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一问-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32章 一问-求票

ps:恳求月票!野猪稽首 整个帐篷的人都把视线投向柯克,柯克一阵心虚,昨晚不知跟这里面多少人刀刃相向,他只好祈求七神不要让人认出来。 詹姆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侍从出现,赶苍蝇似得挥挥手,示意卫士照罗德里格爵士的例子办理。罗德里格好歹是一位爵士,他还要呵斥两声,对于这种没有地位的卑微之人,他都懒得动舌头。 谁想到,国王劳勃缓缓睁开了眼睛,充满愤怒的目光定在发言者身上:“谁都不准动。你想问什么?先告诉你,你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个痛恨的刺客!不管你问什么,两个问题后,我都会以君前失仪的罪过,下令处死你!” 他冰冷狂怒的声音回荡在帐篷里,柯克心中一颤,但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向上冲了。 如果是剧情人物,可能在国王即将到来的处决面前,失去方寸,颤抖着跪倒求饶。但柯克对劳勃真是一点尊敬都没有,简直恨不得揪过来痛痛快快,赏下无数大耳刮子。在剧情中,这种无能的酒囊饭袋,刚愎自用,嘴上说对艾德多么信任,到了君临,为了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解除了艾德的首相职位,眼睁睁看着好兄弟艾德被詹姆.兰尼斯特侮辱群殴。他既无德、又无才、还脑残、更残酷,活该绿帽子乱飞,活该王位旁落,活该被贱人毒死。 “国王陛下,您可还记得与我主一起在琼恩.艾林前首相膝下。同为义子,一同长大,亲如兄弟?您可还记得为了您冲天一怒为红颜,我主冒死返回北境,中途翻船,险些丧命,却依旧率先响应,首倡义兵?您可还记得在怒火燎原战役中我主为了掩护您的突击身中数箭,坠马重伤?您可还记得巴陇葛雷乔伊之乱时,宝冠雄鹿与冰原狼的旗帜齐飞。两家军队合力绥靖铁群岛领主时的盛况?你可还记得为了七王国的平安喜乐。君临的歌舞升平,北境之地和守夜人军团每年冬季都在与长城外野人异鬼们浴血搏杀,死者相藉,每年失去上千兄弟?” 柯克越说越激愤。步步走上来。詹姆.兰尼斯特后退一步。拔剑出鞘。 柯克盯着劳勃的眼睛。看着他露出沉思的模样,微微一笑,缓和了一下语气:“艾林前御前首相刚刚不幸去世。您这次就千里而来,北境乃至七国的有识之士和诸侯王都心知肚明,除了提拔我主史塔克公爵为新一任御前首相,还能有什么大事值得您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车马劳顿,千里出巡呢?我听说君临城中的首相塔,连旗帜都准备换成奔狼旗了!” 詹姆不耐烦道:“你扯这些没用的干嘛?这件事一出,别说首相任命,就连临冬城公爵都要免去了!” 柯克微笑道:“爵士不要心急,我说这话自然有我的道理!”他缓缓绕着詹姆和瑟曦走动,嘲弄地看着他们:“我主史塔克公爵,不但已经贵为北境之主、临冬城公爵,而且马上就要被国王提升为御前首相。按照惯例,御前首相是七大王国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要职,他代国王发号施舍,统御三军,执掌司法。遇到国王缺席、生病或其他突发事件,他甚至会坐上铁王座,实际统治国家。劳勃国王等于是将王国交到他手中。” 瑟曦王后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柯克嘲讽地一笑,突然爆发出来:“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脑残阴谋家,才会对亲自前来宣布任命自己为七国至高的首相之位的国王下手刺杀?如果我主对铁王座心怀不轨,成为御前首相之后,再下手刺杀国王,再顺手接过权杖,坐上铁王座,岂不更加顺理成章?我主已经位极人臣,更加蒙受国王恩宠信任,杀死国王有何好处?特别是在远离君临的自己地盘,国王遇刺,我主如何能够脱得干系?这种对自己有百害无一利的事情,我主会去做?” 他步步紧逼,死死盯着瑟曦和詹姆:“想要查知一件谋杀的真凶,只要想想谁会从中渔利或者获利最大即可得知!这次如果国王在北境临冬城周围遇刺,那么史塔克家族将成为替罪羊,背起【弑君者】的黑锅!