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临冬-求票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16章 临冬-求票

ps:求月票!求推荐!大家多多支持! “罗德利克爵士!北地和临冬城之主、奈德.史塔克公爵的护卫队长!”他端详柯克良久,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沙哑地像嚎了几天几夜的狼。 柯克已经有了初步印象,这是一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忠诚北地之狼。 他没有说话,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被空间安排的身份,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这一批公爵护卫,是在昨天的比赛中,由公爵钦点出来的,今天是你们执勤的第一天。小子,我告诉你,如果你在今天的任务中出一点差错,我是说一点差错,我会让你知道“疯狂的罗德利克”外号是怎么来的!你听到了吗!回答我!” 罗德利克爵士怒吼起来。 柯克立即高声答道:“是的,爵士。” “三分钟之后,我要看到你穿好护卫甲,拿着武器,在主堡下面的校场列队!如果你晚到1分钟,我会让罗柏少爷的那条讨厌的冰原狼【灰风】在雪地里追着咬你10分钟的!最近那条冰原狼已经养得比猪还肥,比猫还懒,没有丝毫一点冰原狼的风范,它需要的是运动。你听到了吗?” 柯克来不及回答,急忙开始穿着装甲,匆忙地拿起一把武器。 他一边将头盔往脑袋上扣去,一边急匆匆地跑下楼。 他穿过了主堡的大厅,大厅是用来招待客人以及城堡主人的家庭会餐场所。大厅相当的大。外墙由灰色的石头建成并挂满了旗帜,有一个正对着城堡院子的由橡木和钢铁做成的大门,还有一个同往一条阴暗走廊的侧门。大厅内部能放满八条长桌,以中廊分开,一边四条,可以容纳500人。而高台上位置的则是为贵族客人所准备的。 冲到校场上时,柯克看到很多契约者都衣甲不整地从主堡中跑出来,活像一群难民。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脸色阴沉铁青地像暴风雪来临前天空的罗德利克爵士,他一边走一边冷笑着:“瞧瞧啊。看看我们北地的勇士们的战斗状态。看看你们的护甲,我一刀就能轻而易举穿过这大大的空隙,捅进你的心脏。说真的,想击不中都很难。看看你们的刀剑。拿反了笨蛋!你不知道应该把刀刃一面朝敌人吗?再看看你们的睡眼惺忪。你们昨晚集体跑到临冬城的婊子窟了吗!” 听着罗德利克爵士的怒吼。契约者心中一阵苦涩,这苦逼的任务,这倒霉的爵士。没准待会还要训练呢。如果这些段子传出去,在空间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好在很快有一位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在漫天风雪中,他满头棕色长发在风里飞扬,修剪整齐的胡子冒出几缕白丝,看起来足足有40岁了。他有一张典型的长马脸,灰色眼睛如鹰隼一般锐利,扫过了惴惴不安的契约者护卫们。 “好了,罗德利克,我来说两句”这位中年人一开口,罗德利克爵士就躬身退了下去。 “我就是北地之主、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也是你们军队的统帅,相信你们不少人见过我,也有很多从别的辖区调来的没有见过我。我希望你们从现在起记得我这张老脸,因为这是需要你们保护的脸。” 契约者们发出一阵哄笑。传闻中,大多数时候,奈德是一个毫无幽默感的统帅,但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看起来,在部属面前,他至少有那么一点幽默感。 