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追忆 - 无限之美剧空间

第24章 追忆

()ps:!!念在1天1万的苦逼份上,大家给点票票吧。后面的剧情会更加火爆! 艾琳娜给斯特凡打来电话,薇姬已经在医院被抢救回来,她的身体依旧十分虚弱,但jing神渐渐恢复。jing方在盘问她,究竟是什么怪物或人袭击她,她说自己想不起来了。 斯凡特挂断电话,忧心忡忡。 是达蒙袭击了薇姬。 如果薇姬恢复了记忆,指认了达蒙,那这位兄长的处境,将变得非常危险。外面有那群人渣打他主意,内部有jing察和居民找他麻烦,那样的话 “我也要出去一趟”斯特凡披上外套,离开了房间。 “他应该到医院去消除薇姬的记忆了吧?”小胖问。 柯克一脸贱笑地扭过头,看向王晗:“只剩我们了?” 王晗一个“七彩球”打在柯克脸上:“你想说什么?” 小胖义愤填膺“靠”了一声:“大哥,虽然怎么是哥们,但你要明着欺负王晗姐,我都不会站在你这边” 柯克哭丧捂着脸:“称号任务啊!我们不是有收集ri记的称号任务吗?现在这吸血鬼兄弟走了,原来主人扎德死了,家里只有我们了” 王晗羞红脸啐了一声:“谁叫你一开始不说明白9要贱笑。你知道他们ri记放在哪里吗?” 柯克只说一个字“搜!” 于是,三人开始在萨尔瓦托家里翻箱倒柜。 首先在书房搜,结果翻出一大堆老照片,没有。 然后到斯特凡和达蒙卧室里搜,也没有。 眼看着黎明的晨曦渐渐亮起,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柯克心中着急了。 达蒙和斯特凡很快就要回来。 如果再找不到,又不想翻脸。就只好收手,可惜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真的是难度所致,不会轻易让契约者得到他们的ri记吗? 还是这哥俩都是谨慎型吸血鬼,ri记都随身携带? 王晗沉吟不语。 “从剧情中看,达蒙不知道,但斯特凡肯定是在家中写ri记没错。” “他的ri记,有很高可能是放在家里。因为正常情况。来去如风的吸血鬼身上,不会携带ri记。” “斯特凡虽然活了162岁,但他的各种生活习惯。都是在他被凯瑟琳转化吸血鬼之前的青年时代养成的。他生活在南北战争时代,父亲又是一位作风严谨、对子女要求严厉的人,那么他生活习惯应该非常规律。” “也就是说?”柯克问 “也就是说,剧情中,他是在卧室写ri记,那么就一定在卧室!”王晗肯定地说。 于是,三人再次翻箱倒柜。终于。在一块地板下面。找到了一块暗格,里面有三本落满灰尘的ri记本。既有页面发黄、封面有凯瑟琳玉照的老ri记本,又有页面雪白、jing美清爽的现代ri记本。看来。斯特凡.萨尔瓦托先生在162年终,保持了很好的码字习惯,就是更新速度有点慢。这位传奇吸血鬼尘封了162年的记忆,终于向柯克三人开放了! 柯克顾不上细看,匆匆将它们收入空间印记。 然后,三人匆忙将卧室恢复原状。 就在王晗和柯克讨论再接再厉,抄达蒙的卧室时候。门口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你们在说什么?” 达蒙.萨尔瓦托! 柯克吓出一身冷汗,要是稍晚一步。就被人家堵在卧室里了。 虽说有救命之恩,但这位冷面王子买不买帐,实在难说。 “达蒙,你去哪里了?”柯克先发制人。 达蒙邪恶地笑了一下:“补充体力。”他的嘴边,还留残着一丝血迹。 王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女孩子对于血族这种生物,还是有本能的恐惧。 “我的那个蠢货弟弟到哪去啦?”达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问。 “斯特凡到医院给你擦屁股去了。薇姬,你昨晚咬的女孩,醒过来了。”柯克递给达蒙一张森林地图:“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达蒙看着指甲:“当然是要把他们的肠子拉出来,绕在脖子上,把他们吊在树梢上,晒干。” “收起你的大话吧,亲爱的哥哥。”斯特凡的声音出现在沙发后面:“你连自己的屁股都看不住,怎么去收拾他们。” “我从医院回来。听到看望薇姬的jing长和镇长对话,昨晚jing察随后行动,却看到木屋火光冲天。对方烧毁了巢穴,逃离了森林。现在他们的行踪,我们无法掌握。”斯特凡说。 