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密谋-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7章 密谋-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 范甘迪十分感兴趣:“说下去,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柯克回答十分干脆:“范甘迪先生,如果你已经把全部身家都下了注,赌在一场赌局中,万万不幸的是,你刚下完注就预知了注定杯具的结果,你会怎么做?” 范甘迪微笑起来:“我会砸场子!让这场聚赌进行不下去!我的身家自然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魔射手眼前一亮:“对啊!如果我们的剧情走势看好,我们自然要确保剧情顺利进行,但我们面前是一条黑暗的悬崖,我们必须要将这局棋盘掀翻!” 柯克道:“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把水彻底搅浑,让那些潜伏在水底的大大小小食人鱼,都滚到水面上撕咬起来。让我们可敬忠诚但死脑筋的史塔克公爵,看清他要走向的,不是御前首相的宝座,而是冰冷的坟墓深渊!” 于是,当天晚上,利用换岗时机为掩护,两个鬼鬼祟祟的卫士,溜进了凯瑟琳夫人的闺房。这是两位契约者盗贼,被派去执行任务。 夜晚,凯瑟琳夫人尖叫起来 她嘴里不断叫着,呻吟着: “我的那些信和那本书怎么不见啦!!!” (凡是想歪的都面壁去,凯瑟琳是5个孩子的妈) 对着皎洁的月光, 一只洁白的信鸽则出现在柯克手中,他又一遍确认了那封信的内容。对旁边范甘迪团队和魔射手团队的两位盗贼说:“兄弟们干得好!特别是你,居然还会模仿字迹,跟凯瑟琳.徒利的字迹几乎一模一样。” 那位盗贼被柯克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进入空间之前,是一个无业游民。只要有钱赚,什么事情我都肯做。所以我模仿笔迹进行信用卡诈骗是一把好手,小偷小摸只能算是副业。” “好吧”柯克微笑起来:“这是你们报酬,请对你们的团长守口如瓶。” 两个盗贼使了一个眼色,退了下去。 在等待范甘迪和魔弓手到来之际,柯克、王晗、小胖和lynn四人聚在一起谈论对策。 柯克手中握着一张刚刚写好的信。王晗和lynn好奇地盯着它。 “那封信纸上写着什么?”王晗问。 柯克笑着回答:“一封家信。我让善于模仿凯瑟琳夫人笔迹的小胖伪造的。” 王晗不解道:“你让小胖去偷凯瑟琳夫人的书信往来我能够理解,毕竟我们需要临摹的范本。还有凯瑟琳夫人的印鉴。但为何要偷回书来?” 柯克继续解释:“在原剧中,凯瑟琳夫人与她的妹妹莱莎夫人是通过一种两姐妹年少时的约定密文写成的,普通人无法做手脚,但那仅限于普通剧情人物。我们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自然要把它利用起来。这本凯瑟琳夫人一直放在床头的书。就是姐妹两个约定的密文密码本!说到这里。必须要说说刚刚死掉丈夫的莱莎夫人。表面上看,莱莎夫人是一个刚刚失去了身为御前首相的丈夫、膝下只有一位8岁儿子的可怜遗孀。几天以后,她还会好心地冒死飞鸽传书过来。警告奈德和凯瑟琳,瑟曦王后是害死她的丈夫、奈德的养父、东境守护、山谷王国和鹰巢城之主、王国的首相琼恩,艾林公爵的凶手!” 他笑笑,继续说道:“但是!你我都知道,这位看似柔弱受害者,才是亲手毒杀80余岁的艾林公爵的凶手之一!” “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一个她疯狂迷恋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一手导演七王国最终内战和分裂的元凶!为了一己私利,不惜牺牲天下的阴谋第一高人。” “如果按照他设定好的剧本走下去,“冰原狼”史塔克家族就一定会和手握重权的“金狮子”兰尼斯特家族爆发直接的政治和军事冲突,并最终造成奈德.史塔克在君临被处决和史塔克一族的衰落。” “既然未来的棋盘局面对我们极端不利,那我们就要彻底搞乱这盘棋!让他的如意算盘打不响!” lynn点头,随即问道:“那跟你冒充凯瑟琳夫人写给莱莎夫人信有什么关系?” “姐妹之间写信很正常。但我寄给她这封信的内容就很不同寻常了。”柯克微笑道:“既然邀请奈德前往君临,是一场危机重重的鸿门宴,我们就索性把桌子掀翻,再浇上一勺大粪,来个臭气滔天,谁也别想清闲坐收渔翁之利!” 