盘踞君临的兰尼斯特家族,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泰温前首相登高一呼,诸侯响应,赢粮而景从,挥兵踏平北境之后,自然水到渠成,将他的12岁小外孙乔弗里王子扶上铁王座。自任为御前首相,岂不是兰尼斯特家族赢者通吃!” 看着劳勃国王狐疑的目光,詹姆怒吼道:“七神在上!我和瑟曦王后、乔弗里王子都在国王身边,冰风谷倒塌后,我们都会殉葬,我父亲有如此愚蠢吗?” 瑟曦尖叫道:“快把这个妖言惑众的侍卫拿下,我怀疑他就是刺客!” 劳勃再次将目光投向柯克,他并非对兰尼斯特家族毫无疑心,自己在北境遇刺而死,他们才是最大受益者。特别是詹姆还背负【弑君者】的恶名。他这次出行,之所以要把兰尼斯特家族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特别是王位合法继承者都带在自己身边,未尝没有防备泰温.兰尼斯特在君临搞风搞雨,玩个另立新君的心思。但他们都在自己身边,是劳勃并不疑心兰尼斯特家的最重要原因。 柯克踱步微笑道:“劳勃国王,我跟某位王室骑士是兄弟。他告诉我,在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刻,您不顾严重伤势,英勇地上马冲锋,与刺客们激烈厮杀,而在这关头,临时御前铁卫首领詹姆却脱离了保护国王生命的重则,留下国王,跑去保护王后和乔佛里王子的轮宮!有无此事?” 詹姆颤抖了起来,此人的消息和话语仿佛毒蛇重重咬在要害上,他怒吼起来:“那是国王陛下命令我保护王后的!” 柯克轻声道:“到底是国王陛下重要,还是王后重要?你身为御前铁卫首领,抛下被刺客围攻的国王,却去保护一个没人刺杀的王后和王子?真不愧是两任国王的御前铁卫,疯王惨死在你的刀下,而吾王劳勃则受到致命重伤。” 瑟曦尖叫起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卑贱的毒蛇!” 柯克高声道:“我王仁慈!不怀疑你们兰尼斯特家族的忠诚,但关键时刻,他抛下国王,跑到你的轮宮面前,与你和乔佛里王子汇合,难道没有一起传送离开这险地,留下国王殒命与此的想法吗?” 这句话如同闪雷一般,劈中了大帐篷内所有人! 每个人都开始回想,当时确实千真万确看到了詹姆队长,离开了正在与刺客们搏杀的重伤的国王,奔向了王后的轮宮,那边敌人不多,还有三个空云法师守卫,这种临阵脱逃、抛弃职责的行为,的确非常可疑。 更要命的是,詹姆身上明明白白地背着【弑君者】的前科恶名,这是天下人妇孺皆知的事实,无可辩驳。 詹姆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他也知道自己的恶命在外,如果不是劳勃为了平衡奖励兰尼斯特家献出君临的功劳,怎么也轮不到他这样的弑君者再担任御前铁卫,更遑论当临时队长负责劳勃的安危了。 “你说谎!我们到一起,怎么才能离开那里?”瑟曦愤怒站起来。 柯克对还有最后一丝困惑的劳勃微笑道:“国王陛下,你是借助国师的关系,用金钱雇佣亚夏的空云法师。但你的金钱都是从兰尼斯特家族借来的!你现在已经欠了泰温.兰尼斯特300万金龙币!既然兰尼斯特家族比王室更有钱,他们怎么可能买不到类似的法师、卷轴、宝物、道具,来集体传送离开呢?” 这句话最终解除了国王的最后一丝怀疑,对啊,自己能花钱雇佣空云法师,泰温的关系关系遍布大陆,凯岩城和兰尼斯特港的金山更是富甲天下,他们怎么不会拥有类似的传送工具离开险地?他越想越狐疑,死死看着瑟曦和詹姆。 提利昂发话了:“哦,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你确实漏了一个人,那就是我,他们还把我留在了战场上。” “这就是整个故事最精彩的部分,提利昂.兰尼斯特爵士”柯克满脸堆笑地回过头来:“我当然知道你被遗留在了战场之中,但这说不定是令父的特意安排。泰温公爵对你的恶劣态度举世皆知,他的堂妹夫人、你的母亲就是在生你时候难产而死!你的与众不同更是让泰温公爵难堪无比!他一直拿你当私生子看待!” 詹姆已经预料到柯克接下来的毒舌,他扑过来用剑猛刺柯克。柯克转身夺过一名兰尼斯特卫士的盾牌,举盾抵抗,一边大笑着:“泰温公爵好算计!他的亲生儿子、兰尼斯特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跟随着国王一起战死在冰风谷!绝对可以洗清瑟曦王后和詹姆爵士临阵脱逃的嫌疑,降低天下人对兰尼斯特幕后策划刺杀的怀疑!你就是一枚弃子!提利昂.兰尼斯特,你就是泰温公爵用来发挥余热的弃子!”

上一篇   第31章 诘难-求票

下一篇   第33章 二问-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