奈德没有穿着护甲,只是披着一件同样风格粗犷的冰原狼皮大氅披风,粗壮的双臂握着他的巨剑“寒冰”,那是一件传说中的威力强大的武器。 在漫天风雪中,奈德的脚步声在校场上显得有些沉闷。 契约者们都在看着他。 奈德的声音继续传来:“最近,绝境长城上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我服役在守夜人军团的幼弟班扬.史塔克传过消息来,异鬼开始出现在长城边缘上,并且留下了杀人的证据。他要进一步调查。守夜人军团长我们的预言家告诉我,漫长的冬天很快就要来了。也许这是自从异鬼大规模入侵并最终被赶回极北之地以来,最漫长的一次冬天。” 说道这里,他突然停下脚步:“你们身为史塔克家族的骑士,永远不能忘记,我们的族语是!” 柯克一脚将刚要喊出“没有蛀牙”的小胖踢倒,跟其他契约者厉声喊道:“凛冬将至!” “是的!”奈德满意地点点头:“凛冬将至。我们这个大陆,每一个季节可以长达数年、数十年之久。冬天,已经太久没有降临北地!冬天,对于七国人们来说,意味着异鬼大规模入侵的危险!我们的家族,就是为了守卫这里,守卫长城,守卫七国!” 风吹过校场,契约者们寂静无声,咀嚼着奈德的话。 “另一个坏消息,是七国的首相琼恩.艾林死去了。他是我的养父,也是国王的养父,深受我们的尊敬和爱戴。但他走了,原因不明。” 说道这里,奈德长长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也许很快,我们就要迎来一场战争!我希望是北方,但是我需要你们做好一切准备,为了北境的自由与安宁,为了七国的和平与幸福,我们都要做好一切准备!” 契约者齐声应道。 奈德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校场,示意罗德利克爵士继续。 在爵士继续放开他狼嚎一般的训话时,柯克已经开始四面环顾,熟悉这临冬城。 这临冬城据说是“筑城者”布兰登与八千多年以前在巨人的帮助下建造的。在大部分有记载的历史中,临冬城是史塔克家族的家堡。北境之王们以及在托伦?史塔克国王向“征服者”伊耿和他的龙屈膝之后的“北境守护”的席位。同时也是北境地区的首府,丰收祭已经在临冬城举办多年。临冬城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是一座建立在温泉之上的城市,每一间房屋都有温泉供应,每一处花园都有温泉浇灌,即使天寒地冻之时,也有鲜花在盛开。 在柯克眼前,是一座雄伟的堡垒,也是临冬城防御的核心—主堡。主堡是整个城堡建筑的要塞核心。其建立在一眼自然温泉之上以保温。墙壁是由花岗岩砌成。通过一座密闭桥梁与武器库相连。从桥上的一扇窗户放眼望去,可以将整个校场尽收眼底。 主堡的旁边。是一座小的圣堂。由凯特琳?徒利的丈夫艾德?史塔克公爵为她所建。 城堡的中央,是一片神木林。古老的神木林已经无人触及的生长了超过一万年。三英亩的土地和密集的树木构成了一个稠密的天蓬,整座城堡就环绕其而建。在树林的中央,屹立着一棵古老的鱼梁木。扎根在一池黑水之上。一个面孔刻在上面。非常神秘。 校场的东面,有一座桥连接着钟塔与鸦巢。桥不是露天的,从塔楼的第四层直接通道第二层的鸦巢。守卫室与钟塔在一起。 南面是一座高耸的塔楼。属于临冬城的鲁温学士。藏书塔位于学士是临冬城的图书馆。一部石制楼梯在外墙环绕而上。 这就是北境之地的首府—临冬城,整体来说,这里真不算大,跟古代英格兰的城堡一样,但这里充满了意外的生命气息。从神木林到鲜花温室,温泉的滋养和温暖,让这里始终温暖如春。 空间提示正式给出:“史塔克家族一方契约者,你们已经进入了临冬城,并且成为了北地之王、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的护卫,你们要保护他的安危。