看他还要卖弄关子,做出一副世外高人、孔明高卧的装逼表情,王晗和小胖气得要打他。lynn倒是含笑不语。 柯克只好老老实实地将信纸递过来。 王晗一把夺过去,看到:“莱莎吾妹,惊闻艾林公爵噩耗,我与奈德不胜唏嘘。且听闻公爵系被人谋杀致死,含冤而死。公爵系奈德养父,养育父恩如山,此仇不共戴天。细细查知,兰尼斯特家族和瑟曦王后嫌疑甚大,“弑君者”詹姆亦难脱嫌疑。奈德意欲利用此次国王君临临冬城之际,实施兵谏,除掉兰尼斯特恶毒之王后,以偿养父之深海血仇,还王国之朗朗乾坤。所谓君不密则失其臣,臣不密则失其国。莱莎吾妹万勿将此密泄人。待毒后授首,再至鹰巢拜祭养父之英魂。劳勃.艾林尚幼,鹰巢一切事物,仰赖妹决。吾妹珍重,万勿伤心过度。凯瑟琳” 王晗难以置信:“这这封信跟莱莎夫人即将寄过来的那封警告信内容没有什么区别啊?都是在指责兰尼斯特家族一手制造了艾林公爵的死亡。而且,还要兵谏,除掉瑟曦王后,这都哪跟哪啊?” 柯克笑道:“正是因为跟幕后黑手交代莱莎夫人写信内容一致,才会让他们惊疑不定。艾林公爵的死亡不是秘密,北境早几天知道也不稀奇,最多是北境的刺探情报工作比他们预料地更有力。但如果是用密码联络的密信,加上深合他们之意的言语,对方一定会相信史塔克已经被怒火冲昏头脑,准备在临冬城对付瑟曦和兰尼斯特一家!” 王晗露出狐疑的目光:“那个幕后黑手可是被誉为七王国第一阴谋高手,难道他不会怀疑此事?” 柯克笑道:“他当然会怀疑,即使不相信这封信的内容也没有关系。不管信与不信,以他的政治嗅觉和手腕,都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准备工作。天下大乱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的敌对乃至战争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如果北地这边出事,他就一定会在君临搞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动静来!” 王晗摇头道:“我不信,你这一封轻飘飘的信,一个兵谏的传言,就让这位深藏在宫廷之中的阴谋家急不可耐地跳出来,在君临搞风搞雨,暴露自己,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柯克大笑道:“政治这东西,你别想得太复杂。其实,实质上就是小孩过家家,为了争权夺利背叛欺骗,打来打去。只不过这些小孩更理智,更武孔有力而已。要说就凭这封信,让一个老谋深算的人出手,那是不太可能的,但他一定会提前布局,防止事到临头,成熟的桃子被他人抢去。别忘了,国王还有至少两个弟弟和一大堆私生子,历史上劳勃一世挂掉后,直接引发了“五王之争”。如果阴谋家不行动,这铁王座的归属还真不好说。只要他采取一些过激的行动,自然有大股同样对他心怀惊惧的敌对契约者,会一拥而上,把他从黑暗中揪出来!阴谋家都是见光死,我让他像老鼠一样,活活晒死!” 王晗皱眉道:“可是,这样胡闹,搞不好会提前导致开始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的内战!七国会陷入混乱” 柯克笑眯眯道:“谁说不是呢?我就是要让他们打起来,不仅要打,而且要轰轰烈烈地开始大陆战争。北地这群史塔克们在玩阴谋时,笨拙地像狗熊一样,但一旦拿起刀剑、骑上战马,你就明白冰原狼的外号怎么来的了。更何况,北地的疆土广阔,足足占有整个大陆的三分之一。经常参与与极北之地的野人和异鬼的战争,军队训练精锐,战斗经验丰富。而且,北地拥有易守难攻的天险蛇颈沼泽,足以遏制住任何军队的进攻。只要一开始大规模内战,史塔克家族其实是稳立不败之地的。这就是以己之长,攻人之短,玩阴谋我们不是对手,但真刀真枪地干起来,史塔克家族不怕任何人。” 王晗要晕倒了:“那国王怎么办?你不会真的要在临冬城实施兵谏吧?” 柯克挑挑眉头:“我说过了,咱们就怕事情闹不大,劳勃是奈德的好基友,却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这种昏庸的国王,刺杀了就刺杀了,还能怎样?在临冬城中,兵谏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奈德是不会让一兵一卒踏入国王的住处。但我们可以在风雪交加的半路上,尝试刺杀国王。”

上一篇   第16章 临冬-求票

下一篇   第18章 刺杀-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