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和解-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34章 和解-求票

ps:求月票啊!野猪前十快要掉下来了,雪地跪求 在艾德.史塔克公爵的柔和目光示意下,柯克也施礼走了出去。 神色恍惚的提利昂甚至连施礼都忘了,失魂落魄地走出去,柯克毒舌的谎言离间对他的打击甚大,他忍不住猜测是否真的是父亲操纵所为。 柯克刚刚出来,脸色铁青的詹姆.兰尼斯特就带着数十卫士全副武装地走上来:“把这个罪人,刺客抓起来!我要亲手挖出他的舌头!将他吊死在大寨门口!” 瑟曦站在后面,尖声叫道:“我以王后的名义,命令所有王室骑士不准插手此事!我要看着他被活活烧死!” 柯克笑笑,一步退回帐篷,大叫起来:“国王陛下,兰尼斯特家族的人要谋杀我!他们被我戳穿了真面目,恼羞成怒,要提前暗害陛下!” 兰尼斯特们都震惊了,这么无耻的谎言,这么赤果果的离间,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中啊! 柯克根本浑不在意,他一直信奉,既然得罪了敌人,就要狠狠地往死里整。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打虎不死,反受其害。兰尼斯特家族注定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凭什么让你们抓啊? 詹姆刚刚进帐篷要解释,就被劳勃扔过来一个银盆砸中面部:“不准动那个侍卫一根汗毛!兰尼斯特家的蠢货!” 他只好恨恨而退,心想今晚要更加狠狠地干你的王后、我的双胞胎亲姐! 看着瑟曦的苗条身材和一头金发。他总算是找回了一点平衡。 柯克一脸小人得志,踱步到罗德里格爵士面前。 罗德里格爵士咧嘴大笑,一拳砸在柯克肩膀上:“我在外面都听到你把脏水都泼到兰尼斯特家那群狐狸身上了!真痛快!比砍掉敌人的头还痛快!我不得不说,如果你的剑也用的跟舌头一样好,那你可真是我手底下最棒的小伙子了!这次七神保佑,才让我一眼挑中了你!看来国王解除了对史塔克公爵的怀疑,才把他单独留下私谈。” 他咧嘴笑了一会 ,严肃道:“临冬城要感谢你。小子,再告诉我一遍你的名字。” 柯克心中暗笑:“如果你知道前天晚上刺杀国王的正是本人,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如此感谢我了。” 在有一搭没一搭跟罗德里格爵士聊天的时候。柯克留意到军营中。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拜拉席恩家族的王室骑士与兰尼斯特家族的护卫骑士们,已经暗地里互相戒备,原有的亲密无间被私下磨刀霍霍所取代,双方的营帐。也在首领的命令下。悄悄移动远了。 就连合穿一条裤子的拜拉席恩家族资深者也与兰尼斯特的同行划清界限。形成了对峙,显然在防备兰尼斯特家族铤而走险。 柯克在第二个问题上,对鹰巢城的布局。也是煞费苦心。 他故意让幕后黑手遥控鹰巢城对国王下手,可以一举三得: 一是可以威慑国王,对他施加压力,让他不敢在这风雨飘摇中,再对史塔克家族下手。 二是可以限制国王,让他重新考虑对詹姆.兰尼斯特的东境守护任命。东境是国家防御的重点,是防止坦格里安家族复辟的前线,一旦詹姆控制了东境,再加上他老爹泰温控制的西境,七王国一半的兵力将落入兰尼斯特手中,对史塔克家族极其不利。 三是更加隐蔽却更加恶毒的,就是让国王看到艾林家族的反叛之意,一旦回到君临城,就会对艾林家族下狠手。莱莎这个完全倒向幕后黑手的潜藏棋子,一定要借助国王之手,狠狠除掉!否则她身为鹰巢城公爵之母、又是徒利家族之女,特殊身份能够控制影响两大国家,相当于幕后黑手可以随时遥控两国,她的死亡可以断送幕后黑手大部分的实力! 不多时,艾德.史塔克掀开帘子,稳步走出。 从他的脸上,柯克看到了久违的轻松。 