诬陷王后,即使王兄不追究他的责任,蓝礼作为小弟,愿意替嫂子出这口恶气如何?” 蓝礼的笑容如同春风拂面。但话语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他支持对王后、王子、公主进行调查! 蓝礼的长相。酷似年轻时代的劳勃,学识、风度、修养、气质更是不知超过年轻劳勃多少。别人都这样夸他,他也渐渐相信自己是堪比王兄的一代雄主。但按照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他蓝礼就是骨头烂成灰。也轮不到他的屁股坐上铁王座! 因为劳勃有儿子。而且有两个! 他们这些做叔叔的。永远只能做臣子,看着侄儿国王高高在上,还要跪下给侄儿行礼。 一君一臣。天壤之别。 但刚才柯克和小胖的一席话,让一贯看不上兰尼斯特家族的蓝礼突然发现自己有一条光辉大道! 对啊,我们拜拉席恩家族,何时出现过金发小男孩? 史塔克的这两个不要命侍卫说得要道理啊!黑发以外的男孩从来都没有! 如果乔佛里和托曼王子都是詹姆那个弑君者的野种,自然没有资格再坐上铁王座! 这就是说,劳勃将没有继承人! 虽然劳勃可能有私生子,但私生子是不能继承父亲的姓氏的,自然更没有继承王位的资格! 劳勃无子!! 那就是说,自己作为最神似王兄、且最受到诸侯爱戴的王弟,将有机会光明正大地坐上铁王座! 他和二哥史坦尼斯公爵对视一眼,强行按捺住心中的狂喜,率先跪了下去:“史塔克首相和贝利席财政大臣所言有理,臣弟恳请国王陛下彻查此事!” 劳勃一屁股坐在铁王座上,一把锋利的剑刺穿了他的脊背,鲜血喷涌而出,但他毫无知觉。铁王座是由上千把缴获的刀剑融在一起制作而成,到处都是剑刃和倒刺,意在提醒国王施政谨慎,很多国王都在王座上受伤,甚至有国王死亡。 劳勃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同样出乎他的意料,而且正在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划去。他扫过剩下的御前会议大臣。 他的二弟史坦尼斯公爵才干出众、用兵如神,但比蓝礼更加野心勃勃。蓝礼想到的事情,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这种机会他岂可错过?他面色冷峻地向前一步:“王兄陛下,我,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绝不承认一个身份可疑的君主成为未来的国王!请求彻查!” 劳勃恨得牙根痒痒,一个史坦尼斯,一个蓝礼,都是对屁股下的扎得流血的铁王座觊觎已久,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居然一起跳出来捣乱! 居然有足足4位御前会议大臣表态,都是支持彻查王子血统! 全场都震惊了! 诸侯们谁想到会在例行的国王比武上,看到如此精彩的历史一幕?他们放肆地交头接耳,嘿嘿而笑,看向瑟曦和兰尼斯特家族的目光已经颇为不善。 “我早就说过,兰尼斯特家族都是一群货!跟坦格里安家族是一样的!具有兄弟姐妹生娃的传统!” “你搞错了吧?他们貌似没有这个传统啊?至少泰温大人就没有。” “呸!泰温那个老狐狸,娶得不是他的表妹啊?不是也姓兰尼斯特?” 现场的议论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劳勃国王不顾背伤加重,大吼一声“再有议论者,御前铁卫杀!”大家才渐渐安静下来。 “派席尔国师,我想听听你的建议。”劳勃疲惫地揉揉眉头,这个小侍卫的一句话,居然会引起三位御前大臣们的呼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并非没有对王子们的发色产生过疑心,大半年来,他已经暗中命令八爪蜘蛛归集自己的私生子,作为预防不测的底牌。但这时候与兰尼斯特家族摊牌,实在太早啊! 他哪里知道,他自己的性命就捏在兰尼斯特们手中。如果再慢悠悠地行动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派席尔国师慢吞吞地走出来:“陛下,此事应当慎重。” 劳勃精神一震,终于有人出来说人话了,刚才这些臣子都疯了,居然敢质疑王子的血统。还是派席尔国师靠谱啊。 “大师不必拘谨,说来听听。” “王子是国储,是未来稳定的根本,轻易不能调查。”派席尔国师慢慢说。 瑟曦真是恨不得在国师的大光头上亲一口,但她很快色变了。 因为派席尔国师继续说话:“但是,正是因为王子的身份特殊,才应该慎重起见,认真彻查。” 劳勃晕了:“到底应该查还是不该查啊?” 国师低垂着眼睛,仿佛梦呓一般:“这就取决于国王陛下您了,如果您圣裁觉得应该查,那就应该查,如果觉得不该查,那就不查。” 劳勃气得拍扶手,却被另一道尖刺扎伤,疼得呲牙咧嘴。 这个废物国师,等于什么都没说。 好在后面,他的心腹八爪蜘蛛明确表示反对,御前铁卫队长“无畏的”巴利斯坦爵士也表示不支持折腾。 但这无济于事,御前会议煽风点火派以4票半的优势,压倒了息事宁人派,通过了彻底调查王子血统的提议,交给了国王。 劳勃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摸了摸被铁王座刺伤背部,看着手中的血迹,连续下了两道命令:“第一,这场比武立即取消。命令“魔山”克里冈爵士立即骑马率军追杀渎君者小胖。” 他随即将愤怒的脸转向了哭哭啼啼的瑟曦:“第二,命令召唤所有的七王国之主进京,会同七位御前会议大臣,组成最高贵族议会审判庭,公开审判史塔克首相控诉瑟曦王后通奸、王子血统不纯之事。如果此事为诬陷,则史塔克首相需自裁以谢天下。如果此时为真相,则王后需永久囚禁,詹姆爵士处决!两位王子和一位公主开革出王室,送交兰尼斯特家族!” 这就最后判决了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站在你死我活的角斗场,绝无转圜余地,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上一篇   第51章 怒骂-求票

下一篇   第54章 交易-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