并根据团队得分情况,来决定最终团队锦标赛的名次和胜利。比赛正式开始!” 此时,罗德利克爵士的口风一转,将话题引到了契约者感兴趣的一个话题上:“奈德大人之所以要扩充他的护卫队编制,把你们这些不成器的战士召集起来,主要是为了做好明天劳勃国王驾临临冬城的一切准备工作。感谢七神!由于意料之外的暴风雪,国王的车队比预计晚了半天,给毫无准备的我们争取了一点点时间。临冬城现在人手奇缺,今天你们都要去干活” 柯克在身后找到了王晗,两人的眼神交流了一下。 王晗空间传音给柯克:“没想到,一开始的时间轴,就要迎接国王劳勃的驾临。” 柯克点头:“那么,首先我们要见到拜拉席恩家族的契约者们。他们会对奈德形成威胁吗?” 王晗摇摇头:“从剧情上分析不会。因为奈德死后,宝冠雄鹿家族(即拜拉席恩家族,家徽上是一头宝冠雄鹿,因此代称)的命运之坎坷,比史塔克家族强不到哪去。天下丢了不说,很多族人还被迫害。更要命的是,劳勃二世,就是那个狠毒的小王子,根本就不是拜拉席恩家族的种!而是王后与她双胞胎亲弟弟詹姆.兰尼斯特的产物。我猜想这些契约者接到的任务,很大可能是阻止劳勃一世挂掉。从剧情看,劳勃一世唯一能指望得上的势力,只有他的铁哥们奈德.史塔克,因此那些契约者比咱们更着急合作!” 柯克不由微笑起来,看起来苦逼命运的不止自己一个啊。 此时,罗德利克爵士已经分配工作完毕,他虎眼一瞪:“还不赶快行动去干活?” 契约者们作鸟兽散,范甘迪、魔射手和柯克三人有意无意走到一起,商量对策。 首先分析当前的主线任务。主线任务说得非常清楚,要按照主线剧情走,跟随奈德前往君临,并且安然返回。 这就堵死了契约者们在临冬城大做手脚,强行将奈德留在临冬城的企图。本来听到要保护奈德性命的时候,契约者的第一反应,就是既然首都君临是一个虎穴龙潭,我他妈杀人放火,绑架人质,阻止奈德前往那里不就完了?人根本不去,还怎么陷害? 如果别人打过来,那就更好了。北境之地一国面积相当于其他六国之和(其他六国统称南境),长期与野人异鬼作战,民风剽悍,兵强马壮,又有蛇颈沼泽天险(北境与南境之间的狭长沼泽,易守难攻),根本不怕打仗。历史上,除了“征服者“伊耿仗着三条火龙让北境之地的史塔克家族不战而降了一次,北境根本没有被任何人征服过。只要一打起来,北境之地就会变成三国的东吴,奈德一万年也死不了。(北境之地相当于苏格兰模板) 但是,蛋碎的一个事实是,奈德必须去一次君临,才能回来当乌龟。这就让契约者伤透脑筋。 魔射手突然恍然大悟:“我终于知道,为何空间要背靠背地发放主线任务。如果我们的主线任务被其他人知道,他们就一定会全力在君临和往返的路上设下重重陷阱,因为君临是唯一刺杀史塔克公爵的机会!” 范甘迪明白过来:“从现在起,我们的主线任务必须保持绝密状态,不能让团员以任何形式透漏任务信息。” 柯克点头,突发奇想:“我在想,如果把七国的形势比喻成一盘棋,之前下棋的是各国手握大权的公爵们和御前会议大臣。劳勃这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蠢货国王,连玩家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由于熟知历史走势的我们契约者的加入,变成了真假两盘棋,表面上依然是剧情人物在对弈,实则是我们契约者们在对弈,而且是知道了剧情走势之后的对弈。这就要考验两种能力,一是我们对局势的判定能力,谁会与我们结盟,谁会与我们为敌,谁又会首鼠两端,应该如何拉拉、分化、打击敌人。二是考验我们对剧情人物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如果我们哪里都分析得到位,但根本影响不了奈德的决策,下棋的依然还是他的那双笨手,饮恨落败的依然是我们。”

上一篇   第14章 称号-求票

下一篇   第17章 密谋-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