他一边向外走,一边接过罗德里克爵士递来的“寒冰”(国王大帐中不准带武器):“你叫什么名字,这次要好好赏赐你!” 柯克随即接到空间提示:“4444号契约者,由于你在劳勃国王面前的两次勇敢进言,你劝说了国王重新恢复对史塔克公爵的信任,你为史塔克家族立下了功勋。奖励史塔克家族好感度20点,奖励剧情偏转度20点,奖励团队贡献值20点。” 柯克马上查询了家族好感度、剧情偏转度和团队贡献值的用处。 空间解释,家族好感度——影响你在家族中的地位、声望和发言权,影响你可以在家族宝库和成员处兑换装备和技能的点数。 剧情偏转度——总结时给予相应的奖励,按照剧情偏转的方向和幅度给予。(剧情偏转有方向要求,胡搞乱来还要扣除一定的剧情偏转度。) 团队贡献值——参与空间建团锦标赛的评分指标,按照贡献值进行评比。 看到这里,柯克自然心花怒放,冒死行刺国王,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而兰尼斯特家族遭到了波脏水和实力削弱,幕后黑手那里,暗中控制的鹰巢城成为了出头椽子,势必受到国王的打压削弱。其他各方资深者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削弱。 但,艾德随即一声长叹,再次让柯克石化了:“国王刚刚任命我为御前首相,命我随他进入君临。这可真是让我为难啊!” 柯克几乎忍不住大骂起来。这个劳勃有病啊!还是跟艾德搞基啊? 柯克怎么也想不明白,劳勃明明已经在北境遇刺。搞的自己差点死掉,怎么会依旧信任艾德,莫非他们真是好基友? 小胖插嘴道:“俗话说,三种男人感情最深,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这对好基友三种事情都一起干过,哪有感情不好的道理?” 柯克懊恼地一拍大腿:“莫非是我做得过犹不及,给劳勃的压力太大了?不仅在北境搞出惊天动地、地裂山崩的刺杀行动。还诱使鹰巢城的艾林家族表现出对王国的不满敌意。国王前后遇敌,只好倚重劳勃度过难关,事后再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王晗瞪了小胖一眼:“别瞎说,也很有可能是剧情本身具有强大的惯性。虽然我们取得了一些剧情偏转度。但不足以扭转艾德作为首相前往君临的安排。也就是所谓的命运。“ 柯克气得直跺脚:“那我们出生入死,在忙些什么?反正这个傻公爵还会一脚踩入鬼门关,最后难逃在大教堂门前被乔佛里的刽子手斩首示众、头悬国门的命运。莫非我只能出馊主意?” 王晗安慰道:“你的计划并没有完全失败。我们拿到了足足20点史塔克家族好感度、剧情偏转度和团队贡献值,这就是功劳。加上你已经动摇了国王对兰尼斯特家族的信任,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日后终会开花结果。艾林家族的莱莎夫人也已经暴露,很快就会遭到国王的强力打击,再次清除掉幕后黑手一个臂助。” lynn说:“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又偷信又刺杀的意义,但总算是剧情给出了不菲奖励,说明我们前期做得不是无用功。更何况”他笑了笑:“我捞到了不少的钥匙,还有银色剧情级别的。” 小胖不服气地冷哼一声。柯克和王晗都看着lynn。在那次大规模战斗中,lynn确实表现出众人意料之外的强悍战力,王晗估测他的伤害输出已经占到全队的半数。在那一道道耀眼炫目的【连锁闪电】编制的死亡矩阵中,着实有不少剧情骑士和自由骑手陨落,这家伙捞好处也是理所当然。 lynn的态度,在进入这个世界后变得有的桀骜,与空间中那个温顺听话的青年判若两人。本来,这种全队一起参与的击杀活动战利品应该上缴王晗,但lynn对此条团规视而不见,自己将战利品全部留下。一直公正严厉的王晗对此也没有指摘,任由他这样做了。既然彼此并不信任,倒也没有必要苦苦相逼,冷眼旁观,看看这个lynn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时,艾德.