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诘难-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31章 诘难-求票

ps:求月票!三鞠躬,马上就被爆菊了!野猪一天一万4点多就起来码字了。 另一边,罗德里格爵士开始在荣誉铁卫中挑人。尽管柯克东躲西藏,但好死不死,罗德里格爵士似乎对他颇为偏爱,一把从队伍中揪出来,命令他跟随两人前往觐见国王。 柯克不由苦笑起来,40个小时前,他还与劳勃国王面对面地死磕,还狠狠捅了国王几剑,差点把国王送入七神的怀抱。现在却要作为忠臣的护卫,觐见国王。 这可真是讽刺的一幕啊。 但他没法说不去,只好跟在艾德和罗德里格身后,一步步走向军营深处。 波顿家族的实力非常强悍,这从他们的军营可以看出。一队队骑士挎着骏马,拎着武器在巡逻,铁匠们在吆三喝四打造着武器和盔甲,士兵们在吃肉喝水,擦拭武器。从军队的气势和装备上看,他们的军队,与临冬城的精兵强将,几乎不相上下。 在艾德君临遇难后,罗柏作为少狼主,狂怒之下放弃了对王室的效忠,起兵靖难,一路打得兰尼斯特和盟友们丢盔卸甲,“狮狼之争”以少狼主的胜利告终。但这个波顿家族最终出卖了自己的领主,在“红色婚礼”中杀死了少狼主罗柏和其他将领,断送了史塔克家族,并最终取代史塔克家族,受封成为北境之主。 柯克心中暗笑,你们就现在可劲折腾吧。现在折腾得越欢实,史塔克家族对你们的戒心就越重,你们将来偷袭背刺史塔克的可能性就越低。 瑟曦是个没有头脑的女人,她的愚蠢也最终断送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大好局面。现在,她这两道命令,就把两步本身极好的暗棋,走到了明处,等于告诉了史塔克家族和徒利家族,波顿和佛雷是我们的人啊,你们可千万记住了! 走到内军营中。柯克看到的情形。就要凄惨多了。 王室骑士们大部分都殒命在冰风谷的崩塌之中,只有一少半被劳勃最终用云空法师救了出来。7个御前铁卫,也死了2个。一个是被柯克杀死的桑多,另一个是身体保护国王伤重不治而死。 相比一开始柯克看到的旗如林。人如虎。马似龙的盛况。现在的国王骑士们,各个都带着伤,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呻吟不断,虽然骑士首领们大声呵斥,命令他们重整旗鼓,但经过激战和惊吓后,骑士们的士气低落,有气无力。 柯克再看看远处,居然是那些拜拉席恩和兰尼斯特家族的资深者们,在扎营驻军。 这些家伙就更惨了,由于他们作战退让,不肯用命,已经被劳勃国王厌弃,连走得时候都没带他们。好在这些家伙都有传送卷轴,总算是捡回了一条性命。 之后怎么办? 他们只能腆着脸回来找国王,不然主线任务怎么办啊? 劳勃仿佛赶苍蝇一般将他们赶到营地外围,甚至连勤王的波顿公爵的营地,都比他们靠近内圈。 一般营地的远近,说明了国王的信任程度,这些作战发虚的资深者,能够从万吨巨石下生还,就很让国王百思不得其解了。能够收留他们,估计都是空间强制劳勃做出的决策。 柯克收敛起自己的气息,他可不想被资深者认出来,大叫刺客。 好在这些家伙被国王赶得远远的,想要戳穿柯克也鞭长莫及。 终于到了国王的大帐前面,里面传来了浓浓的草药味道,还有劳勃发出的巨大咳嗽声、恶狠狠叫骂声。 艾德.史塔克急走两步,撩起帘子,等不及传报,便进入帐篷。 柯克满心不情愿,但在罗德里格爵士的目视下,只能乖乖进去。 里面空间极大,塞下数百人不成问题,柯克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站了过去,偏偏罗德里克爵士手欠,非要拉着他站在艾德的身后。 周围不善的目光纷纷刺来,柯克刺芒在背,站立不安。 好在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在艾德身上。 奈德.史塔克单膝跪在劳勃国王的床前,周围的御前铁卫紧张地拔剑出鞘,将他围困起来。如果艾德有任何可疑举动,都将被铁卫第一时间剁成肉酱。 