柯克和王晗对视一眼,剧中吸血鬼的听力出奇的好,不管多远距离,只要他们想要窃听,他们几乎可以听到任何耳语。今后沟通要多使用空间印记传音,免得祸从口出。 得知暂时无法报仇之后,达蒙显得十分烦躁,扭身上楼。 柯克、王晗和小胖做贼心虚,借口昨晚战斗到天明,需要补觉,与斯特凡告辞。 回到学生宿舍后,三人迫不及待拿出了斯特凡的ri记,看了起来:。第一章的8-10页。后面内容是野猪对照英文,一字一句翻译过来的,保证原汁原味 “1868年8月19ri。晴。 父亲环视了一下马厩,“斯特凡?”父亲叫到。尽管他在真理镇生活了好多年,但是他大概只来过马厩几次,他更愿意准备好马之后就径直出门。 父亲斜倚在马厩的门上。“柔萨琳.卡利特刚刚过完她的16岁生ri。她正准备找个人出嫁。” “柔萨琳.卡利特?”我重复道。在我们12岁的时候,柔萨琳去瑞克蒙德外面的女子jing修学院读书,在那之后我很久没再见过她。她是一个没有什么特征的女孩,有着像老鼠一样亚麻sè的头发,棕sè的眼睛;我关于她所有的记忆中,她总是穿着棕sè的连衣裙。她从来都不像塞拉门.豪沃福特那样阳光,也不会大笑;也不像艾美利亚.豪克那样轻浮而个xing好强;也不像萨莎.布里南那样不打不成材而顽对我而言,她只是背景下的一块yin影,就像童年里满足于追随冒烟的经历但是却从没想过要去经历。 那我呢?如果我不想跟她在一起呢?我想这么说,但最终还是没说。我只是将我口袋里的盒子随手一扔看都没看一眼里面的东西。然后走回去照顾蒙塔诺特,刷它的毛刷的很用力,她喷着鼻息愤怒的退了回去。 “父亲?”希望他能回答我一些让我不再受他为我准备的人生束缚的话。 “我觉得十月举行婚礼的话会很美好。”他说完后便离开了。任由身后的门关上。” 读到这里,三人对视一眼,这斯特凡。看了是被老爸逼婚要定娃娃亲啊。谁说老美一开始就尊重人权?明明到了南北战争之后,还在干包办婚姻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后面记载了遭遇娃娃亲、包办婚姻的斯特凡和美艳神秘的女吸血鬼凯瑟琳.皮尔斯的初遇: “当我经过家中的马车入口时,我停了下来,一辆很面生的马车停在那里。我好奇地凝视——我们很少有访客——这时,一个白发车夫跳下马车座位。打开了车门。一位美丽、苍白的美人走了下来。她穿着耀眼的白sè长裙,纤细的腰肢上系着一条粉红sè的腰带,愈发显得柳腰婀娜。一顶堪称绝配的桃sè帽子遮住她的一头秀发。俏皮的美眸在帽檐下闪耀。 仿佛她知道我在凝视她,她突然转过头来。我简直无法呼吸。她绝不仅仅是漂亮,她简直是美绝人寰。即使隔了20步远,我也能够清清楚楚看到她闪闪发亮的迷人黑眸、掩映在甜美笑容中粉红嘴唇曲线、她曼妙苗条的身姿、她雪颈上蓝宝石项链。我已经忍不住陷入了幻想,她美丽的小手抚摸在我的肌肤上该是多么顺滑 她转过头来,一个女仆,一定是她的女仆。跳出车来整理她美丽的长裙。 “你好!”她笑道。 “你好”我结结巴巴。当我深吸一口气,闻到一股好闻的柠檬和橘子的混合香味。 “我是凯瑟琳.皮尔斯。你是?”她问道。她的声音非常俏仿佛知道我摄于她的美貌,舌头已经打结一样,她也在轻松地说话。我不知道是否改感谢她开了这个体贴的头。 “凯瑟琳”我重复,我有些印象了。爸爸告诉我一位朋友的朋友在亚特兰大。在谢尔曼将军包围亚特兰大时,他的邻居家起火,全家死光了,唯一的幸存者,是一位16岁的女孩。这女孩举目无亲。很快,我的父亲就发出邀请,负责这位女孩的住宿。当父亲告诉我时,这一切听起来非常美好浪漫。我能从父亲的眼中,看到他能够帮助一位孤儿,是多么的兴奋。 “是的”她的眼眸在我身上逡巡:“你是” “斯特凡”我说:“斯特凡.萨尔瓦托。听说你父母的悲剧,我非常遗憾。” “谢谢你”她说,美眸变得非常忧郁伤感:“非常感谢你的父亲好客,招待我和我的女仆在这里住下。这是艾米丽。如果没有你们,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凯瑟琳低声道。 “是啊!”我突然变得非常有保护yu:“你们应该住在客房,我带你们去吧.” “谢谢,不用了,我们能找到”她突然回过头来,凝视着我:“我能叫你savior吗?斯特凡。” 我看着她走入夕阳之中,女仆跟着她。在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生命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   第23章 救俘

下一篇   第25章 任务