史塔克已经按照国王的命令,指挥全军开拔,护卫国王的车队和王后的轮宫,绕道途径恐怖堡的大道,再次向临冬城开拔。 柯克他们作为荣誉护卫,自然要随军行动。 最不高兴的人自然是瑟曦王后和詹姆铁卫队长,这次不但没有借机扳倒史塔克公爵,也没有削剥他的爵位,国王甚至连管理失察、护驾不力的罪名都忘了追究,仿佛那场惨烈的刺杀根本没有发生过,只是不轻不重地命令北境继续追查刺客。 这让两人百思不得其解,国王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更不是一个伟大到为了友情放弃屈辱和生命的人。那晚他被刺客打得跪在地上的狼狈模样,两个人都看在眼中,难道他真的选择了遗忘?还是准备返回君临秋后算账?是对刺客的来历已经心知肚明?还是他相信了那史塔克家族侍卫的鬼话,将怀疑的目光放到兰尼斯特身上? 想起那巧舌如簧的侍卫,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史塔克家族一直奉行着忠实刻板的家族信条。他们在吵架和阴谋上的天赋远远不及用剑和骑马的本事,艾德.史塔克一直都是闷嘴葫芦,严肃得一个玩笑都不会开。怎么一个侍卫如此伶牙俐齿,这简直就是兰尼斯特家祖上传奇骗子“机灵的托尼”再世! 不过,就算两人矢口否认兰尼斯特家族策划刺杀,但詹姆御前队长在关键时刻擅离职守、放任国王被刺的护卫罪责跑不了。所以两人只好收敛起来,对恨之入骨的史塔克家也笑脸相迎。 另一边,波顿公爵一路伴驾,一路也是浑身不自在。 这次,他看到国王遇刺,大喜过望,认为艾德.史塔克大难临头,史塔克家族受到削弱在所难免。而对于波顿家族来说,崛起的机会就在当下。几乎不假思索地接受了瑟曦的勤王指令。虽然说国王的意志高于一切,但七国执行的是领主分封制,他宣誓效忠的对象,是北境之王艾德.史塔克,而不是国王陛下。在每次出兵之前,都应该通知领主,甚至征得领主同意。但以为史塔克家族难逃此劫的波顿,根本就没有履行程序。 事与愿违,艾德.史塔克不但没有被削去北境之主、临冬城公爵之位,反而被国王委以重任,提升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御前首相。他作为史塔克家族的封臣,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足以让人侧目。波顿公爵相信,即使史塔克家族不整他,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相信他,之前委曲求全造成的印象毁于一旦,想到这里他就懊恼不已。 自己怎么会鬼迷心窍,居然相信劳勃国王会对艾德.史塔克失去信任,从现在看,两个人分明还是当年的好基友。 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然彻底开罪了史塔克家族,但也结交了瑟曦.兰尼斯特和詹姆.兰尼斯特。 他最终还是相信,在“狮狼之争”(兰尼斯特家徽是金色狮子,史塔克家族家徽是黑色奔狼)中,狡猾奸诈、实力强劲的兰尼斯特家族,最终会夺取铁王座的控制权。 在恐怖堡短暂停留后,国王的车队继续一路向北,转进到了临冬城。 由于国王大道被倒塌冰风谷阻塞,本来只要半日的路程却足足耗去了三天的时间,才看到临冬城那风雪中愈发巍峨的城墙。 三天的时间,劳勃的伤势见好,终于从轮宮中下来,改乘骑马。艾德.史塔克紧紧跟随在他的身边,两个人几乎并鞍而行,一路谈笑。 由于上次的三寸不烂之舌建功,柯克从一名普通的荣誉铁卫,被罗德里格爵士提拔为荣誉卫副队长,骑着战马跟随在国王和公爵。几天以来,他始终小心翼翼地避开劳勃国王的视线,但随着劳勃伤势好转和这次不期而遇的提拔,他被迫走到了国王身后,提心吊胆地跟着。

上一篇   第33章 二问-求票

下一篇   第35章 入城-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