艾德流泪道:“国王的车队在临冬城遇刺都是我管理不严的过失,我愿意接受国王的任何惩罚!” 劳勃闭眼不语,自从艾德进人帐篷,他只是用眼瞟了一眼,就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奈德在劳勃床前默默流泪。 大帐之内,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只有史塔克公爵的流泪凝噎声。 “哦,哦,瞧瞧我们无敌的史塔克公爵流泪了。” 一声冷笑,瑟曦王后出现在床前,冷冷盯着艾德握住国王的双手:“史塔克公爵,我记得上次靖绥铁民叛乱,我记得那是8年以前,劳勃国王被对方阵中一箭所伤,你冲进对方战阵,亲手斩杀偷袭者,拎着头颅献给劳勃陛下这次却只是像女人一般在这里哭哭啼啼,这种反差不是很可疑吗?” 艾德急忙站起施礼:“瑟曦王后,我已经派出家臣,全境封锁了北境所有的港口和陆上出路,认真搜索附近的每一座城镇,务必尽快找到刺杀者的线索和踪迹。” “嘿嘿”冷笑声从背后传出,艾德和柯克看去,正是一位金发帅哥。他面容英俊,全身重甲,不是临时御前铁卫队长詹姆.兰尼斯特又是哪个? 詹姆.兰尼斯特走上两步,点头笑道:“史塔克公爵,好算计!你封锁了北境的港口和出路,又带兵前来,那可是足足2000名骑士和骑马战士!你究竟是抓刺客还是完成刺客未完成的工作?” 艾德霍地站起。怒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这是一项极其严重的污蔑!” 詹姆前进一步,咄咄逼人:“难道不是这样?国王的车队在距离你的老巢临冬城只有半日路程之处遭遇了大规模的刺杀!三道防线,整整三道风险,在短时间内就被一一冲破!国王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如果不是七神护佑,国王就危在旦夕!为了今天,对方甚至将整个冰风谷都弄塌了,你身为北境之主、临冬城公爵,你的眼皮子下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敢说自己不知情?没有你的暗中指使。谁能在北境发动这样大规模的袭击?那些武艺高强、装备精良的暗杀者。都是从长城外被寒风吹来的异鬼?别拿这种小伎俩侮辱劳勃国王、瑟曦王后和所有忠臣的智商!” 艾德正要分辨,又有人嗤笑一声:“詹姆老哥,不要如此心急,我们的北境之主也许还有很多话要说。很多鳄鱼眼泪要流。比如说。他会指出。有人重金收买了【无面者】,发动了此次袭击。” 柯克看去,却是一位半身人侏儒。哦不,应该是人类侏儒,笑嘻嘻地从幕后走出来。他的身高只有正常人的一半,面容甚是丑陋,额头很大,两只眼睛一大一小,一黑一绿,走动之间,两条小短腿努力地一扭一扭,显得十分滑稽。 但一看到他,柯克却是心中一凛,面色更加严肃起来。看过原著的人都可以一眼认出他来。正是外号“小恶魔”的提利昂.兰尼斯特,虽然他身有残疾,也很不受老爹泰温、老姐瑟曦、老哥詹姆等兰尼斯特家族主要成员待见,但七国之中,不论智谋还是战略,这个身材上的侏儒确实不折不扣的一位巨人强者,还是被经常忽略的那种。在君临被围困的重要关头,他曾经代替詹姆,被泰温委以重任,负责首都君临城防御,获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全胜。 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位小恶魔极具幽默感和个人魅力,他的冷嘲热讽让所有人都招架不住,他的自我嘲讽总是让人忍俊不住,这是柯克对他印象很深的直接原因。 但,现在柯克最怕见到这位毒舌侏儒智者,他怕被认出来。 劳勃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艾德.史塔克。 艾德觉得自己的喉咙很干,舌头打结,这应该是整个觐见的关键,也是决定史塔克家族前途命运的一次解释。他咽了一口吐沫,艰难地开口:“劳勃,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这次刺杀,但我用史塔克家族列祖的英魂发誓,史塔克家族真的与这次刺杀无关” 詹姆抚掌大笑:“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瑟曦王后你居然说史塔克公爵的荣誉感不允许他推脱责任,实际上,他确实如我所料,将全部责任都推脱的一干二净。我跟你说过他是胆小鬼。” 罗德里格爵士怒吼:“不允许你这样指责史塔克公爵”他话音未落,就被詹姆怒斥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敢在国王的营帐里大喊大叫,卫兵,将他拖出去,不许再进来。” 罗德里格爵士怒骂着被四个强壮的卫士扔出了帐篷,史塔克这边只剩下一个柯克了。 瑟曦王后死死盯着艾德:“你怎么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有何证据说史塔克家族没有参与刺杀?这里是你的眼皮底下,斥候暗探多如牛毛,缇骑信使往来如流,巡逻骑士往返经过,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一点端倪,别再侮辱我们的智慧!” 艾德长叹一声,重新单膝跪在劳勃面前:“都是我的失察责任,我愿意削去公爵爵位,以惩罚这次失职。但除此之外,这次刺杀,真的与史塔克家族没有一点关系!” 听到了史塔克的自请惩罚,瑟曦和詹姆这对奸夫淫妇对视一眼,得意的笑容一闪而过。 他们如何不清楚艾德这种人对劳勃的忠心?也相信就是把刀架在艾德脖子上,他也不会下令对劳勃设下如此恶毒的伏击。但,能借此机会,将北境之王劳勃的公爵职位剥夺,对史塔克家族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想必父亲也会感到十分高兴。 但从上古世纪传奇骗子“机灵的托尼”那里继承的母系血统,让每一个兰尼斯特除了一张巧嘴如簧外,还有无尽的贪婪。詹姆步步紧逼:“国王的重伤濒死,两位御前铁卫的英勇陨落,半数的王室骑士护王靖难,上百名自由骑手的惨死谷底,难道一个区区临冬城公爵爵位,就可以把这些损失填平吗?你终究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恳请国王,将史塔克公爵,不,是前公爵押送回君临城,进行调查和审判后,再进一步处置!” 周围的兰尼斯特卫士和群臣纷纷点头,他们昨夜均参与了战事,对刺客们的剽悍和歹毒恨之入骨。艾德,史塔克公爵既然拿不出自己无罪的证据,当然就应该接受国王的调查。 艾德脸色铁青,他本身就是沉默寡言的性格,木讷、忠诚、勇敢,像一头北地绝境的冰雪原野上的冰原狼,如何能与兰尼斯特家族巧舌如簧的詹姆斗嘴取胜?他回头去看劳勃,却发现这位他相信能够主持公道的国王依旧眼睛紧闭,似乎在沉睡,也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预告到局面有些失去控制,在慢慢向深渊滑落,他有些懊悔,不听凯瑟琳的谏言,应该把罗柏留在临冬城。临冬城不能没有史塔克家族男人统治。布兰和瑞恩还小,凯瑟琳是个女人,万一这里有事,谁能保证罗柏能够平安回到临冬城,代替自己主持大局?一时间,这个坚毅的汉子有些心乱如麻。 就在瑟曦和詹姆对史塔克步步紧逼的时候,柯克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他不是不想低调,但这样下去,国王很可能会谨慎起见,命令将艾德带回君临城,进行公开调查和审判。虽然国王有很大可能会释放艾德,但艾德一进入君临城,将面临兰尼斯特家族和敌对资深者的双重暗算,孤身一人,没有主角气运,根本不可能平安返回临冬城。 柯克悄悄带上那非常恶心的【贩奴者吉瑟斯之舌】,滑腻腻的触感非常恶心。他缓缓走出,厉声喝问:“国王陛下!我想请问你两个问题!”

上一篇   第30章 勤王-求票

下一篇   第32章 一问-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